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黑白天鵝

生活在十七世紀的歐洲人都相信一件事,就是所有的天鵝都是白色的,因為當時所有能見到的天鵝都是白色的。後來到了一六九七年,探險家在澳洲發現了黑色的天鵝,人們才有了新的結論:並非所有天鵝都是白色的。

這說明經驗和邏輯的歸納方法都具有局限性,雖然是我們有效得出知識的途徑,卻不是絕對真理,只要出現一隻黑天鵝,這個所有天鵝都是白色的命題,就會被推翻。

其實,黑天鵝並不是不常見的。過去二十年來,華爾街金融機構聘請了美國頂尖的數學天才,編制了針對股市的電腦交易系統。理論上,電腦交易的大崩盤機率是十萬年才會發生一次,但二○○八年夏天,就因為「次級債市突變」,高盛旗下由電腦交易的「全球配置基金」,一周之內竟然蒸發了30%,損失了十四億美元。除此以外,鐵達尼號沉沒事件、911事件、英國脫歐公投,以致特朗普當選為美國總統,無一不是令群眾跌眼鏡,令慣常思維徹底顛覆的「黑天鵝事件」。

原來,「黑天鵝」的邏輯正是:你所不知的事,比你所知的事更有意義。對於上月香港社會發生的事,相信對我們是感受至深,實在沒有人會預料得到,事情會發展到今天的地步。

因此,我開始對我們行之有效的理性和邏輯的直線思維方式有所質疑,加上今天我們正處於真假難辨的資訊世界,你如何確定傳媒送來的資訊和畫面就是真相的全部?而後期加工剪接,會令我們對同一則新聞有完全不同的觀後感,再加上電腦科技的發達,我們在手機上已可做到動態地「換臉」,也可以把任何一句我設計的話,安插到特朗普的口中說出來。連許多人都奉若神明的「大數據」,原來都有可能被別有用心的商人和政客,利用來扭曲和造假。

最近,看了一部美國的超級英雄片,一位披著披風、穿著神話英雄式盔甲的「超級大英雄」,原來只是一位善於製造3D假像的「特技大師」,最後主角唯有合起雙眼,用第六感去判斷背後的真假。衷心希望,香港人不用去到這一步,合起雙眼才看見這天鵝是黑色還是白色。


Mysterio, Spider-Man: Far From Home, 2019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情緒支援
web banner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