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代講場最新文章

良知何價?

早一星期途經馬鞍山警署期間,筆者跟友人表示,若有人告訴自己,去警署搗亂、破壞的人中有警、黑安排的「內鬼」搞事,目的是要抹黑示威者,自己是50/50,半信半疑。

週日晚,「執法」(Rule by law)人員自己把面具撕開,讓大家不用再左猜右度他們有否假扮示威人士。至於「卧底」們曾否帶頭搞事,煽動群眾?警隊當然說是沒有。

筆者一向對所謂「五大訴求」、「全民普選」1,抱有保留,也不時在友人之間為香港警隊的濫權、濫暴、選擇性執法,抱著「疑點利益歸於被告」的原則,為他們說項。

但是,令人震驚的721元朗黑夜2,及後掌權人士一直的蒙混、不回應,而特首以及在她背後操盤的人,仍繼續堅持由沒有公信力可言的投訴警察課和監警會去自己查自己。對筆者而言,政府高層與警隊在處理目前社會衝突方面的誠信,已幾近破產。

「……不畏懼、不徇私、不對他人懷惡意、不敵視他人……」現在聽起來,真的十分諷刺。

過去的一個星期,筆者跟某位舊同學鬧翻了——假若你到今天對成立一個具公信力且會徹查雙方的獨立調查委員會仍含糊其辭、東拉西扯、龍門不斷搬,抱歉,你眼睛雖然健在,心眼卻或早已瞎掉。

對筆者來說,現在已不僅是藍營、黃營;建制派、反對派;親中、本土等之間的問題。現在,是關乎良知的問題。721當晚,被黑道攻擊的,不僅是在元朗,在車上,那些無辜的香港巿民——那早已衣衫襤褸的香港法治和引人側目的警隊誠信,更是被深深重擊。

「法治」(Rule of law)是甚麼?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知法犯法,罪加一等。若不如此,代罪的耶穌基督根本沒有需要釘十字架(彼前二24),古以色列民也不用面對上主的刑罰(摩三2)。

筆者並不認同以深顏色稱呼所有警隊成員的行為,因為以偏蓋全(Stereotyping)、去人性化(Dehumanization),很多時都會使人走往成魔之路。可是,當警隊中有人穿着制服與白衫「拍膊頭」的時候,政府例牌斥責的「激進」示威者、員佐級協會口中的「蟑螂」,卻反過來對抗黑道,這一個景象是不是很諷刺?落筆之時,手機的每日箴言彈出此句出處不明之話:「假若你失信的話,請勿寄望我會再輕言信你,除非你痛改前非。即便如此,要回到從前,亦惟恐不易。」(If you lose my trust, you're not getting it back unless you work for it. Even then, it probably won't be the same.)

容筆者在此再次聲明,本人反對以暴力解決問題——不管施行的一方是警員抑或示威人士;將警員家屬「起底」的做法,筆者也不能苟同;部份示威人士對異見者的不禮貌、不成熟行為亦是無可推諉;示威者各個「不合作」、「遊擊堵路」以及最新的「佔領機場」行動對普通巿民及旅客造成的不便,如能可以,筆者願代他們懇請各位原諒。

但當我們不去花時間深切瞭解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只著眼於眼前、當下的暴力事件,或那一時三刻的不便,心底裡抱著NIMBY(Not in my backyard,不要影響我)的心態,無視香港前途整體,或仍只著眼於總體GDP,自己的生計、生活、樓價、股價、租值……然後拿著手機、坐在鍵盤後指指點點,與同聲同氣的朋友言戈筆伐。筆者不禁要問,良知何價?

許多正在批評示威者的人,在612那天或許卻為著他們成功攔阻修例二讀而讚好、暗喜。可是,我們的記性有時和金魚差不很多,亦不時高估自己的獨立思考能力,想事情時也往往從自己角度出發。當日你做的事於我有益,就是我的朋友;今天你做的事妨礙到我,就是我的敵人,那管你被人打到頭破血流,眼盲臉破,也是活該。

當一個又一個的示威者被逮捕,被起訴之時,卻沒有任何政府官員和警務人員要為過去兩個月所發生之事負責。請問這公平嗎?公義嗎?

你可以不認同示威者的訴求、所用的手法、衝擊的力度。但難道為了眼前的「穩定」,你並不介意「警黑合作,維持治安」成為香港的新常態?又或者,你到今天仍然對林鄭月娥和特區政府高層充滿信心,認為他們才是在守護香港,真心為香港人服務?你不支持示威人士,不代表要去做吳三桂,敵人的敵人,不是你的真朋友。

當高官領導們一邊叫我們愛國愛港,另一邊卻把親友子女和財產送到「外國勢力」所管轄之處時,你還去支持他們,憑的究竟是怎麼樣的邏輯、靠的究竟是甚麼樣的理據?還是你期望清兵入關後他日加官晉爵,繼續馬照跑,舞照跳,即使讓香港全面進入人治的「新時代」,亦無所謂?只是,當在上者再不受制度約束之時,你能否可以肯定自己明天、後天不會成為他們的目標?

更可悲的是,當許許多多的不信者也會因為良知(羅二15)而表示憤慨、哀慟之時,一些教友竟然還可以顛倒是非,捨棄仁愛,不幫助療傷不特止,還要在傷口上撒鹽。假若你說年青人、示威者不知地厚天高,又或都是為己而已,請問你又能否毫無保留的說掌權者在大事大非之事上都有真切為香港老百姓著想?若然不能,為甚麼你此刻仍要站在高牆的那一方,眼看著雞蛋一隻又一隻被壓爛,不單不施予援手,還要再落井下石,反過來說雞蛋正在威脅高牆?你們手上的那本聖經,其實是否凱撒欽定本?

是的,示威者有時所用的方法、力度,於筆者看來,是過火了,本人無法亦無意為他們的暴力行為辯解。只是, 811再一次提醒我們,雙方的力量其實是何等的不對等。雞蛋、高牆以及高牆背後之高牆的身份,仍然依舊。歸根究底,始作俑者是誰,最有能力化解危機的又是誰?當示威人士當中有人願意反思並走出來道歉之時,又是誰到了今天仍然堅持把責任推卸給別人?

「壓傷的蘆葦他不折斷,將殘的燈火他不吹滅。」(賽四十二3上)

(部份標題為編者所加)


1 筆者對全民普選有所保留的詳細原因,如將來有機會時間思考再寫。特朗普上台及英國脫歐是其中兩件近期比較印像深刻的事件。目前,筆者對民主政體抱有的態度是:「民主是最差的政治體制,卻比其它所有的都好。」(Democracy is the worst form of government, except for all the others.)

2鏗鏘集:721元朗黑夜〉https://youtu.be/16CiwPChpr0、〈【經緯線】元朗黑夜〉https://youtu.be/B8QRzVbfLCQ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請選擇:💳 網上捐款(信用卡)
⚡️轉數快FPS - 51100803(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建道神學院
活學教育中心
信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