Loading...

时代讲场最新文章

你们却不是这样

大家还记得《廿二世纪杀人网络》的奸角Agent Smith吗?同一个「人」却能变出很多分身。不过,你会觉得Agent Smith 是一个「群体」吗?

保罗在哥林多前书十二章论属灵的恩赐。他一开始便指出了两种情况:受圣灵引导或拜偶像(林前十二1-3)。受圣灵所引的人,不单在认信上也在恩赐,使他人得益(林前十二7),而且认同恩赐是上帝按自己心意分配给各人(林前十二11)。虽然经文没有言明,但在罗马极重视个人荣辱的风气下,把勇力和荣耀归给自己是平常事,故此产生了看待人的等级差别。类似的看法,在今日的香港也颇流行。

在这样的语境下,会有一个肢体比其他肢体重要吗?

现今的社会风气,崇拜进步多于教育美德,连基督徒也不能免俗。最近,在香港的一些热门议题中也经常听到类似的话:拉长一生人来说,饮铅水对身体影响不大;国内拆十字架的时候,有人说只是少数;「送中条例」只针对逃犯,只有极少数人会受影响。这不禁让人纳闷:是否只要一件事受影响的人够少,就可以为所欲为?人们是否失去追问是非的能力呢?在崇拜效益的社会中,量大和强大似乎才是正确,只问出产和功能,而不追问事情本身。所以有人会认为,在一个社会中,高官达贵比平民有贡献;一间学校里,老师校长比学生有见识;教会的牧者传道人,比平信徒重要。在这情况下,看来的确可以有一些人比其他人重要。

不过,保罗经文的重点不在于各个恩赐功能。华人教会不时引述这经文来讨论教会制度中应有什么岗位,应否有圣品人等问题,但忽略了保罗要读者看到的,是上帝所看重的——并不是个别恩赐的功能,而是恩赐互相配搭而成的群体:以圣灵为基础的教会。的确,正如保罗所说,每个人的恩赐不同,但这差别并不等于他们是不平等。经文说有使徒和先知,是不是就代表他们比较优越?只是追逐效率的话,就应该人人都要做使徒和先知吧!那就整个人都是手、是眼,变成保罗口中的怪物。故此,要建立一个圣灵的群体,就不可以在肢体间有等级差别,反而让「有缺欠的肢体,他就愈发使它有体面, 好让身体不会有分裂的事,相反,不同的肢体也同样能够彼此关照。」(林前十二24上-26,《新汉语译本》,下同)。各有功能的基础在于同感一灵且彼此照料,这是崇拜效率的社会所不能想像的。

最近香港的「六月风暴」,很多人都为社会的撕裂和创伤而难过。而更令笔者不安的,是当中人与人的关系恶化。除了警民冲突和有抗争者自杀明志,也有人上载片段挑起世代矛盾。有年轻人说父母不爱你,有学生批判学校偏颇。无论是什么立场,片段是真心表达还是另有目的,客观效果就是破坏人的关系,使民攻打民。笔者慨叹香港人真的很聪明,却没有用在建立社群和他人身上,效率和能力失去了良好目的,便成为了大祸患。群体中的分别,无论是身家财富、世代、党派立场等,都武器化成了斗争工具,使整个社会失去了聚合的基础。

诚然,教会不是社会,把保罗的教导直接复制到社会并不容易。可是,这次六月风暴的主题曲是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本来是当晚祈祷会的诗歌,为本来紧张的气氛缓和起来,使在场人士深受感动,很多非信徒也加入齐唱。此外,很多牧者同工也到场照顾青少年和受伤人士,不少与示威者一同留守。正如一位牧者说:「羊在哪里,牧者就在哪里」,这令社会人士被基督徒的爱所感动,因而对基督徒改观。正如保罗所讲:「你们却要切切渴慕那些更大的恩赐」(林前十二31),爱就是群体的基础。很多示威者互相守望的原则,包括「一齐来一齐走」、「分工不割席」等等,都与这爱的原则同出一辙,「同热爱这片土地」。社会人士对于教会有别而合一的群体性是有所渴慕,教会可以成公民社会模範。

今日香港教会都挣扎于如何用很多社会服务和资源,在这崇拜效率的世俗社会中见证基督。在六月风暴这「边缘事态」中(「边缘事态」一向都是不少保守取向教会可免则免的一环),基督的名一再受赞扬。这能否给予教会一个思考空间,更加重视其社会参与,什或在社运中的位置呢?

「外族人有君王统治他们,那些管辖他们的人称为『恩主』。 但你们却不是这样」。(路廿二25-26止)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