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代講場最新文章

困局中的出路
制定政策重民意,重建與專業人士的對話及互信

整整三個月,本港社會每逢週末都有抗爭活動。自六月反修例事件開始,兩次眾多市民上街的大遊行為抗爭揭開戰幔,要求撤回《逃犯條例》修訂及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等訴求,差不多每次遊行完結後,都有身穿黑衣的青少年拒絕散去,與警方發生衝突,甚至衝擊立法會,破壞公物。接下來的是一連串的不合作運動,如八月五日的罷工、堵塞港鐡閘口、以路障佔據海底隧道入口或其他主要通道。這演變成商場中的警民衝突、國際機場的佔領、靜坐,再演變成在各社區武力衝突收場。群情洶湧中,警察被指出動過份暴力、選擇性執法、包容甚至配合黑勢力肆意傷害無辜市民⋯⋯習慣了每晩呆坐在電視機前,看著那些難以接受的畫面,又或者每天清晨憂心忡忡的目睹行動升級,得知受傷及被捕的人不斷增加⋯⋯今天終於得知特首定意撤回條例,總算舒了口氣。本人有幸曾於九七前後參與多項公職,現想分享以下的觀察和提議。

官民間彼此怪責,社會撕裂

聽得很累的是那每天播放的記者會,無論是政府官員、警方、抗爭者都以圖文並茂(有影片、圖片支持)的方式去講述發生的事情、對方多麼不對、要為暴力升級與它帶來的後果負全責等,這些報道加上社交媒體不斷的重複(re-loop),叫群眾容易各走極端,與他人爭拗時也份外振振有詞,情緒容易變得暴躁、易怒、沮喪。

我們都熟悉堆積怒氣的不對,更知道以暴易暴對解決問題無濟於事,奈何當我們身處這種環境中,要平靜應對實在知易行難。

政策建基於民意及專業知識,文明法治才不倒退

事實上,香港社會現時動盪不安,官方謂「由於有一些市民出來搞事,遊行示威、(發起)不合作運動和罷工罷市以至警民衝突」,其實這些只是冰山一角。市民不滿的後面,是涉及數以千億元計的大白象工程,未經全面諮詢和公眾討論便拍板;貧富懸殊情況持續嚴峻;官商鄉黑勾結;地產霸權;政府DQ民選議員;違反《基本法》雙普選承諾直至今天;五大訴求遲遲未回應等等。以上種種,究竟林鄭政府處事手法有何缺失?

港大榮休教授周永新指出,過去兩年,政府推行的政策明顯欠缺周詳規劃。例如:林鄭的房屋政策以置業為主導,各種鼓勵置業計劃便紛紛出籠,結果造成樓價飊升、輪候公屋人龍愈來愈長。這種房屋政策,事前沒有諮詢和凝聚社會共識,就推行特首個人的主張。另外,最近房委會推出的出租計劃,就是沒有補地價的居屋和租置公屋皆可出租部份或全個單位。相同計劃,房協自去年底已開始試行,但至今年七月底,一個單位都未有租出,現在卻要推行到卅四萬個公營房屋單位。這樣不先考慮試推成效而急就章之做法,正是因為是特首的主張?這種做法根本沒有像九七以前的政府,先考慮各持份者及專業之意見,盡可能先推出試行計劃,從中調整、理順後才全面、正軌地推行,特首這種快刀斬亂麻的手法,對香港來説是種倒退嗎?

再者,政府欠缺應變能力及長遠規劃。例如:颱風「山竹」過後交通和上班的安排有問題;又如每到流感高峰期,公立醫院「迫爆」,政府的應對無非期望醫務人員「捱義氣」,待流感高峰期過去,負責的官員欠缺跟進加以改善;又如安老院舍宿位長期短缺,管理也不時傳出醜聞,其實政府早已知道人口老化必然增加服務需求,為甚麼不從以上事件中汲取經驗,待事件緩衝一下,之後才著手規劃長期政策,預防危機再現?

周教授亦指出,特首和她的管治班子欠缺誠意與市民溝通。以《逃犯條例》修訂為例,負責官員鮮有在公開場合向市民詳細交代、用心對話及解釋,並以為只要取得立法會通過,任務便可完成。這些做法與以前政府經常用綠皮書、白皮書逐步諮詢大不相同,怎能贏取市民信任和支持?其他類似的施政例子,如全民退保、土地發展藍圖等,政府往往欠清晰交代便不顧民意而行。

最後教授指稱,特首和她的管治班子欠缺親和力。民調顯示,市民鮮有感覺到管治班子的眾官員是可接近的,可(向他們)將心中的話講出來,因而感到自己的意見會受重視。從最近法律界、教師、社工、新聞從業員、醫護界,甚至會計界、公務員各種專業藉聯署和遊行表達反對修例可見,林鄭政府並沒有與社會各專業群體成功地建立伙伴關係。誠然,與專業人士相處需小心聆聽,以致吸納他們的意見,有了信任和默契,推出之政策才臻完善。以前的做法是,當專業人士認同政策或措施的方針,會樂意助政府一臂向市民解釋,贏取更廣泛支持。欠缺專業參與怎去保障品質(就如一罐奶粉)、怎去維持國際水平(沙中綫之鋼筋)?這些情況實叫人憂心。

優良管治需建基於專業知識、經驗上,經廣泛討論、贏得市民認同而定出的政策,才能進一步建設文明,使其進步。產品受歡迎及被國際認可,市民福祉被充份照顧到,社會才得以長治久安。

這幾個月來,大量警隊成員在執行職務時,其制服沒有編號,即使某些隊員濫權濫暴,也難以辨認和無從追究。不少便衣警員在執行職務時,拒絕出示委任證,三番四次違反《警察通例》。到目前為止,有超過一千位市民被拘捕,其中四十多位甚至被控可判入獄十年的暴動罪,卻沒有任何一位警員因濫用武力而被檢控。市民如何相信監警會有能力徹查?

當香港政府和背後的中國政府,以超強大武力展示於市民前,又提到推行緊急法、戒嚴等措施是合理的⋯⋯本來香港人引以為傲的法治、廉潔、重視程序公義、尊重人權、管治架構內有充份之check and balance(編按:制約與平衡)等核心價值,似乎已岌岌可危。當香港這代年輕人因當權者難與群眾溝通,對香港未來絕望沮喪時,我們該怎樣應對,找尋拆解困局之途?


攝:楊軍/白夜媒體

文明法治、廉潔仁愛均為兩地推崇,怎樣起步去求同存異

談判專家要拆解困局,通常會檢視各執一詞之雙方有甚麽共通的意願。其實,自回歸以來,每當我們返國內遊玩,都喜見國家的快速改變及不住進步,文明、法治、廉潔、尊重甚至仁愛,不也是中國近年力推的價值嗎?既然兩地皆重視文明和人道主義,分別只在起步點和步伐各異(因兩地的歷史和傳統,及人民所經歷的不同),我們可否在這裡開始著墨,尋求共識?

港人現時覺得本港既有的制度在倒退,這需要國內諸君仔細了解,而並非只將香港人享有的權利,與國內市民作簡單的比較,認為香港雖然得到國家多方關照、盡量優待,但仍「貪得無厭」。舉個例子:人事管理理論指出,機構在面對重大改變時要保持良好的管治,就不能叫現職雇員感覺到今日面對的薪金和福利較以往遜色(no worse off principle)。港府可否在尊重專業、保障人道主義、管治文化鼓勵由下而上表達意見等方面多下功夫?恢復或守護既有體制和行之有效的管治、收納民意模式?自回歸以來,聽過許多青年人分享老闆愈加嚴厲、以絕對由上而下的方式領導,最注重計數、成效、問責(責問?)等,甚至一些以人為本的行業如醫護、教育等均不能倖免,從業員容易日漸自視為棋子或賺錢工具,這種狀況叫一心投身服務/培育人群的新入行者沮喪,也叫資深者搖頭歎息。

作為成年人,我們深知人性有陰暗面,人心容易有欺詐、自私、高傲,但同時我們理解看人不能以偏概全,不同群體中一定有良善者,也有乘勢取利的害群之馬,即使最帶著善意者,也有其私心和陰暗特質。其實平機會多年來已提醒我們,多元社會不能隨便標籤某些群體(如種族、年齡、性別、殘疾歧視等),今天我們也不宜標籤與自己不同政見的人。我們宜避開非黑即白之論述,更不宜瘋傳未經證實的資訊。我們明瞭青年人對現存的制度失望,覺得社會在倒退。當然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爭是應該堅持的,只有這樣做,中國才沒有借口以威權去改變(或提前結束)一國兩制的安排,及以較寬容之態度譲香港和中國大陸,以自己的步伐和本身特色走向文明、以民為本、互補及改善機制。

對於面對現今境況,可考慮以下數點:

短線和即時措施

一、見政府正式撤回修訂,但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也是社會及市民最有共識的訴求;另,有否需要某些官員離職以平息民憤?建立平台以最誠懇態度與各專業界別的前線人員──優先接觸老師、醫護及社工等以人為本之專業──展開對話,從他們口中了解市民所需。

二、青年人珍惜自己與香港的未來一代能繼續享有自由,要堅持以和平方式表達意見,恪守和理非原則,明白社運及政治涉及妥協,所有訴求未必能一蹴即至,考慮以積極參與未來各議會選舉去表達意見,避免遷怒他人,更尊重/保障無辜市民/本地商戶、旅客的尊嚴和權益。

三、停止發放及瘋傳彼此怪罪、惡言相對、未經證實、非黑即白的消息及影片。

長線措施

一、政府開闢更多途徑讓市民参與二○一九施政報告的制定,以民意為推出政策的基礎,減少倉促推出一些容易觸發重大社會矛盾的政策(如動輒以金錢解決各種問題之措施及視之為萬應良方),嘗試有耐性地、重新檢視及著手逐步理順一些政策,使之更具遠見與更受業界/市民歡迎。

二、政府重新重視專業意見,恪守專業守則、重視質素和國際標準,重建長遠策劃及建立較對等的交流平台,改變一意孤行的施政方式。

三、各界齊心守護以民為本、推崇仁愛、十年樹木,百年樹人等理念;除快速投放資金外,更與業界多商討如何在設施範圍內培育青年、支援老弱,造福市民。

四、平衡地考量香港實施的政策和措施,如何配合大灣區發展(或其他國家政策),同時也符合本港市民所關注的權益和未來福祉。

林鄭特首近日鼓勵市民積極參與二○一九施政報告的設計,多提出意見,又提出要建立溝通平台,財政司司長也向市民推行紓困措施,減免稅項,這些都在表達與市民修好的意願。願政府重新以民意為推出政策的基礎,也重視專業意見,多商量、解釋,相信不乏有識之士願出謀獻策,若能群策群力,自然事半功倍。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請選擇:💳 網上捐款(信用卡)
⚡️轉數快FPS - 51100803(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