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关爱受造世界与福音」会议系列

盼望,让我爱这个受伤的世界

德国着名的神学家莫特曼在年轻时曾经问过一个问题:「世界上有没有一种盼望,能够让人活下去,又给人力量?」认识莫特曼,就知道他的神学思想是源于二次大战在战俘营的经历。大战之后,莫特曼说:「『不再能够谈论上帝』与『仍然必须谈论上帝』交织出现不停……」这番心声今天听起来有莫大共鸣!

莫特曼在一九六四年出版《盼望神学》之后,引起了很大的迴响。那个年代,苏联的坦克开进捷克镇压改革,甘迺迪(John F. Kennedy)总统与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牧师被谋杀,学生运动被误解而充满尖锐的对立,盼望整个破灭。这时盼望神学的出现,正好切中时机。

莫特曼的盼望神学以上帝在历史当中的作为为主轴,并追求上帝的应许如何落实于历史实况当中。笔者最觉得吸引的是莫特曼一直强调上帝应许要创造「新」的将来,并透过耶稣基督的复活,指向上帝终末创造性的新作为。「看哪,我将一切都更新了」,这种终末性的「新」不是将「旧」的事物毁灭,而是接纳它并对它重新创造。新创造也不是另外一个创造,而是这个混乱世界的新创造,永恒的生命也不是另一个生命,而是进入上帝生命之复活的生命。神不是要毁灭世界,而是要转化世界,因为基督再来时,死人会复活,物质的身体以一种全新的样式重现。换句话说,将来所盼望的新天新地,不是恢复伊甸时候亚当的样式,是以前的事都过去了,是比以前更好。

有人曾这样说:因为上帝不是要来帮世界「恢复原厂设定」(reformat),而是要来进行「作业系统更新」(system upgrade),就好像从Windows 7升级到Windows 10。你当初能预知Windows 10有哪些新功能吗?不可能!因为升级前与升级后,是不同等级的世界。同样,我们对终末的盼望,绝对不是回到初始的伊甸园,是有比「原厂」更好的设计。因着终末盼望,未来与过去是质的区别。「过去」是这世界的模式即将过去,它不会持久;「将来」将被永远长存的崭新创造所充满。

莫特曼又引用保罗所提的种子来描述此生与死人复活的关系:「死人复活也是这样,所种的是必朽坏的,复活的是不朽坏的;所种的是羞辱的,复活的是荣耀的……」(林前十五42-43)因为上帝要使我们不成熟的生命变为成熟,有限的生命品质变成丰富完全的生命,现在只是子粒,而将来是果实。因此,我们就要为此时此地的生命奉献一切,毫无保留地投入,在有限的生命中自我成长,好让末来的生命更加丰富完全,从不成熟走向成熟。

今天信仰要反思的正是如何借着积极参与投入现实,献奉此生去活出终末的盼望。记得莫特曼长期有个疑问:「为何参与关怀社会政治的人不来教会,而来教会的人却不参与关怀社会政治呢?」一直以来,这何尝不是教会牧者的心结?可是,这段日子当我们看见历经灾难的社会,不但不会感觉与自己无关,反而感到痛苦和怜惜不舍。莫特曼认为教会关注社会危机,要以「三一上帝」为神学判断的重要源头,对教会做深入的反省与批判,期盼以神学反省带动教会以信仰来影响社会;可是教会在社会危机发生的当下,因绝望愤而离开堂会的事不断发生,令人心痛不已。莫特曼认为盼望是信靠不能分割的夥伴,须臾不离。你我当知道教会本质有着「一起走,一起留」,不能分割的关系。若不存盼望,就是不信上帝,若不信上帝是罪,则不存盼望亦是罪了,所以「绝望是罪」。

研究莫特曼的盼望神学,让我们能跳脱个人迷失,走向团体深入群众,关怀人类社会并且疼惜上帝创造的地球生态资源。他曾质问:「我们难道不能找出环境较能承受的,并对人类较友善的能源吗?」香港人也不停地问:「是否一定要牺牲好山好水来换取经济增长?」地球是有生命的,它无法承受四分五裂的人类世界,人类应该停止相互间的威胁来和平共处;第一世界应该停止对第三世界的掠夺,更应该把他们的贫穷视为自身的拯救责任。莫特曼警告:生态的浩劫正慢慢地显示世界正走向末日。它不是短暂的危机,只出现一时,是一种缓慢、无法逆转的浩劫……可是,真有一种盼望,不单止能够让人积极活下去,又给人力量去爱这个受伤的世界!

「关爱受造世界与福音」会议系列文章之二。
作者为基督中心堂荃湾堂主任牧师。


 守护自由空间,请支持基督教《时代论坛》
请选择:💳 网上捐款(信用卡)
⚡转数快FPS - 51100803(注明奉献,如需收据请附姓名及电话)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信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