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悟已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

前晚,看著令人痛心的直播期間,臉書彈出了一篇據稱是一位助理消防區長所寫,致香港警察的信件1。內容大概是道出警務人員目前的困境所在,並希望對方「迷途知返」,信末並以陶淵明《歸去來辭》的其中四句作結:

悟已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
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2

近日因《逃犯條例》修訂而引起的社會衝突,有關的本因、局勢、發展、解決方案等,已有無數人講過、寫過。其中,有不少分析都指出,其實修例只不過是導火線,種種問題早已積壓甚久,然而香港生活整體,放諸四海的話,尚算不錯,也是安穩,故很多人也佯作不見,或一直無助、無奈地忍。當雞蛋面對的不止是高牆,還有高牆背後那更高的高牆,試問一般巿民又可以做些甚麼?

只是,原來紙真的包不住火。筆者某位舊同事有句口頭襌:「我都覺得有問題,不過我冇理」。相信各位同在社會上打滾的人,應該都遇過這一類人。事不關己,己不勞心,「針唔拮到肉唔知痛」,人之常情。可是,有些人連祭司和利未人也不如,不單只不從另一邊過去,還要走過去多踢兩腳,再加一句「阻人搵食/發達,有如殺人父母」。

筆者有時會覺得,過去幾個月發生之事,其實對香港人、對教會、對弟兄姊妹來說,未嘗不是一件好事。有些教友,僅會在四幢牆之內高呼和撒那,自誇有多麼愛神愛人,圍爐取暖,恕筆者直言,有何難度?走出門口(又或者就在堂會之中),談的都是股巿行情、新盤價格、旅遊大計,愛對時局指指點點,手指頭卻動也不動,難怪有人說教會內有不少現代法利賽人。借用路加之言,當下之事「叫許多人心裡的意念顯露出來;你自己的心也要被刀刺透。」(路二35下)

可幸的是,筆者也見到聽到許許多多的姊妹弟兄,有的懇切代求,有的參與其中;以禱告守望,以行動回應,履行和平使者的職責,見證耶穌是主,為此著實感恩。他們唱聖詩緩和氣氛,開放堂址為巿民紓困,以和理非手法作出抗議,有的甚至走到雙方之間,嘗試築起一道屏障,阻止暴力發生。為何同信一主,竟有如此落差?筆者無知,未能解答。只求主繼續加力,引領前路,記念各位。

落筆之時,友人傳來梁天琦先生的獄中書簡3。在年青人之中,他是其中一位相當有感染、號召力的人。僅盼望前線示威者閱讀後能稍為冷靜,再思前路可怎樣走、該怎麼走。如梁氏所言,懇請各位不要「以自己寶貴的生命和他們對賭,而是在苦難中煉成堅毅與盼望。」

對仍在睡夢或裝睡中的弟兄姊妹,容筆者分享一件事。

急救課程中,導師會提及「謹慎責任」(Duty of Care)的問題,例如你見死不救,又或用錯方法去救,相關的法律責任如何。筆者那時有個疑問,假若一位胸骨折斷已插進肺部,卻又心臟病發停止心跳的人,是否仍要為他施行心肺復甦?按壓之時會否再加深傷勢?導師告知,胸骨折斷在心肺復甦之時乃為常事,也實在有可能造成進一步創傷。只是,如在危急關頭,不及時施救的話,結果就只得其一。

在創世記中,該隱殺了亞伯之後,神問他弟弟在哪,該隱如此回答:「我不知道!我豈是看守我兄弟的嗎?」(創四9下)

「我不知道!」是謊言。

「我豈是看守我兄弟的嗎?」在筆者看來,或許是聖經作者對我們發出的一個挑戰,如何回答,留待各位決定。


1一位助理消防區長致香港警察的信: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156775826639563&set=gm.458584314977744
2《歸去來辭》,陶淵明,http://rthk9.rthk.hk/chiculture/chilit/dy03_0101.htm
3〈梁天琦致香港人〉https://www.facebook.com/leungtinkei/photos/a.172255923187252/707132706366235/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請選擇:💳 網上捐款(信用卡)
⚡️轉數快FPS - 51100803(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建道神學院
活學教育中心
信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