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代講場最新文章

平行時空

霍金(Stephen Hawking)去年三月離世,終年七十六歲。這位當代量子力學(Quantum Mechanics)泰斗,其一生可說是一個傳奇。一九四二年出生的他,二十出頭的時候,就被確診患有肌肉萎縮症,醫生最初說他只剩兩年壽命。可是異常固執的他並未因此放棄,儘管身體情況每況愈下,三十歲左右開始要使用輪椅代步,四十歲左右開始失去說話能力,但他仍然堅持埋首鑽研科學理論。

一九八五年,他出訪歐洲大陸期間染上肺炎,差點喪命。倖存的他其後連僅存的發聲能力也失去,要依靠拇指輸入指令經電腦合成發聲。當他連拇指也不能控制之後,就轉用臉頰肌肉輸入指示。當筆者有時用語音或鍵盤輸入都感困難時,他就是如此寫下《時間簡史》(A Brief History of Time)、《胡桃裡的宇宙》(The Universe in a Nutshell)等暢銷著作。他臨終前仍在寫論文,最後的一篇在他去世後半年發表,涉及「平行時空」或「多重宇宙論」(Multi-verse)這個在科幻故事中經常出現的案題。根據這個理論,我們身處的時空、現實,只是千千萬萬個並行宇宙中之其一,並非「事實的全部」。就如在電視劇《星空奇遇記》(Star Trek),忠角在鏡像宇宙中竟然變成了奸角。當然,到目前為止,此學說仍處於理論階段,將來有可能被證實,也有可能被推翻。

然而,此刻的香港,許多人似乎已生活在「平行時空」之中。

在過去的兩個多月,大家歸邊的歸邊,unfriend的unfriend,離組的離組,並繼續在自己的回聲筒、同溫層之內你like我,我like你,圍爐取暖。聽得到,或願意去聽對方聲音的,似乎不多。其實,若撇除那些偏激言論和行動,雙方的溫和派都有一定道理可言。可是,在對立的情況,大家都腎上腺素高漲的時候,極端的聲音、激動的口號,很容易便會把整個群體擄去,溫和的聲音、說理就被壓抑。當雙方都不肯退讓,以暴易暴又愈見愈多,受傷和遇害者與日俱增,溫和派的空間就愈來愈窄。於是,問候別人的母親成為了大家的共同語言。

自恃客觀實是自欺欺人

媒體在這方面有著相當重要的角色、責任和影響力。筆者喜歡用「報導」一詞多於「報道」,「道」表示敍述,「導」則有引領之意。傳統上香港媒體似乎較多用「報道」一詞,代表或期望記者只是將事實陳述,沒有加入個人意見。可是,我們的成長背景、身處環境、所受教育、朋友圈子等都不一樣,再加上媒體機構背後的金主,很多時亦有自己的利益盤算、政治立場,直接或間接地影響編採方針。若有人認為自己所持的觀點是「絕對中立/客觀」,其實是自欺欺人。

舉個例子,目前香港的傳媒和出版業,不少背後的金主都具有紅色背景,甚至乎是由中聯辦間接控制1,TVB的黎瑞剛、《南華早報》的馬雲本身更是共產黨員。當然,跟政權本身有所關連,並不能直接成為質疑其可信性的證據,就如《香港電台》從屬於香港政府,然而其編採方針的獨立性仍相當顯著,也因此成為建制陣營的眼中釘。反過來說,像《大紀元時報》、《新唐人電視台》等法輪功背景的媒體,在報導有關中國大陸的新聞時,自然也是隱善揚惡,嘩眾取寵居多。

在前線和日常操作方面,記者、攝影師、編輯等為求高收視率,很自然會採取「有血光,就有目光」(If it bleeds, it leads)的編採態度。結果,一些人士為了吸睛、曝光和「光環」而鬥激鬥出位,某些媒體從業員又為了爭獨家、第一,而大特寫這些影像,再加上媒體本身的政治立場,容易造成比實際情況壞得多、或非常偏頗的報導出現。香港近日的示威之中,有些時候,在前線的記者比衝擊者或執法人員都要多。那些愛「追live」、看煽情新聞的人聽、看、讀過之後,因此更為動氣,記者們又繼續追尋刺激、關注度高的新聞影像、題材,一個惡性的反饋回路,就被如此建立起來。

另一方面,記者、編輯也是人,同樣也會有自己的情緒、限制。相信不少有跟傳媒交過手,或是新聞事件中有直接或間接關聯的人士,也體會過報導有誤,甚至乎失實的情況。此外,和許多行業一樣,傳媒界也是競爭激烈,要爭「上位」,殊不容易。此外,編採人員入行的目的,亦不一定全是小學常識書所教的那麼理想化。筆者非常非常感謝各位以報導真相,反映時弊為己任的傳媒人,在這段時間的付出、辛勞,其中很多更是冒著危險採訪、報導,為要守著在香港愈見寶貴的第四權。只是,當著名如馬克吐溫(Mark Twain,筆名)都曾把巴勒斯坦地形容為荒廢無人之地,大家在看、聽、讀新聞時保有批判性還是需要的。

再者,香港社會受放任資本主義(Laissez-faire capitalism)及新自由主義(Neoliberalism)的薰陶甚久,許多人都抱有金錢至上,「誰大誰惡誰正確」的價值觀。很多時,一有人說到收入不均、福利醫療、房屋土地等問題,就立即被扣上「民粹」、「損害經濟」、「剝奪自由」的帽子;又或把社會議題看成是一場零和遊戲,你贏我就輸。舉例來說,當辦報的是地產商人,那「明日大嶼」就是百利而無一害;一切會影響股巿、樓價的,如遊行、示威、罷工,就只有破壞秩序、影響生計。在商業利益掛帥的環境中,公義、仁愛,很多時都要無奈地靠邊站。

此外,言論和出版自由這些理念,在極權和威權政體之下,往往會被視為「顛覆力量」。掌權者除了可以用有形方式如襲擊、禁錮、殺害記者外,亦可以用無形或非正式的渠道施壓,例如在發牌事務和採訪許可上加以攔阻,或用各種方法誘迫企業抽起廣告,造成編採人員的自我審查,避免得罪權貴。當然,西方社會對言論和出版自由的高度重視,也是經過多年的孕育,才有今天的成果,並且也說不上是完美。只是,相對於極權和威權政體,那種視傳媒為鞏固和維護執政的宣傳機器(Propaganda machine),筆者認為,這些「外國勢力」還是相當寶貴的。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在相對民主的社會中,權貴們亦懂得使用另一種策略,以「免費」的新聞和資訊去吸引大眾,影響輿論。近代英語中有句諺語,「當你沒有為商品付錢的時候,其實你自己才是商品」(If you're not paying for the product, you're the product.)。「免費」電視節目的製作經費何來?「免費」報紙的付印和發行是否不用成本?「免費」的網上服務又如何營運?應該沒有人會天真到,以為錢是每天從天上掉下來的吧。

誠然,受眾應假設每一個媒體必定有其「議程」(agenda),並非僅僅是傳遞資訊。就如廣告商賣廣告要付錢一樣,若非想要推動某種論述、意識形態或價值觀,試問為何要承擔營運一所媒體機構所需的龐大成本,又或送贈「免費」的報紙、刊物、電視節目?當然,我們亦毋須太陰謀論,說媒體報導的都是憑空捏造、偏頗失實。只是,若然我們了解媒體機構的背後「議程」,就能有助我們理解、消化它的報導。在大是大非的事情上面,我們更應嘗試從不同渠道,來自不同光頻譜的媒體,獲取同一事件的新聞消息,才能得出比較全面的影像,作出相對公允的判斷。

就如「高抄」、「平視」或「低抄」拍出來的照片,會帶給人不一樣的感覺,編採人員所選取或沒有選取的影像、題材,所編寫的旁述、對白,甚至乎燈光、連接詞、助語詞等,都會影響受眾所領受到的信息和觀感。就如當下之事,借用一位叔輩之言作比喻:你在《無綫》與《有線》看到的,雖然只差一「線」,卻可以是相隔十萬八千里。於是,只追看某一頻道或只看某一份報章的人,跟追看另一頻道或只看另一份報章的人,便好像生活在「平行時空」之中,兩者對現狀有著完全不一樣的認知。


圖片來源:警員親屬連線專頁

勿將自己包裝為「真相」之源

另一方面,在當下後真相(Post-truth)的年代,有些人(包括在上者與在下者)會利用他人本身的恐懼、自私和自利心態,用謊言去誘導他們,推廣一些損人(很多時更是不利己)的言論和行為,卻又把自己包裝成受害者或「真相」之源。我們會受到唆擺,其中一個原因是所謂的「確認偏差」(confirmation bias)。為了支持、肯定、保護自己的世界觀、價值觀和利益,我們很多時會寧願扭曲事實,或非常選擇性地看事情,甚至以謊言欺騙自己,讓自己生活過得輕鬆一點,特別是當事與願違之時。就如電影《蜘蛛俠:決戰千里》的奸角所言,「當人們早已自我蒙騙,要再欺騙他們又是何等容易。」(It's easy to fool people when they're already fooling themselves.)

圍爐取暖以致掉失全局的情況,在上一次美國總統選舉,以及近年的香港政府施政中,已表露無遺。當我們在臉書、YouTube等社交媒體上互like互share的時候,電腦程式亦會根據這些資料去「建議」、「提供」更多我們「有興趣」的圖片、影像、貼文,讓我們以為自己是社會大多數人的聲音。當你只駐足在「香港討論區」或「連登討論區」,或只有「藍營」或「黃營」的微信群、社交圈子,看那些「精心」剪輯、預備的片段、圖像、旁白、標題,抱著「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的態度,fact check事小,同聲同氣事大,人人都成為了司棋姐,管中窺豹,再加上「達克效應」(Dunning-Kruger effect)2肆虐,結果,大家雖然身處於同一現實,卻又是生活在「平行時空」之中。

當我們把收到的圖像、信息、片段,囫圇吞棗,不假思索地再傳出去的時候,其實我們也可能成為了「假新聞」(fake news)發佈渠道的一員。筆者時不時收到朋友傳來「已fact check」的「可靠消息」,後來卻發現原來只是道聽途說。當然,若為小事,或許無傷大雅;但當涉及的是社會大事,試問各位又豈能輕率?只是,我們其實很多時跟小孩子沒兩樣,喜歡無限放大對方的不是之處,對自己的過失過錯卻含糊其詞,待人以嚴,律己以寬。一邊就狂like狂share「港人講地」(381k讚好)、「幫港出聲」(235k讚好)、「向香港警察致敬」(221k讚好)等;另一邊就不停分享「高登討論區」(296k讚好)、「監察警察濫用武力」(35k讚好)等。而比較中肯、持平的「求驗傳媒」(69k讚好)、「警員親屬連線」(8.8k讚好)等,卻相對地乏人問津。若然「流丸止於甌臾,流言止於智者」是真確的話,以上的數字又反映了甚麼呢?(雖然當中也可能有很多是網絡水軍3


圖片由作者拍攝

聖經在時局中教做人處世

上主子民身處在這樣的環境、局勢之中,又可以怎樣自處?

聖經似乎並未有教導我們怎樣去過濾新聞資訊,但其中不少教我們「做人處世」的經文,其實也可以用來提醒自己:

一、省察己身
「人所行的,在自己眼中都看為正;惟有耶和華衡量人心。」(箴廿一2) 
「先去掉自己眼中的樑木,然後才能看得清楚,去掉你弟兄眼中的刺。」(太七5下) 
「神啊,求你鑒察我,知道我的心思,試煉我,知道我的意念,看在我裡面有甚麼惡行沒有,引導我走永生的道路。」(詩一三九23-24)

二、拒絕謊言
「沒有虛謊是從真理出來的。」(約壹二21下) 
「恩典和真理都是由耶穌基督來的。」(約一17下) 
「他(魔鬼)說謊是出於自己;因他本來是說謊的,也是說謊之人的父。」(約八44下)

三、兼聽則明
「驕傲在敗壞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箴十六18) 
「人無論犯甚麼罪,作甚麼惡,不可憑一個人的口作見證,總要憑兩三個人的口作見證才可定案。」(申十九15) 
「我親愛的弟兄們,這是你們所知道的。但你們各人要快快地聽,慢慢地說,慢慢地動怒,因為人的怒氣並不成就神的義。」(雅一19-20)

要小心的是,當耶穌在受試探時引經據典,魔鬼也同樣曉得。聖經經文,運用得當,建己立德,榮神益人;心術不正,運用不當,亂解亂引,凱撒都可以變聖人。我們在研讀聖經時,除了要倚靠聖靈,也要了解作者的時代背景、前文後理、受書人的身份境況等,才可以理解明白多一點,減少胡亂應用的機會,同樣的道理,也適用在處理時事新聞。

誠然,渴望被認同、被肯定,是人之常情。只是,事有分大小、輕重。行街吃飯,當然沒甚所謂。若然社會大事都是隨隨便便、得過且過的話,要知道影響的不僅是自己,還有家人朋友,甚至乎下三、四代,整個民族、國家,直到地極。再者,強如使徒保羅(徒廿三5)、先知以利亞(撒上十六6)、摩西(民二十12)等,也有不知道、犯錯的時候,我們實在無需太執著於自己,看自己過於所當看的。

古語有云,「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對時事世局,特別是剛發生之事,有時不必太過倉促下判斷,跟車太貼。要知道大家都是身處廬山之中、舞台之上,所看所見並非全貌。筆者愚見,如有人能約略意識到自己的位置、立場,在這廣闊宇宙光譜之中大概為何,已是十分難得。再進一步,如能學習抽身事外,嘗試以第三者/對方角度思考,自然更能開闊眼界。

根據量子力學,當我們把物件愈分愈細,原子、粒子、夸克……到了一個地步,在我們嘗試去觀察這個非常非常微小的東西之時,就連向它照射光線或電磁波的這個動作,就已經影響了它本身的狀態。故此,我們根本無從得知它本身的狀態究竟為何。可是,在宏觀層面,廣義相對論(General relativity)所能提供的準確預測,又是非常真實。到目前為止,物理學家仍然在努力尋找一個能同時解釋量子力學,和廣義相對論的「萬有理論」。

或許,這就如我們雖知道有一天,上主將要擦去我們一切的眼淚(啟廿一4),也要照各人所行的施行報應(啟廿二12),卻不曉得在此刻到終末之間,又會有甚麼事情將要發生。其實,我們身處在現實之中,都是這個時空、歷史裡的一份子,我們的每一個動作、選擇,每一句說話,都會影響到這個時空裡發生的事情。當我們未去介入之時,這個時空的狀況如何,也許仍充滿著很多的可能。

我們未必是KOL、網絡紅人、大佈道家……能一呼百應。可是,我們每一位都是上主的選民,都有責任在世上見證耶穌是主,追求公義仁愛4。在大事情上面,惟有上主能看清全局(啟廿二13)。亦唯有屬靈的人,能看透萬事(林前二15)。弟兄姊妹今天即或有分歧,卻仍需努力在真道上同歸於一(弗四13)。

當下局勢雖艱苦難測,惟願姊妹弟兄們仍能緊抱上主仁義,走進人群,盡那非常非常微小的力量,發出一絲絲的光線,使社會多一點點善,少一點點惡。就如陳同佳案所引起的蝴蝶效應,或許我們今天所作的小小善工,多一點點的謹慎,善意的提醒,忠實的同在,對謊言說不,對別人憐憫,渴求公義,拒絕合污,也能為他日仁愛得以彰顯,公義得以伸張,而作出小小的貢獻,在生命冊上留名,使上主之名得榮。

(分題為編者所擬)


1.<請認清「三中商」書店的幕後老闆 ——中聯辦>,《關鍵評論》,2018年5月29日,https://hk.thenewslens.com/article/96620
2. <達克效應:留言的都是甚麼人?>,沈旭暉網誌,2019年4月5日,https://simonshen.blog/2019/04/05/達克效應:留言的都是甚麼人?/
3. <網絡打手>,維基百科,https://zh.wikipedia.org/zh-hk/網絡打手
4.<神的選民>,華人基督徒聖地和平網絡,2018年12月13日, https://ccphl.net/2018/12/13/神的選民/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請選擇:💳 網上捐款(信用卡)
⚡️轉數快FPS - 51100803(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建道神學院
活學教育中心
信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