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亂世中的培靈會
鄧瑞強:在困難中莫忘初心持守信仰

普遍信徒認為啟示錄充滿奧祕,彷彿其宣告了人類終末的未來。不過,有聖經研究學者認為啟示錄是「天啟文學」作品,並非指向終末,而是作者寫作時教會所面對的處境。為了讓人更了解啟示錄的內容與對現今基督徒的啟示,香港神學院神學及倫理科副教授鄧瑞強博士在一連三日的「啟示錄:我們的命運交響曲」培靈會中,分別以「親切的叮嚀」、「亂世的迷惑」及「勝利的凱歌」為題,與信徒分享啟示錄的信息。

Archangel Michael defeats the devil by Anton White 1769

以「亂世的迷惑」為題的第二晚培靈會,經文選自啟十二1-18(《和合本修訂版》,下同)、十三1-18及十八1-20,內容主要與啟示錄成書當時教會外的形勢及處境有關。鄧瑞強表示,今日閱讀啟示錄這些經文,可以讓信徒了解到若現實出現這些形勢的時候,可以怎樣面對。另外經文亦提醒信徒,無論面對任何形勢,上主仍在高天之上坐著為王,主持正義,扭轉乾坤。他指出啟示錄作者很喜歡先描述一幅「大圖畫」,之後再慢慢描述細節,十二章講述的正是上主與人之間救贖故事的大圖畫。他說十二章的經文使用了很多象徵,讀起來好像很抽離,但其實這是「天啟文學」的特色,通常以屬天的景象,或「屬靈世界」來表達現實的道理,不直接講及那些道理,而是以象徵、抽象的方式來表達現實的事,只要人習慣了表達的方法,再了解便不會很困難。

鄧瑞強指啟示錄十二章中提及的懷孕婦人是代表教會。懷孕在新約聖經中很多時候代表在艱難中懷有盼望,因為當時局勢是很混亂的,人很容易失望放棄。聖經亦常用懷孕來象徵教會和神的子民在艱難中的忍耐。懷孕婦人的形象也可以象徵夏娃和馬利亞,例如創世記曾經提到夏娃的後代要與蛇的後代彼此為敵,啟示錄此處的經文正好也是在描述敵對的關係。

處於「三點五」階段的信徒

鄧瑞強提到與婦人敵對的是在啟十二3-4出現的「大紅龍」,這條龍站在將要生產的婦人前要吞吃她生產的孩子。紅色就是代表血腥和暴力,而在聖經文學之中,龍常常代表魔鬼,因為巴比倫文化很喜歡龍這個圖象,對於以色列人來說,巴比倫代表奴役、暴力和邪惡,亦是把他們擄至他鄉的強權。大紅龍頭上有七個頭和十隻角,十隻角是用以象徵當時的暴君和完全的暴力。而七個頭就是女人所坐的七座山,是當時的人很熟悉的圖像。羅馬的錢幣上正正有著羅馬女神坐著七座山的圖案,所指的是「羅馬」這個「暴力的帝國」。這些經文其實所描述的是一個不正義、暴力、強大的羅馬帝國,要消滅基督與教會,要教會滅聲。

鄧瑞強解釋,十二5-6中提到「婦人的孩子」,這個「將來要用鐵杖管轄萬國」的就是耶穌。然後經文指生產之後的婦女逃到曠野一千二百六十日,其中婦女代表教會和神的子民,被暴力逼迫因而逃到曠野。曠野是接受考驗的地方,不過神卻仍然與教會同在、保護和供應。一千二百六十日也是當時歷法計算下的三年半,是七年的一半,代表事情的一半。鄧瑞強提到啟示錄常常出現「三點五」這數字,代表「事情未到上帝設定的完滿時間,不過已經到了一半,事情正在發展當中,多等一會兒」的意思。他提醒處於「三點五」階段的信徒,不要灰心和絕望,要忍耐。

天上的爭戰與地上的景象

啟十二7-9描述的是「天上的爭戰」,鄧瑞強說,啟示錄的作者很常以天上的戰爭來象徵地上的邪惡要對付正義。天使與龍的使者的爭戰,象徵地上的正邪對立。人世間的善惡對抗,教會面對的壓力,背後都有靈性的根源,就是天上的戰鬥。與天使爭戰的大龍是古蛇,也就是魔鬼,牠的特徵是迷惑普天下,邪惡也包括兩種特性:暴力威嚇和虛假謊言。邪惡在欺騙人的時候,會用物質來滿足人的需要。他以香港現實生活為例子,指香港充滿很多迷惑,虛假的謊言,希望人接受政策,為了要人相信政策,也會常常用不同的方式安撫人,「安定繁榮」就是其中一例。他認為,若是不接受那些迷惑人的謊言而起來反抗的時候,就會被暴力鎮壓,「所以暴力、謊言與迷惑人的物質好處,三者常常結合在一起,這就是大龍常用的招數。」

鄧瑞強表示,啟十二10-12是描述時間的終末。在11節提到參與在人世善惡爭戰中的信徒,是因為羔羊的血和自己見證的道,也就是犧牲捨己的愛和見證真理來勝過了龍,若說真理的人願意為真理和正義而犧牲,善至終才能戰勝邪惡。人世永遠都會有邪惡,問題是有多少人願意參與在抗衡邪惡的奮鬥之中?上帝願意消滅邪惡,但也希望人會參與其中;而正邪之戰中,正義是不會輸的,因為上帝是一定會得勝的主。13節提到龍被摔在地上,就去迫害那婦人,而那個婦人正正是在十二1象徵教會的婦人,不過這婦人最後得到上主所賜的翅膀飛到曠野,在那裡受供養三年半。鄧瑞強指出這裡的經文與前段經文重複,帶出一個盼望的信息,提醒人即使面對迫害,仍然可以多一點為主犧牲、忍耐,等待救贖,不要放棄。

在怪獸橫行的世界持守信仰

鄧瑞強認為啟示錄很常在描寫完「大環境」之後,再描述一些小節,第十三章便是小節的部份,描述大紅龍的「變種」。那大紅龍將自己的能力、座位和大權柄都給了一隻外觀像豹、腳像熊的腳、口像獅子的口的怪獸,獅子、豹、熊都是會吃人的猛獸。鄧瑞強指暴力的政權,通常會有「造神運動」,覺得自己就是神,令人民都崇拜他,他說這些不只是當代的事,二千年來都有類似的統治者和造神的方法。在經文中提到怪獸從龍得到權柄,可以任意行事四十二個月,而四十二個月正好又是三年半的時間,代表暴力的政權、造神的運動、要求人完全降服的政權看似可以橫行,不屬於上帝的人就會降服於它。在這個局面中,信徒應該要有耐心和信心,千萬不要放棄信仰,不要認為上主沒有在邪惡的世界中工作和忘記初心。

十三章11節提到另一隻從地出來的怪獸,說話很像龍,是邪惡的化身,那怪獸甚至假扮先知以利亞,以假象來迷惑人拜造神運動產生的怪獸。鄧瑞強用「思想控制」來類比第二隻怪獸,它甚至會殺害所有不拜獸像的人。除了造神運動和思想控制之外,怪獸還會以經濟的方式使人屈服,若是不聽從怪獸的話去拜獸像,經濟甚至會被封鎖。

鄧瑞強分析啟十八1-20時指,如單純是暴力與謊言,並沒有吸引力,因此還承諾有安定繁榮、奢華的生活。那些奢華的生活和上主對那些生活的審判就記載在十八章之中。他說當時的部份教會,如老底嘉教會「一樣都不缺」,甚至不用上帝,當時的教會因為奢華的生活而看不到自己的盲點,完全與世界的生活方式同化。而經文呼喚每一個人「從那城出來吧」,是指暴力的社會及政權所承諾的奢華生活,最終會被上帝審判,基督徒應該分別為聖,有與其他人不同的價值觀。

要活出真正的基督徒生命

鄧瑞強認為,啟十八其實是一首哀歌,是為人類在金錢世界之墮落而流下的眼淚,也是先知對世界的人向金錢下拜的抗議,抗議世人不懂得尋求上帝的旨意;抗議奴役人的經濟制度;抗議人甘願在物質享受中沉淪;抗議統治階層不懂民情;抗議商人和國際間只顧貿易而不理民間疾苦,「正正是受苦的人對社會不公的控訴,也是上帝的呼喚,呼喚人不要沉淪於墮落的奢華生活中,要做一個正直的人。」他相信,上帝最終會宣告沒有道德、泯滅人性的制度之消滅,也會宣告正義、救贖和人性得到真正的解放,「所以基督徒應毋忘初心,不要忘記自己真正的身份。基督徒代表上帝活在世上,不要忘記上帝對基督徒生命的要求,也不要忘記信仰對生命的意義。」他坦言,人活在一個邪惡的世界中,要有智慧的心,看穿世界的真面目,然後回應上帝的呼喚,活出真的合乎基督徒信仰的生活,這樣才能回歸真正的人性,配得永恆的生命,「上帝希望每一個人都活出正直、良善、說真話、有仁愛、視人為人的信仰人生,唯有這樣,上主才會歡迎人進入永恆的天國之中。」

The Battle between the Angel and the Dragon, c. 1255-60

在第三晚的培靈會上,鄧瑞強引用啟六1-17、七1-17及十四1-20,以「勝利的凱歌」為講題。他先指出啟示錄這經卷,是一封寫給當年經歷艱難景象的會友的書信,因應當時的局勢,教導人怎樣表達信仰,而不是對應千年後世界末日的景象而寫成。

鄧瑞強認為每人都可以做忠誠、為主奮鬥的人,去揭露歷史的真相。他引述第六章開端的羔羊揭開七印意象,點明這裡的羔羊指的是耶穌,但祂並沒有用得勝者的身份,反而是用微小身份揭露歷史真相,堅持真理;而且第一印揭開時有白武士騎著白馬,「並有冠冕賜給他」—在希臘文中這「冠冕」與福音書中耶穌被戴上的荊棘冠冕為同一字—這裡亦指耶穌掌管、開展歷史,用正義、真理和愛贏過世界。鄧瑞強表示,普寫歷史進程的是像耶穌一樣卑微的人物,堅持真理,他寄喻每個人都不應小看自己。

可是,鄧瑞強指出其後的第二印中,世界存在暴力。當中的紅馬,紅色象徵著暴力,而暴力帶來戰爭及第三印提及的一些經濟問題,同時亦伴隨著第四印的死亡。面對當時這種混亂的社會境況,鄧瑞強縷述,有人為社會的發展而憂心,有些殉道士在祭壇下哀求祈禱(這裡亦是啟示錄中唯一一次有人向神哀求禱告),他們問了一個問題:「神聖真實的主宰啊,你不審判住在地上的人,為我們所流的血伸冤,要到幾時呢?」(六10)鄧瑞強補充,每當人不如意或不開心的時候也同樣會哀求,問類似的問題:「神啊!我等咗你好耐,你幾時救我?……天國甚麼時候會來臨?」

不過鄧瑞強說神的回答是,因堅持真理、至死忠心的人數目不夠(六11)。「當人人講大話,講真話的人數目不夠;當人人沉醉在物質的快樂,活出靈性價值的人不夠……」鄧瑞強強調,當我們埋怨神,其實應先問自己有沒有活得正義和善良。「你有沒有為天國的來臨盡上自己的責任?……在歷史的大計中,我們預備好自己了嗎?」他比喻每位信徒是拼圖中的每小塊,只要一塊拼圖的位置對了,沒有留下任何空格,就會圓滿,天國就會來臨。

擔當基督的精兵化解仇恨

然而,上帝有祂的時間,當神的審判來到,誰能站得住呢?鄧瑞強引用七3,指不可傷害當中被「蓋印」的人,這印是主人的印,用啟示錄的說法,有屬上帝或屬魔鬼之分,這裡所指的是屬上帝。而在以色列人中有十四萬四千人受印,鄧瑞強表示這並非一個確實數字,而是象徵上帝所有真正的子民。其後,每個支派數點人數,其實就像民數記中,數點人數準備作戰,戰爭就是以真理對抗謊言,以福音對抗仇恨。鄧瑞強舉例,情況有如近日「反送中」示威運動中,教牧和信徒在示威者與警察對峙間唱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盼望化解衝突,透過這首歌讚美神、把神的主權高舉,對抗人間的仇恨。

鄧瑞強解釋,世界正需要一些基督的精兵,在人間的虛謊、假義、仇恨間散佈愛與和平。不過,「教會能有多少精兵呢?」鄧瑞強猜想現今教牧也可能會哀歎,因有些信徒忘記當初信主的初心,有些充滿了世俗的價值觀;更多的在等上天堂,希望得到一些「著數」。他引用印度國父甘地的論述,指甘地不抗拒基督,但看見基督徒卻不像基督,又指若在印度,所有基督徒都按照基督的教訓生活,全印度都將會變成基督徒。鄧瑞強認同甘地所說:「太少肯為基督多付一點的人。」他盼望所有信徒都願意去效法耶穌基督,成為精兵,在世界堅持真理,有耐心;並要學習捨己,為著上帝至死不渝,這樣便滿足「十四萬四千」這數目。當十四萬四千人齊集,就有如啟示錄十四章描述精兵與基督一同唱新歌的情景。

鄧瑞強總結,他希望信徒能把屬靈眼光放遠,須了解現實世界之外,有另一個「真實世界」是上帝坐著為王。此外亦要認識世界的本相,對我們所身處的世界有危機感,因世界背後可能有很多權力的威嚇、經濟誘惑及奢華生活,令我們成為奴隸。同時,信徒亦要反思自己的信仰狀態,如對神的信心、世界與信仰間的拉扯等,「當認識世界、自身信仰,就會意識到信徒生在這混亂的世代中有責任。」

培靈會由中華基督教會梁發紀念禮拜堂、中華基督教會國語堂及中華基督教會傳恩堂,於六月二十日至廿三日在梁發紀念禮拜堂舉辦,兩天各有約一百二十人出席。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信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