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时代跨页

乱世中的培灵会
邓瑞强:在困难中莫忘初心持守信仰

普遍信徒认为启示录充满奥秘,彷佛其宣告了人类终末的未来。不过,有圣经研究学者认为启示录是「天启文学」作品,并非指向终末,而是作者写作时教会所面对的处境。为了让人更了解启示录的内容与对现今基督徒的启示,香港神学院神学及伦理科副教授邓瑞强博士在一连三日的「启示录:我们的命运交响曲」培灵会中,分别以「亲切的叮咛」、「乱世的迷惑」及「胜利的凯歌」为题,与信徒分享启示录的信息。

Archangel Michael defeats the devil by Anton White 1769

以「乱世的迷惑」为题的第二晚培灵会,经文选自启十二1-18(《和合本修订版》,下同)、十三1-18及十八1-20,内容主要与启示录成书当时教会外的形势及处境有关。邓瑞强表示,今日阅读启示录这些经文,可以让信徒了解到若现实出现这些形势的时候,可以怎样面对。另外经文亦提醒信徒,无论面对任何形势,上主仍在高天之上坐着为王,主持正义,扭转干坤。他指出启示录作者很喜欢先描述一幅「大图画」,之后再慢慢描述细节,十二章讲述的正是上主与人之间救赎故事的大图画。他说十二章的经文使用了很多象征,读起来好像很抽离,但其实这是「天启文学」的特色,通常以属天的景象,或「属灵世界」来表达现实的道理,不直接讲及那些道理,而是以象征、抽象的方式来表达现实的事,只要人习惯了表达的方法,再了解便不会很困难。

邓瑞强指启示录十二章中提及的怀孕妇人是代表教会。怀孕在新约圣经中很多时候代表在艰难中怀有盼望,因为当时局势是很混乱的,人很容易失望放弃。圣经亦常用怀孕来象征教会和神的子民在艰难中的忍耐。怀孕妇人的形象也可以象征夏娃和马利亚,例如创世记曾经提到夏娃的后代要与蛇的后代彼此为敌,启示录此处的经文正好也是在描述敌对的关系。

处于「三点五」阶段的信徒

邓瑞强提到与妇人敌对的是在启十二3-4出现的「大红龙」,这条龙站在将要生产的妇人前要吞吃她生产的孩子。红色就是代表血腥和暴力,而在圣经文学之中,龙常常代表魔鬼,因为巴比伦文化很喜欢龙这个图象,对于以色列人来说,巴比伦代表奴役、暴力和邪恶,亦是把他们掳至他乡的强权。大红龙头上有七个头和十只角,十只角是用以象征当时的暴君和完全的暴力。而七个头就是女人所坐的七座山,是当时的人很熟悉的图像。罗马的钱币上正正有着罗马女神坐着七座山的图案,所指的是「罗马」这个「暴力的帝国」。这些经文其实所描述的是一个不正义、暴力、强大的罗马帝国,要消灭基督与教会,要教会灭声。

邓瑞强解释,十二5-6中提到「妇人的孩子」,这个「将来要用铁杖管辖万国」的就是耶稣。然后经文指生产之后的妇女逃到旷野一千二百六十日,其中妇女代表教会和神的子民,被暴力逼迫因而逃到旷野。旷野是接受考验的地方,不过神却仍然与教会同在、保护和供应。一千二百六十日也是当时历法计算下的三年半,是七年的一半,代表事情的一半。邓瑞强提到启示录常常出现「三点五」这数字,代表「事情未到上帝设定的完满时间,不过已经到了一半,事情正在发展当中,多等一会儿」的意思。他提醒处于「三点五」阶段的信徒,不要灰心和绝望,要忍耐。

天上的争战与地上的景象

启十二7-9描述的是「天上的争战」,邓瑞强说,启示录的作者很常以天上的战争来象征地上的邪恶要对付正义。天使与龙的使者的争战,象征地上的正邪对立。人世间的善恶对抗,教会面对的压力,背后都有灵性的根源,就是天上的战斗。与天使争战的大龙是古蛇,也就是魔鬼,它的特征是迷惑普天下,邪恶也包括两种特性:暴力威吓和虚假谎言。邪恶在欺骗人的时候,会用物质来满足人的需要。他以香港现实生活为例子,指香港充满很多迷惑,虚假的谎言,希望人接受政策,为了要人相信政策,也会常常用不同的方式安抚人,「安定繁荣」就是其中一例。他认为,若是不接受那些迷惑人的谎言而起来反抗的时候,就会被暴力镇压,「所以暴力、谎言与迷惑人的物质好处,三者常常结合在一起,这就是大龙常用的招数。」

邓瑞强表示,启十二10-12是描述时间的终末。在11节提到参与在人世善恶争战中的信徒,是因为羔羊的血和自己见证的道,也就是牺牲舍己的爱和见证真理来胜过了龙,若说真理的人愿意为真理和正义而牺牲,善至终才能战胜邪恶。人世永远都会有邪恶,问题是有多少人愿意参与在抗衡邪恶的奋斗之中?上帝愿意消灭邪恶,但也希望人会参与其中;而正邪之战中,正义是不会输的,因为上帝是一定会得胜的主。13节提到龙被摔在地上,就去迫害那妇人,而那个妇人正正是在十二1象征教会的妇人,不过这妇人最后得到上主所赐的翅膀飞到旷野,在那里受供养三年半。邓瑞强指出这里的经文与前段经文重复,带出一个盼望的信息,提醒人即使面对迫害,仍然可以多一点为主牺牲、忍耐,等待救赎,不要放弃。

在怪兽横行的世界持守信仰

邓瑞强认为启示录很常在描写完「大环境」之后,再描述一些小节,第十三章便是小节的部份,描述大红龙的「变种」。那大红龙将自己的能力、座位和大权柄都给了一只外观像豹、脚像熊的脚、口像狮子的口的怪兽,狮子、豹、熊都是会吃人的猛兽。邓瑞强指暴力的政权,通常会有「造神运动」,觉得自己就是神,令人民都崇拜他,他说这些不只是当代的事,二千年来都有类似的统治者和造神的方法。在经文中提到怪兽从龙得到权柄,可以任意行事四十二个月,而四十二个月正好又是三年半的时间,代表暴力的政权、造神的运动、要求人完全降服的政权看似可以横行,不属于上帝的人就会降服于它。在这个局面中,信徒应该要有耐心和信心,千万不要放弃信仰,不要认为上主没有在邪恶的世界中工作和忘记初心。

十三章11节提到另一只从地出来的怪兽,说话很像龙,是邪恶的化身,那怪兽什至假扮先知以利亚,以假象来迷惑人拜造神运动产生的怪兽。邓瑞强用「思想控制」来类比第二只怪兽,它什至会杀害所有不拜兽像的人。除了造神运动和思想控制之外,怪兽还会以经济的方式使人屈服,若是不听从怪兽的话去拜兽像,经济什至会被封锁。

邓瑞强分析启十八1-20时指,如单纯是暴力与谎言,并没有吸引力,因此还承诺有安定繁荣、奢华的生活。那些奢华的生活和上主对那些生活的审判就记载在十八章之中。他说当时的部份教会,如老底嘉教会「一样都不缺」,什至不用上帝,当时的教会因为奢华的生活而看不到自己的盲点,完全与世界的生活方式同化。而经文呼唤每一个人「从那城出来吧」,是指暴力的社会及政权所承诺的奢华生活,最终会被上帝审判,基督徒应该分别为圣,有与其他人不同的价值观。

要活出真正的基督徒生命

邓瑞强认为,启十八其实是一首哀歌,是为人类在金钱世界之堕落而流下的眼泪,也是先知对世界的人向金钱下拜的抗议,抗议世人不懂得寻求上帝的旨意;抗议奴役人的经济制度;抗议人甘愿在物质享受中沉沦;抗议统治阶层不懂民情;抗议商人和国际间只顾贸易而不理民间疾苦,「正正是受苦的人对社会不公的控诉,也是上帝的呼唤,呼唤人不要沉沦于堕落的奢华生活中,要做一个正直的人。」他相信,上帝最终会宣告没有道德、泯灭人性的制度之消灭,也会宣告正义、救赎和人性得到真正的解放,「所以基督徒应毋忘初心,不要忘记自己真正的身份。基督徒代表上帝活在世上,不要忘记上帝对基督徒生命的要求,也不要忘记信仰对生命的意义。」他坦言,人活在一个邪恶的世界中,要有智慧的心,看穿世界的真面目,然后回应上帝的呼唤,活出真的合乎基督徒信仰的生活,这样才能回归真正的人性,配得永恒的生命,「上帝希望每一个人都活出正直、良善、说真话、有仁爱、视人为人的信仰人生,唯有这样,上主才会欢迎人进入永恒的天国之中。」

The Battle between the Angel and the Dragon, c. 1255-60

在第三晚的培灵会上,邓瑞强引用启六1-17、七1-17及十四1-20,以「胜利的凯歌」为讲题。他先指出启示录这经卷,是一封写给当年经历艰难景象的会友的书信,因应当时的局势,教导人怎样表达信仰,而不是对应千年后世界末日的景象而写成。

邓瑞强认为每人都可以做忠诚、为主奋斗的人,去揭露历史的真相。他引述第六章开端的羔羊揭开七印意象,点明这里的羔羊指的是耶稣,但他并没有用得胜者的身份,反而是用微小身份揭露历史真相,坚持真理;而且第一印揭开时有白武士骑着白马,「并有冠冕赐给他」—在希腊文中这「冠冕」与福音书中耶稣被戴上的荆棘冠冕为同一字—这里亦指耶稣掌管、开展历史,用正义、真理和爱赢过世界。邓瑞强表示,普写历史进程的是像耶稣一样卑微的人物,坚持真理,他寄喻每个人都不应小看自己。

可是,邓瑞强指出其后的第二印中,世界存在暴力。当中的红马,红色象征着暴力,而暴力带来战争及第三印提及的一些经济问题,同时亦伴随着第四印的死亡。面对当时这种混乱的社会境况,邓瑞强缕述,有人为社会的发展而忧心,有些殉道士在祭坛下哀求祈祷(这里亦是启示录中唯一一次有人向神哀求祷告),他们问了一个问题:「神圣真实的主宰啊,你不审判住在地上的人,为我们所流的血伸冤,要到几时呢?」(六10)邓瑞强补充,每当人不如意或不开心的时候也同样会哀求,问类似的问题:「神啊!我等咗你好耐,你几时救我?……天国什么时候会来临?」

不过邓瑞强说神的回答是,因坚持真理、至死忠心的人数目不够(六11)。「当人人讲大话,讲真话的人数目不够;当人人沉醉在物质的快乐,活出灵性价值的人不够……」邓瑞强强调,当我们埋怨神,其实应先问自己有没有活得正义和善良。「你有没有为天国的来临尽上自己的责任?……在历史的大计中,我们预备好自己了吗?」他比喻每位信徒是拼图中的每小块,只要一块拼图的位置对了,没有留下任何空格,就会圆满,天国就会来临。

担当基督的精兵化解仇恨

然而,上帝有他的时间,当神的审判来到,谁能站得住呢?邓瑞强引用七3,指不可伤害当中被「盖印」的人,这印是主人的印,用启示录的说法,有属上帝或属魔鬼之分,这里所指的是属上帝。而在以色列人中有十四万四千人受印,邓瑞强表示这并非一个确实数字,而是象征上帝所有真正的子民。其后,每个支派数点人数,其实就像民数记中,数点人数准备作战,战争就是以真理对抗谎言,以福音对抗仇恨。邓瑞强举例,情况有如近日「反送中」示威运动中,教牧和信徒在示威者与警察对峙间唱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盼望化解冲突,透过这首歌赞美神、把神的主权高举,对抗人间的仇恨。

邓瑞强解释,世界正需要一些基督的精兵,在人间的虚谎、假义、仇恨间散布爱与和平。不过,「教会能有多少精兵呢?」邓瑞强猜想现今教牧也可能会哀叹,因有些信徒忘记当初信主的初心,有些充满了世俗的价值观;更多的在等上天堂,希望得到一些「着数」。他引用印度国父甘地的论述,指甘地不抗拒基督,但看见基督徒却不像基督,又指若在印度,所有基督徒都按照基督的教训生活,全印度都将会变成基督徒。邓瑞强认同甘地所说:「太少肯为基督多付一点的人。」他盼望所有信徒都愿意去效法耶稣基督,成为精兵,在世界坚持真理,有耐心;并要学习舍己,为着上帝至死不渝,这样便满足「十四万四千」这数目。当十四万四千人齐集,就有如启示录十四章描述精兵与基督一同唱新歌的情景。

邓瑞强总结,他希望信徒能把属灵眼光放远,须了解现实世界之外,有另一个「真实世界」是上帝坐着为王。此外亦要认识世界的本相,对我们所身处的世界有危机感,因世界背后可能有很多权力的威吓、经济诱惑及奢华生活,令我们成为奴隶。同时,信徒亦要反思自己的信仰状态,如对神的信心、世界与信仰间的拉扯等,「当认识世界、自身信仰,就会意识到信徒生在这混乱的世代中有责任。」

培灵会由中华基督教会梁发纪念礼拜堂、中华基督教会国语堂及中华基督教会传恩堂,于六月二十日至廿三日在梁发纪念礼拜堂举办,两天各有约一百二十人出席。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