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国际

血泪而生的盼望——IFES南非全球大会后记

「在绝望痛苦中,上帝的应许显得更为实在,微不足道的恩典也变得珍贵。」叙利亚同工的回应对我犹如当头棒喝。面对愈趋崩坏,强权合谋管治,黑白难分的香港,我们还能瞥见盼望吗?这亦是当今萦绕世界各地的疑问,因此由国际基督徒学生福音团契(IFES)主办,七月三至十一日在南非举行的四年一度全球大会(World Assembly)便以「盼望的使者」(Messengers of Hope)为主题,与来自全球各地的学生及同工共同探索,在绝望与恐惧阴霾下如何竭力持守盼望。被迫暂时抽离现实的我们,拖着沉重的肉身与心灵踏上这趟寻索盼望之旅,与不同有血有肉的面孔相遇,一个个实在的见证震盪我们的内心,抚慰我们的伤痛,如同叙利亚同工所言,绝望中的盼望才是真盼望。

从破碎中起行的逆流之旅

盼望从何谈起?唯有回归圣言。大会以路加福音与使徒行传为主线,追踪门徒如何走过创伤,经历圣灵的安慰与充权,成为遍地开花的盼望使者。旧约学者莱特(Christopher Wright)由圣经的七幕剧(创造、叛逆、立约应许、基督福音、差遣使命、审判及新创造)谈起,指出圣经的宏大叙事由盼望这主题贯穿而成,也是一个朝向终末救赎的盼望之旅。其他讲者接续从以马忤斯的门徒谈及耶稣如何重塑他们的生命,让他们从迷茫中重新上路。

美国同工路意(Janna Louie)从社会政治进路诠释使徒行传,指出耶稣要求门徒在耶路撒冷这个最危险及伤心的地方等候圣灵,是别有用心的安排,皆因耶稣正是要门徒在「那里跌倒,那里起身」,重新面对昔日的伤痕与恐惧,领受圣灵超乎想像的能力与异象。她强调圣灵充满并非自我感觉良好,而是呼召人离开安舒,进入困境与强权中宣扬真理。

与门徒一样,夏悫道曾经也是我们不敢回忆的地方,但如今我们竟重新站在这条充满回忆的街道。圣灵以无人测度的方式凝聚与充权我们这班兄弟一同爬山,在不同位置上互相效力,共同参与及见证这场属于香港人的抗争之旅。

暴力与非暴力不是截然二分

对未来的盼望如何能免于被囚禁在象牙塔中,成为不食人间烟火的概念?大会其中一晚的分享嘉宾,前南非教会协会总干事池昆(Rev. Frank Chikane)便以生命见证那份道成肉身的盼望。他的一生相当传奇,曾为南非国父曼德拉的副手,与之共同反对种族隔离制度,并因而被迫害及企图暗杀;同时又被母会停职九年,皆因当时南非大部份教会为着自身利益而支持种族隔离。作为黑人牧师的池昆除了身体力行,亦将实践与思考结合,致力推动黑人解放神学。于他而言,做神学绝非空中楼阁,而是切肤之痛的思考,不但背负个人伤痕,更是不忍目睹教会竟与压迫共谋,因此他积极批判主流神学及教会对公义的漠视,并从受压者角度重新诠释圣经,将上帝从压迫传统中解放出来,让福音成为受压者真正的盼望。

有幸亲身遇见曾与曼德拉共事之人,我把握不多的机会向他请教,近年香港暴力与非暴力抗争的争论。池昆牧师坦言,他无法抽离处境回应,皆因他深信不同处境下会有殊别的伦理判断。无疑,他承认暴力会衍生更多的暴力,但他却表示暴力与非暴力不是截然二分,而是充满张力。他分享自己昔日被追杀的经历,虽然他竭力持守非暴力的信念,但身边保护他的学生却要配备枪械候命,以防他遇害。池昆意识到个人的非暴力原则并非较行使暴力之人优越,特别是在抗争中,一己的非暴力可能是将承受暴力的代价转嫁予他人,令自己占有伪道德高地,却吊诡地无法以非暴力保护伙伴。他的回应正好对应香港当下的处境,特别是元朗恐袭后,更显出勇武抗暴与和理非彼此配搭的需要,方能保护抗争运动,免受政权种种阴险手段的打压。


池昆(Frank Chikane)

殖民烙印下持续斗争的盼望

另一位在大会中带来冲击的讲员,是乌干达天主教坎帕拉总教区(Diocese of Kampala)的退休助理主教扎克(David Zac)。扎克甫分享便反覆强调观点(perspectives)一词,指出我们无可避免必定站于特定观点理解世界,而诸种观点衍生的叙事源自不同的权力脉络。他以此开展对基督教殖民主义的批判,指出西方的宣教史其实是帝国扩张入侵的殖民史,而迄今习以为常的观点其实仍隐含殖民色彩,如挂着「全球化」面孔的新殖民,又如普遍的宣教导向仍是由上而下的施舍,无形中合理化权力的不平等。

扎克最尖锐的批判直指,学生福音运动是否也是披着殖民主义的外衣,将文明的福音外销于发展中的地区?我们是否意识彼此的权力差异,特别是自身所处的优越位置?他主张我们需持续为福音解殖(decolonize),并以谦卑的态度与他者互动什或学习,容让其他观点丰富我们信仰的视域。作为黑人主教的扎克,他的批判也许已过时,只将「文明」的西方同质地一概视为压迫者,俨然白人便是原罪,却无视黑人中亦存在的阶级压迫,但我相信从黑人或他的真实经验,由肤色带来的伤害与差异,终究难以纯然被理论所阐释,而是现世难以完全缝合的疤痕。盼望,于他和黑人而言,或许就是持续的斗争之路。


扎克(David Zac)

平凡学生颠覆世界的激进盼望

在大会中,盼望的信息再华丽,也不及学生分享的见证动容。一位来自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学生诉说,刚果因长年陷入五个叛军军阀之间的内战而四分五裂。在一次意外中,他不幸被其中一队叛军掳去,囚禁于叛军基地。失去自由的他,非但没有失去盼望,圣灵反而给予他异于常人的勇气去作出一个令大家震惊,在外人眼中愚蠢的举动——向叛军首领传福音。神迹果真发生,首领竟然决志信主,释放所有囚犯,更带同整个军队投降。我们眼中看为圣经故事的情节,竟意想不到地在现实发生,而他并非保罗,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其实这位学生绝不普通,他没有多大的势力与才能可以倚仗,而只有上主的同在,却能一人瓦解整个叛军。他要有多大的信心和勇气,才胆敢冒生命危险作此天真又激进的举动?相比当下的香港,恐怕我们也难以想像向警察或高官传福音,能带来如此颠覆的结果。盼望是如此超乎想像,却又真实发生。

另一位来自斯里兰卡的学生分享,斯里兰卡是一个佛教国家,长年与其他宗教如基督教及伊斯兰教发生严重冲突,更有激进份子特别袭击穆斯林会堂造成死伤。在如此严峻的处境,他意识到基督徒没有独善其身的权利,不应因宗教藩篱而漠视穆斯林的受苦。于是他作出一个好撒马利亚人的决定,主动向穆斯林伸出援手,并在校园建立圣堂,邀请他们同来对话,寻求彼此宽恕、医治与复和,更为他们提供地方聚会,并发出声明表明在逼迫中与他们同甘共苦。他的见证颠覆不少人的想像,不但逾越传统包袱与界线,更拥抱与接待俨然非我族类、被人标签的穆斯林。我们又是否具备如此的属灵智慧去与受苦者同行,特别是被主流教内视为「异类」的群体如性小众?假若他们被迫害,我们又会如何抉择?好撒马利亚人的故事读来动听,广受传诵,但为人带来盼望原是如此颠覆与冒险。

梦境中的盼望神学

结束十天犹如在南非的梦境,回到香港的现实,梦醒了吗?还是继续发另一场史无前例的梦?活在没有最黑暗,只有更黑暗的香港,盼望在哪里?如文首叙利亚同工所言,正是如此光景,我们才确切走在朝向盼望的旅途中,在血泪、愤怒与绝望中渴望、等候与经历上主那份道成肉身的盼望。相比叙利亚、苏丹等地,我们读得更多盼望神学,但论到真正以生命体悟何谓盼望,明白何谓hope against hope,我们还远远只是初哥。「黎明前的黑暗是最__黑暗」,我们预备好认真上一课盼望神学了吗?

香港FES学生代表与其他地区关注人权同工的合照,后排左三为作者。


香港FES总干事蒋文忠博士在大会日间讲座分享香港反送中运动状况。

 (作者为香港基督徒学生福音团契〔FES〕大专部干事)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信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