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社评

黑暗驱不走黑暗,只有光才可以

自六月两次百万人游行而展开的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运动,一直都以百花齐放的形式出现,「兄弟爬山,各自努力」。这除了是因为「连登化」没有大台的新型网络社运模式之故,更大的原因是在众多关心以至参与这场运动的朋友来说,今次运动其实是一场「终末之战」(EndGame)——若然《逃犯条例》修订获得通过,什或永远以一种可以随时卷土重来的姿态继续存在(例如不以正式议会程序语言表明撤回),对香港社会所享有的自由都是严重威胁,既让社会失去免于恐惧的自由,也让近年已见脆弱不堪的一国两制雪上加霜,其给香港的保护形同海市蜃楼。

正因为「终末之战」带来了一份迫切的自救以至求救意识,因此对参加者来说,无论用什么方式、什么口号,只要是经过网上讨论有足够群众觉得可行,哪怕其实只是整体反修例人士的一部份,哪怕初步看来成功机会是如何渺茫,运动中人都会一试。连月的游行、七一对立法会设施的冲击、近期的严重警民冲突,以至上周一试行过的罢工罢市,及其后的民间记者会,其实都是例子。

暴力冲突,实在无人愿见,以致在周一罢工当日,五十四名不同宗派背景及立场的本地教会资深领袖作出联署呼吁,希望各方克制停止暴力,担心过去数周不断在和平集会游行后发生的激烈警民冲突再度出现,导致人命伤亡。事实上,暴力所带来的社会效应会随着连续出现而不断递减,暴力却又易放难收。即使有重重制度控制的警队,滥暴情况近日仍常常见诸新闻报道之中;而个别抗争者的暴力亦有不断升级之势,忘却了前线警员只是备受特区政府高层所摆布的磨心。某程度来说,这些事态走向都是人性阴暗面之使然。

正如美国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牧师的名句:「黑暗不能驱走黑暗,只有光才可以。」我们深盼,未来香港社会争取免于恐惧自由之路,是一条靠赖光明前行之路。而从实际效益角度出发,「反送中」运动的参与者近期亦不断寻找「和理非」的可能,罢工罢市罢课只是其中之一。纵然三罢的影响力在暑期之内未能见真章,但其要求政府改弦易辙的信息和压力,是相当清晰明确的。

没有人会轻估一场参与者以百万计的运动所需要付出的社会代价。然而从持续数月的这场运动所见,一份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精神,正在香港社会中愈见扎根:在香港新世代中如是,老一辈的亦感染者众,以至当罢工罢市以至严重警民冲突的影响深入至大小社区,纵有反对声音,却仍然能够得闻谅解之意。倘若愈来愈多人愿意知其不可为而为之,以光明磊落的手法感染更多的人为这个命运共同体而一同努力,捍卫自由;因着这份道德情操,我们对这城的未来仍是有乐观的理由。求主怜悯我们,光照我们。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信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