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對幽暗力量說「不」

筆者打算週六到元朗「散步」。不是要「光復」甚麼。更不是打算去「復桌」。只是要對幽暗力量說「不」。

一直以來,即使示威者跟政府和警方如何對著幹,其實仍有一定的潛規則在轄管雙方。無論示威者怎樣破壞、衝擊,針對的主要仍是政府和代表政府執法的警方。他們走去中聯辦破壞,卻沒有駐足在解放軍總部。警方即使如何使用武力,甚至乎濫暴,亦仍有一定程度的克制,不至於使用實彈。他們會用不同方法阻礙記者拍攝,卻仍會對鏡頭有所顧忌。

當然,雙方也一直在試探、觸碰對方的底線。幾年前,我們還會知道警隊用了多少枚催淚彈,佔路也是「大件事」。現在,佔路已是「日常」,催淚彈的數目亦已無人理會。週日晚,警方開了多少槍,許多人已沒有興趣知道。

上週日沙田的圍堵事件,對區內居民引起的恐慌與憤怒,又再一次敲響了警號。可是,掌權人士似乎未有意識到事態發展的嚴重性,以為繼續用高壓手段就可得逞。於是,衝擊者也就繼續加強裝備,準備行動升級。

721當日,除了港島區示威遊行後的對抗「日常」,在元朗,更有大批「白衫」在巿中心打人,甚至乎闖入西鐵站,進入車廂之內,襲擊無關的普通巿民,造成恐慌。筆者乘坐了比那一班列車早兩、三班的班次。回到家後,打開直播,呆了。本來已開始模模糊糊的香港外貌,好像川劇變臉一樣,瞬間變得完全陌生。

第二天,帶著疲憊的軀殼與靈魂上班,前一夜的事情還未消化,網絡和社交媒體又已開始瘋傳說黑道要再次、更大規模地在屯元天「吹雞」、「做嘢」。提早下班,到了巴士站,等待上車的人龍比平日長了幾倍,每一輛到站的車都差不多已擠得滿滿。平日不少乘坐西鐵回家的居民,這一天都選擇轉搭巴士。當晚雖然最後甚麼也沒有發生,但所造成的恐慌與憂慮,已令屯元天幾近死城,如同宵禁。

許多人突然醒覺,原來所謂的「安穩」,是可以如此的脆弱不堪。

筆者絕對無意貶低上環黑夜的嚴重性,只是相比之下,若然當晚港島是一塊地板裂縫愈來愈長,上面的人愈來愈慌,那麼當夜元朗就好比一塊地板突然斷開幾截,整個人突然往下跌。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727還要去元朗嗎?」對一些人來說,這會是一個很真實的問題。去,不一定代表勇敢。不去,也可以透過其他方法支持。

對筆者來說,黑道不黑道,不是最重要。他們可能是幽暗力量的具體表現,卻亦只是其一。村內的居民,也沒有可能全是黑道。若然想要自己報復,那麼幽暗的力量,更或已在自己身上作王。只是,警隊成員在721元朗黑夜的角色,掌權者必須要給我們一個清楚的答案。

不是要「光復」甚麼。更不是打算去「復桌」。 只是要對幽暗力量說「不」。

求主帶領。

「因為我們的爭戰並不是對抗有血有肉的人,而是對抗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靈界的惡魔。」(弗六12,《和合本修訂版》)

(標題經編者修訂,原題為「幽暗力量」)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請選擇:💳 網上捐款(信用卡)
⚡️轉數快FPS - 51100803(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建道神學院
活學教育中心
信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