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你做初一、我做十五」以外的選擇

首先,我要在此聲明,這是我個人的感受與掙扎,你們閱讀拙作時也是分享我的猶豫及不惑。就著修訂《逃犯條例》,我有明確的立場,相信這與那百多萬走出來的主流社會民意沒有多大分別。今天世道艱難。當反對的聲音反面地變成支持修例的數目;當群眾和平地行出公義後,卻仍得不到當政者的正視,強行在立法會二讀;當我的弟兄受催淚彈所及;當那年輕人在流血時;當任何言語都被歸邊的時候,我都要承認時代艱難。

六月八日之前,我陷入迷惑之中,這不是因為我的立場,而是在於面對強大的政權時,任何的行動似乎都是沒有果效。是的,我承認我失去了想像力。就我過往參與社運的經驗,在這種時候,只能動員更大的力量,去要脅對方、提醒對方,將為此付出沉重的代價。可是,這不是以脅迫作手段?強大得難以想像又橫蠻得不惜犧牲老百姓的敵人,脅迫真的有果效嗎?又真的合乎基督信仰嗎?

或許,他者的出現正好使我在缺乏想像力之中不致迷失。兩位我敬重的老師分別表示:「只是堅持不屈地表達意見,明知政府不會聆聽,脅迫也沒有用,還是堅持,所以這並不是脅迫,而是表達堅持。這是價值意義上的表達,不是工具意義上的表達」;「是很複雜,有理說不清。所以,大家先祈禱、學沉默、冷靜,不要太快公開評論、歸邊。」前者,可以讓我確認表達有兩種層次,價值表達並不涉及成效,只是展述自己的信念。後者,可以讓我確認政治行動離不開屬靈的操練。

於是,最少我可以欣然放棄想像最有效打擊當權者的念頭,可是在世道艱難的時候,這似乎是不切實際的想法。要合乎社會運動的法則,就是趁著眾人憤怒勝過失望的時候,進一步動員,這便是組織者常說的把行動升級。若然如此,這便是工具意義上的表達,以為行動升級便能令對方屈服。我們要提醒對方,再下一步的升級,所帶來的後果,將是他們無法承擔的。三罷(罷工、罷市、罷課)是我學習時常聽的手段,可是足夠的人數參與、長時間的堅持是成敗關鍵。又或許,暴力對抗可讓對方承擔不可想像的結果。可是那教導我的前輩常說,這將可能失去群眾的支持。更何況可能連升級後的行動也以失敗告終。我們可以無窮無盡地把行動升級下去嗎?

從價值意義的表達轉為工具意義的表達,這可是我內心受到的誘惑。特別在這天,六月十二日這天。當我的朋友在那裡,無助地逃跑時;當我看見那些流血的相片,我只想擁有更大的力量、更強的武器去大幹一場。反正,事已至此。這樣,我仍然以為我/我們/教會是歷史的助產士,而不是終末的見證人。這就是,如果價值意義的表達,並沒有如期的效果,那麼讓我/我們/教會進一步行動;只差一步,就差一步,形勢便可以扳過來。

但是我甚麼時候相信,在這艱難的時代,我的行動可以決定將來?我內心的自信若非太多就是太少了:當我太多自信時,導致盲動;當我太少自信時,導致恐懼。這豈不是屬靈的操練?只有在祈禱、沉默及放慢下來後,才可以培養另外的想像。這亦只能在耶穌基督身上有所學習、獲得啟發;否則,我將很可能在上帝介入的歷史中站錯了位置。但是如此艱難的時刻,我真的可以祈禱、沉默、放慢下來?我真的以為祈禱、沉默、放慢下來,可以改變局面嗎?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請選擇:💳 網上捐款(信用卡)
⚡️轉數快FPS - 51100803(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信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