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週論壇

眾議園
(本版園地 歡迎來稿 文責自負 不設稿酬)

當黑暗掌權的時候

目睹今日香港的局勢,我們都感到非常痛心和不安。作為一個基督徒,無論你的政治立場是甚麼,黃絲的、藍絲的、撐警的、示威的、為官的、為民的,只要是一個基督徒,你就一定會贊成及積極地為這個城市禱告。問題是:我們當帶著甚麼眼光為當前的局勢禱告呢?神的話語便是我們的指南。

我想到路加福音十八章1-8節的一個比喻,不少人以為耶穌是藉著這個比喻來教導我們要恆切禱告,若我們像這寡婦一樣「死纏爛打」地向神呼求,神就必應允我們的禱告。很明顯,這樣理解這段經文是錯誤的,何解?

• 比喻中這個官是一個「不怕神,不尊重人」的官,耶穌又怎會用這樣的一個人物來比喻仁慈的上帝呢?

• 如果我們看看十六、十七、十九、二十等章,我們便發覺路加都是提到「主再來」的課題,就是十八8也是與「主再來」有關的。

• 如果耶穌講這比喻的主要目的是「恆切禱告」,那麼在8節,祂的結論一定是與這主題有關的。但奇怪的是:這並非耶穌的結論。祂講完這比喻後,就總結說:「我告訴你們,要快快地給他們伸冤了。然而人子來的時候,遇得見世上有信德的嗎?」(路十八8)換言之,這比喻的重點是我們怎樣用末世的眼光來禱告,特別是遇到一些不公平、不公義的冤情時,我們當持著甚麼態度來禱告。

這個比喻論及一個看來是很「絕望」的情況,這個寡婦被欺凌,無權無勢、被人欺壓、被人剝奪,而更不幸的是,那官是一個不怕神,又不尊重人的「奸官」,套用耶穌的話,他是一個不義的官。面對著這樣的情況,這寡婦如何作呢?她「常到這官那裡,求他為她伸冤」。這個官起初多日不理,但後來他就改變心意,何解?「只因這寡婦煩擾我,我就給她伸冤吧!免得她常來纏磨我!」

首先,我們要明白:這個不義的官不是為了公義而替她伸冤,而是他不想這寡婦煩擾他。「煩擾」一字,希臘文是parecho,即是給我麻煩(to cause trouble),下一句就更加清楚了:「免得她常來纏磨我!」「纏磨」一字hypopiazo可譯作擊打。但這無力的寡婦又如何可以擊打他呢?我以為這女人這樣作,是嚴重影響他的名聲,所以他是為自己的利益而替她伸冤。所以,這寡婦這樣死纏爛打,並沒有感動這不義之官動之慈心,由始至終,他都是一個沒有憐憫之心,而又極自私的人。

究竟耶穌講這個比喻的目的何在?或許1節給我們一個錯誤的觀念,以為這比喻是叫我們常常禱告不可灰心。《和合本》的譯法是有商榷的餘地,《新譯本》就有不同的譯法:「論到人必須常常禱告……」。

原來希臘文pros有兩個意思:第一是道出其目的,《和合本》就採取這個意思。第二,pros可解作「論到」(英文是with reference to),所以,《新譯本》就採用這個解法:「論到人必須常常禱告,不可灰心」。換言之,耶穌講這比喻的目的,並非叫我們死纏爛打地去禱告,而是教導我們以末世的眼光看禱告。事實上,這段聖經另一個鮮明的主題是「伸冤」

當耶穌講完這比喻,在7節作結論時說:「上帝的選民晝夜呼籲祂,祂縱然為他們忍了多時,豈不終久給他們伸冤嗎?」很明顯,這個無能無力的寡婦蒙了大冤,要向這個「不義之官」求援,是比喻上帝的選民晝夜呼籲祂。就讓我們詳細看看這節經文的意思。

一、甚麼是上帝的選民。這是一個在舊約常見的用詞(詩一○五6,43及賽四十二1),很明顯耶穌是論及所有神的子民,而不是論及個人的禱告生活。再者,上帝子民所呼籲的,並非他們個人的需求,而是祈求彌賽亞的降臨、公義的彰顯,正如彼得前書一章10-11節所說,舊約先知及子民晝夜呼籲的事,正是基督的降臨。

二、我們再看「晝夜呼籲」的意思,希臘文「呼籲」是「求援」、「叫救命」的意思,《現代中文譯本》就譯作「向祂求援」,即是祈求基督的降臨,他們得到救贖,公義得以彰顯,這是與末世的拯救和審判有關的。

三、面對上帝的選民如此呼籲,上帝的反應是甚麼呢?7節所提到「忍」這個字,希臘文是makrothumei,這個字除了可解作「忍耐」,亦可解作「耽延」,所以《新譯本》就有這樣的譯法:「難道上帝會耽延他們嗎?」我認為這個譯法較為準確。

神不是耽延,祂有祂的時間和計劃,但祂始終都會為他們伸冤的!事實上,啟示錄亦有類似的教導。啟六10那些被殺的信徒問:「你(上帝)不審判住在地上的人,給我們伸流血的冤,要等到幾時呢?」上帝的答案是:「上帝一定會為他們伸冤的,信祂吧!」所以耶穌跟著說:「然而,人子來的時候,遇得見世上有信德嗎?」

所以,這一段的主題,不是叫我們死纏爛打,如此神就會聽我們的禱告,替我們伸冤,而是叫我們信得過祂,我們要學習的功課是:「等候!」

然而,我們倒有一個疑問,耶穌一方面叫我們等候,但另一方面,卻又說「要快快給他們伸冤。」既說「快快伸冤」,又說「要延遲」,這豈不是互相矛盾,前言不對後語?或許我們用以下一個例子來闡明這個「弔詭性」的真理。

有一次,一個人跌入河中,在河水中呼喊「救命」,又企圖在水中掙扎游回岸上,但河的水流太急,他的泳術又不佳,看來他不但未能游回岸上,反而被河水沖得愈遠。岸上有幾個朋友很心急地觀看著,其中一位是一個極有經驗的救生員,眾人都以為他一定立即跳入河中,把這位在水中掙扎的朋友救回岸上,怎料這位救生員只是站著觀看,沒有採取任何行動。這引起其他朋友不滿,催促他,但他還是置諸不理。過了一會,這位遇溺者開始力有不逮,漸漸下沉,看來不消一刻,他就被淹沒過來。就在這危急關頭,這救生員立即快快地跳入水中,輕易地把他拯救上岸,化險為夷。

其後,有人問這救生員,為甚麼他不立即把遇溺者拯救上岸,而要拖延至他筋疲力倦時才救他呢?這救生員回答說:「假如我一早便跳下去救他,那時他氣力尚存,一定與我掙扎,這樣我們二人都會一同淹斃,但我等到他筋疲力倦時才快快地救他,他就會完全信賴我,與我合作,我拯救的工夫也輕省得多了。」

這個例子正好說明為甚麼一方面要等候時機之來臨,另一方面祂又快快地替祂的子民伸冤!

或許我們會問,究竟這段經文與我們在香港面臨的景況有何關係呢?以下是我個人的體會。

• 一如這個寡婦,我們同是身在這樣的一個處境中,我們的訴求,好像石沉大海,真是有冤無路訴。

• 然而,我們伸冤的對象,不只是地上的官,更是那天上的主宰。我們申訴的不只是地上的訴求,更是神公義的彰顯和神最終的審判,這正是「人子來的時候」。

• 耶穌提醒我們,無論在甚麼環境、甚麼時候,我們總要信;因為正如保羅所說,我們不是憑眼見,乃是憑信心(We walk by faith, not by sight.)在一九八九年六四的時候,不少信徒通宵達旦地禱告,為天安門的學生禱告,但當坦克車開入天安門,不少學生遭害,不少信徒開始失去信心,以為神拋棄我們,又以為神不夠「靈」,禱告完全落空,如此我們便陷入撒但的圈套。雖然我們不知何解神容許此事發生,但我們仍要相信「神的選民晝夜呼籲祂,祂縱然耽延,豈不會在最適當的時刻給他們伸冤呢?」

或許我們會問:這是否說,基督徒目睹這些冤案、不公義的事情,只會「等候」主的降臨,是這樣的離地,不切實際嗎?或許二十世紀中國內地會傳教士Isobel Kuhn(楊宓貴靈)所講的一個比喻正好解答上述的疑問;一個月黑風高的晚上,你獨自在一個房間裡,外面風大雨大,而房內只有微弱的燭光,你會想盡辦法保持著這一點點微光,給你小小的保障,不致活在黑暗和恐懼當中。你深知道,當天一亮,太陽出來了,這微不足道的燭光也不再是你的保障了。然而,在這黑暗掌權的時刻,你會盡力保存著這燭光,但你最終的盼望,還是天亮時刻之降臨,一夜雖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歡呼。

同樣,在今日的處境中,作為一個基督徒,我們也有責任保護著這一點點燭光,因為這也是我們的保障,免得我們活在恐懼當中;或許「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撤回送中條例」都是一些可以叫我們保存著的短暫保障,但我們最大的希望,就是人子來的時候,基督為我們伸冤,公義得到完全的彰顯,這是我們的信心,也是我們的盼望,更是我們的禱告!

 (作者為中國基督教播道會窩打老道山福音堂顧問牧師。內文粗體為編者所標示。)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