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代講場最新文章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

前文刊登了後,有朋友問「不在此刻?」(IfNotNow)行動的結果如何……以國軍事佔領的行為仍然持續,並且在特朗普上台後每況愈下,還有美以政權有意把西岸地帶殖民區合法化,目前情況來看,它是非常失敗的。

然而,相對於已超過七十年的以巴問題而言,「不在此刻?」只是個嬰兒。巴勒斯坦人的抗爭行動,已「失敗」很久了。

他們是否沒試過勇武抗爭?當然不是,敢死隊(Fedayeen)、法塔克、哈馬斯、伊斯蘭聖戰等,多到數不盡、分不清。其中,一個叫「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陣線」(Popular Front for the Liberation of Palestine,PFLP)的組織,更是由一位基督徒創立。這個左翼組織以劫機聞名於世,曾主張推翻約旦政府,並反對《奧斯陸協議》。其後,隨著蘇聯解體及伊斯蘭抵抗運動的興起,它的影響力才逐漸式微。

巴人多年抗爭不斷,說到底,還是因為失去土地,被迫流散,被殖民,而且許多仍生活在佔領底下,或是在以國之內作二等公民。再者,要說到暴力行為,猶太人的暴力程度,不會亞於巴勒斯坦人之下。大衛王酒店被炸案,代爾亞辛村事件,以「敲碎骨頭」的心態及手法對付抗爭者,前文提及的「護刃行動」等。當然,他們在當地擁有實權,大部份時間不用硬碰硬,光是用各種行政手段已可踐壓巴人。

除了軍事上的壓倒性優勢,當代猶太人在政治和經濟上的力量,巴勒斯坦人也是望塵莫及。當對方操控的不止是殺人武器,還有國家宣傳機器,甚至乎有世界大國,以及一大班信奉時代論的基督徒在背後撐腰,巴人絕望到一個境地,要用自殺式襲擊來作出抵抗。可是換來的,就是以色列巴士被炸毀燒焦的影像,成為了很多人對以巴衝突最深刻的印象。阿拉伯圍巾也成為了「恐怖份子」的身份象徵,還有多少人會記得、會知道他們每天生活在制度暴力下的苦況?

只是,人類自亞當夏娃開始,對自由的嚮往便植根於我們的心靈深處。所以巴人即使面對過多少挫折,到了今天仍繼續堅持。有人說過,以巴衝突是一個無法阻止的力量,和一件無法移動的物件之爭,這或許也是當下香港的寫照。

香港的教會身處在這樣的環境之中,又可以怎樣回應?

筆者無法亦無意在此提倡任何方法,畢竟,當下事情變化甚快,早上行得通的,下午或已成過去。照辦煮碗地沿用過往或其他地方的模式,也不一定就是最好。況且,教會或個別堂會要用何法走進人群,實在難以一概而論。要以整體還是個人參與,亦沒有絕對客觀標準可言。大台有大台的好處,只是沒有大台,化整為零,片地開花,更為敏捷,也許亦是大吉。只是要謹記,最重要的仍是要見證耶穌是主,祂並且期望我們實踐公義、推行仁愛。

愛與公義並行邁向真和平

沒有公義,空談愛和饒恕,是粉飾的牆。沒有愛,只說要伸張公義,又常會導致以怨報怨,暴力循環。惟有公義和愛並行,才能向真和平邁進。我們都需要在主前謙卑,與祂同行,去履行和平使者的職責。

此外,弟兄姊妹們,無論偏藍偏黃,是老是幼,或許在交通時也可少一點批判,多一點聆聽。當你了解了雙方,或多方的故事之後,或許你會發現,假若易地而處,可能你會有同樣的想法,做同樣的事情。古語有云:「兼聽則明,偏信則暗。」大家本各有所長,自然可取長補短。如果你自認為堅固,就請去擔當不堅固人的軟弱。你若以為自己站立得穩,就請謹慎,免得跌倒。有時,我們還要阿Q一點,抱著「不敵擋你們的,就是幫助你們的」心態,毋須輕言割蓆。畢竟,姊妹兄弟爬山,可以各自努力。很多時,我們被前面的小山丘遮蓋,看不見後面那更高、最高的山峰。甚麼是聖經真理?甚麼是人的教導?我們還真的要多學習,多思想,多察驗。

有些人可能會認為,在如此大是大非的事情上面,為免衝突,倒不如佯作不見,詐作不聞。只是,若然事事都「斬腳趾避沙蟲」,終有一天所有腳趾都成斷肢,試問還如何能站立得穩?我們不能永遠避談敏感話題,但我們確實要好好學習,如何依靠祈禱,順服聖靈,用互相尊重、有禮、真誠的方式去討論(特首已示範了絕佳的反面教材)。有時,最令人心碎的不是暴力,而是漠不關心。況且,時光飛逝,二〇四七離今天只剩不夠三十年,如無意外,我們當中應該還有許多仍然在世,試問自己還能置身事外多久?即使你如在上者的家人般都已擁有外國護照,是否也能為窮乏無聲者發一發聲?

筆者看到那些七、八十歲的長者,為了子子孫孫,也走出來遊行,借問比他們年輕的,還有甚麼理由不睬不問?還是「同領一餅、同飲一杯」原來就真的只是一句說話、一個禮儀而已?

和平的種子人皆能撒

不過,我們也要有心理準備,即使我們所做的是美事、善事,是多麼重要多麼有意義,還是有機會在自己有生之年看不到果效,甚至乎是每況愈下的。在沒有指望之時仍能堅持、努力,不以惡報惡,以辱罵還辱罵,是需要很大的信心在背後支持,就如希伯來書所言:「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莊稼由誰收割,不是你我決定,和平的種子,卻是人皆能撒。我們雖活在當下,卻又可心繫永恆。

其實,香港的信徒多年來除了勇於舉辦佈道會之外,許多亦一直熱心參與社會事務。不少學校、醫院、社福服務等都有基督宗教的背景,也服侍了無數的香港巿民和過客,弟兄姊妹們也在各個生活崗位上努力見證著耶穌基督。只是,時代在變,社會在變,人也在變,過去的模式、心態,今天是否仍然適用,大家或需再作思考。上主公義仁愛的本性固然沒有改變,但我們事奉的方式、心意有時也要調整、更新,才能夠更適切地回應當下的需要。

柏林圍牆最終還是倒下了,回看人類歷史,試問又有哪一樣事物、哪一個地上政權是永恆不變、千秋萬世的?若然因為看不到終點、出路,就不去做、不去開始、不去嘗試的話,那失敗是必然的。就算不是投資高手,也可把銀子放給兌換銀錢的,總好過把它埋在地裡。方法是可以思考、討論,但方向必然是朝神國的公義和平邁進。過程將如何,無人知曉,萬物的結局怎樣,我們卻早已知道。但願我們所留下的見證,將會成為雲彩的一部份;但願我們都能穿上白衣,被主稱讚為良善忠心的。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不在此刻,還待何時?

The Summons
- John L. Bell & Graham Maule

Will you come and follow me if I but call your name?
Will you go where you don't know and never be the same?
Will you let my love be shown? Will you let my name be known,
will you let my life be grown in you and you in me?

Will you leave yourself behind if I but call your name?
Will you care for cruel and kind and never be the same?
Will you risk the hostile stare should your life attract or scare?
Will you let me answer prayer in you and you in me?

Will you let the blinded see if I but call your name?
Will you set the prisoners free and never be the same?
Will you kiss the leper clean and do such as this unseen,
and admit to what I mean in you and you in me?

Will you love the "you" you hide if I but call your name?
Will you quell the fear inside and never be the same?
Will you use the faith you've found to reshape the world around,
through my sight and touch and sound in you and you in me?

Lord your summons echoes true when you but call my name.
Let me turn and follow you and never be the same.
In Your company I'll go where Your love and footsteps show.
Thus I'll move and live and grow in you and you in me.

廣東話版:youtu.be/3N_lgo-Kpj4
普通話版:youtu.be/dE2BqY_Bcos

(標題及分題為編者所擬)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請選擇:💳 網上捐款(信用卡)
⚡️轉數快FPS - 51100803(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建道神學院
活學教育中心
信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