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时代讲场最新文章

要了解,不要谴责

刚过去的六月,香港似有一点「风雨飘摇」的感觉。大约一个月内,先后有三次大规模抗议《逃犯条例》修订的游行。七月一日,立法会被冲击和短暂占据,内部设施遭破坏。事发翌日,很多人已经急不及待地指摘占据立法会者是「暴徒」,谴责他们罔顾法纪,形容这是香港失去法治的一天。面对这样的局面,香港的教会,应作何反应,又应有何反思?

作为信仰群体,我们不应急于谴责事件,也不应急于谴责参与的人,因为他们需要的,不是谴责,而是了解。他们都是成年人,难道他们不知道作这事是错的吗?难道他们不知道要为这行为负上刑责吗?如果他们像某些人所言的是为发泄,难道没有更好、更安全的方式吗?所有谴责他们的人,有否想过他们为何明知不应该,却仍然作这事?

作为教会,我们应该站在弱势的一方,维护他们,即使他们所作的是错的。试想像一名律师,面对犯了刑事罪的人登门求助,他会如何反应?是痛骂他一番,然后把门砰然关上?还是开门,细听他讲述事件的经过?试想像一个医生,会因为求诊者是因犯罪时受伤,而拒绝给他最好的和最适当的治疗吗?作为教会,也应该这样勇于站在软弱的一方,作为他们的申诉人。

从圣经的教导看,这是代求者要作的功夫。在代求者中,先知阿摩司应是代表人物;他「定义」了何谓「代求」。上帝因为以色列人的罪,威胁要用极重的惩罚毁灭这民族。在这危机时刻,阿摩司作什么?他没有在旁,义正词严地指摘犯罪的以色列人,他没有抢占道德高地,谴责那些犯罪、得罪了神的以色列人(虽然他的宣讲中不乏严厉的、尖锐的,和不留情面的责备和审判),与他们割席。他怎能与这民族划清界线!因为是上帝强烈地(七15的「选召」的原文几乎可翻译为「掳劫」)呼召他去到这些犯罪的人中,让他们听见神心中的呼唤(摩七10-17)。他没有割席,反为这群在神眼中恶贯满盈的人求情说:「因为雅各微弱,他怎能站立得住呢?」(摩七1-3, 4-6)。有人说,为罪人代求是世上最危险的任务,因为代求者需要把自己放在犯罪的、正面临审判的人与审判者的中间,用自己的身体作「防火墙」,保护犯罪的人。若要这样做,他必不能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来进行,他必须视自己为受审判者中间的一份子;代求者也要准备面对上帝所施与的惩罚,尽管当受审判并非自己。

在这时刻,教会应该扮演的角色,是代求者,不是审判官。冲击和破坏立法会的这群人,被形容为「暴徒」。但从他们所表达的诉求看,他们是无力的一群;他们自觉无力,也无奈于自己的无力,无力到一个地步,能够毫无眷恋地把美好的青春生命了结。无力,是因为权力正掌握在别人手上,就是那些谴责他们是暴徒的、那些不愿意去了解他们的人手中。破坏的行为当然不值得欣赏,凡事应以和为贵。但换一个角度想,如果有别的途径,相信他们不会借破坏公物来表达内心的挫败感和无力感。其实,正如有传媒的报道指,他们的破坏,是有选择性和针对性的,他们的目的不是要伤害别人,他们要破坏的,是那些压制人民心愿的权力象征,更何况,他们所为之抗争、流血的,是他们的将来!他们要从掌权者手中夺回话语权,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单从这点,我们就应该觉察到他们的不满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单单形容他们所作的是「暴行」,或虚幻地说他们是受「外部势力」的操控,只是把问题用修辞掩盖起来,并没有正视这些问题的存在。

他们的无力,相信也是香港大多数市民所感到的无力。那么,既然我们都是「沦落人」,就让我们尝试拿出同理心,去了解他们,了解他们背后的动机,了解他们心中的诉求,了解他们心中的不安和恐惧的原因是什么。作为教会,作为基督的身体,我们首要的不是冲前谴责他们,而是要了解他们,也要为他们发声,他们看不见前景是什么,教会就需要扶持他们,与他们同行。他们其实是香港的缩影。这群政治醒觉的青年,将来对香港影响的深远,无法估计。

教会应该站在弱势的一方,作为他们的力量,作为他们的盼望。对当前的问题,教会不一定有现成的答案,但可以陪伴他们,一同去找答案。

我们今天已经见到很多、很深的伤害,让我们借了解,踏出医治的第一步。

(作者为香港浸信会联会会长)


守护自由空间,请支持基督教《时代论坛》
请选择:💳 网上捐款(信用卡)
⚡️转数快FPS - 51100803(注明奉献,如需收据请附姓名及电话)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