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特写

摄影记者在「黑七七」的弥敦道

【时代论坛严正声明】

本报摄影记者郑乐天在七月七日深夜采访旺角弥敦道清场时,遭到警务人员粗暴对待,推跌在地,阻碍采访,且被诬捏袭警。这是继六月十二日金钟清场以来,本报记者再度遇到同类事件,而且情况比第一次更严重,记者并无身体损伤,实属万幸。本报对此深表愤怒,严正谴责警方侵犯新闻自由之举,并对警方月来未有改善,表示极度遗憾。

特区政府领导层月来多番错误,迴避数以百万市民诉求,造成社会气氛绷紧,警队亦成磨心。然而,警务人员手执公权力,处事必须保持克制公允,尊重新闻自由及采访权利,这是香港作为文明社会的合理期望;警队领导层在内部重塑尊重自律的文化和工作方式,更属责无旁贷。

基督教时代论坛有限公司
2019年7月8日

*详参郑乐天文章


摄影记者在「黑七七」的弥敦道

文、摄:郑乐天

七月七日深夜,警察驱散示威者,由登打士街清出弥敦道,示威者已散得七零八落。马路上有三、四十人,包括传媒及立法会议员,他们多次表明,必须确认是否有零星示威者在防线之内,一列手持盾牌的警察竟然列阵冲着记者驱赶。

站在第一排的我身后有数十名记者,一名警察把我撞跌在地,周围的记者大呼:「打记者!」另一警察要拉起我,我松开手站起,他立即向我怒吼:「你袭警!」我回他:「在场咁多行家睇住,我被警察推落地,起番身你话我袭警?」那警察:「你唔好唔认喎!」我再回他:「如果你有胆屈我袭警,而家立即拘捕我!」周围记者和应:「系喎袭警!落charge拉佢!」那警察无法接上:「大家唔好咁样!一人少一句。」我愤怒:「又话袭警又讲少句,我们是在做传媒要做的事!」记者在同行众多镜头下,都被警察屈打人。普通市民被屈,更是有冤无路诉。

传媒在无需盾牌推赶下后退之际,警方列阵后方十米的麦当劳内有示威者大叫,我们要求进去采访但遭警方阻挠,议员带路绕过后街目击示威者被捕。有记者问:「你有无被人打?」被捕示威者:「我唔知点解被捕!」防线内外都需要传媒监察,为了保障人权及公众知情权,警察驱赶传媒是杀红了眼的滥权,妨碍采访是因为见不得光。在弥敦道的黑夜,警方更凶恶更霸凌,对记者最不客气。

此时此刻,再呼吁警方克制似乎是不可能的。我恳请对记者最客气有礼的卢伟聪,亲身在黑夜中的弥敦道回应一下:为何指示前线警察护送打人恶霸,奋力守护厕格,却不去守护香港仅馀的自由与尊严,极速把香港推向堕落?

「有耶和华帮助我,我必不惧怕,人能把我怎么样呢?」(诗一一八6)

 





















 (鸣谢《米报》提供影片)


守护自由空间,请支持基督教《时代论坛》
请选择:💳 网上捐款(信用卡)
⚡️转数快FPS - 51100803(注明奉献,如需收据请附姓名及电话)


(作者现任自由摄影师及浸会大学摄影讲师,曾任《明周》、Hong Kong Standard及各大传媒逾十五年。)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建道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