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週論壇

社評

捍衛香港免於恐懼的自由

繼七二一元朗站的白衣人襲擊之後,八三一太子站的防暴警襲擊,再次在香港社會掀動一股形同恐襲的氛圍,國際矚目。有過之而無不及的是,今次施襲者,是擁有合法公權力的警務人員。一般人都會明白,警方在執法時會有行使武力的需要。然而當晚鏡頭所見,到港鐵月台處理異見乘客糾紛的速龍小隊,對已經跪地求饒的市民繼續施放胡椒噴霧,這到底是否需要?部份被警棍打到頭破血流的傷者,有老有少,卻未見被拘捕;這些流血事件,到底是否需要?一些拘捕期間受傷的市民,因為救護人員遭警方攔阻而被延遲救治,這到底是否需要?類似的暴力場面,還在往後的日子,於街頭巷尾以至學校門外時有出現,連記者也有受傷送院的。這一切,到底是否需要?

權力愈大,責任愈大,自我克制的需要也愈大。警務人員手握公權力,若失去克制,削弱的不單止是警隊的認受性,更是整個政府的認受性。所謂暴政,是當權者行使權力時粗暴野蠻,任意打壓,無理可言,更無顧惜民眾之心。今天的特區政府,距離暴政還有多遠?八三一後,大量醫護人員在醫院築起人鏈抗議警方濫暴,社交網絡不斷有聲音向海外呼籲關注香港那迫在眉睫的人道危機,豈是無因?

在特區主要問責官員民望低處未算低的今天,政府認受性對他們還有甚麼意義,我們不知道。然而對每一位香港市民而言,能否捍衛那免於恐懼的自由,實在至關重要。今年夏天,以百萬計的市民爭取撤回《逃犯條例》修訂等民間五大訴求的種種努力,原本就是為了免於被遣送至法治不彰之地的恐懼,好使香港社會向來所重視的自由、民主等普世價值不被蠶食,維持這地所珍重的生活方式。近月由教會到社會對於警方濫捕濫暴的不滿,所爭取的一樣是市民免於恐懼的自由。我們明白,在特區首長連引咎辭職也辯說沒有自主空間的今天,警察其實是被推到那當權者與市民之間的磨心位置。但正因如此,當施壓與反抗已陷入惡性循環,經常難分先後,我們對於裝備精良的警隊,實在抱持更高的期望——讓每位警務人員的人心戰場上,光明得以戰勝仇恨;讓昔日「不對他人懷惡意、不敵視他人」的學堂誓詞,得以貫徹始終。

要香港社會那免於恐懼的自由得以捍衛,除了期望權力一方的克制,最終還得靠香港人鍥而不捨地繼續努力。原本保障港人生活方式的一國兩制制度,受到經年累月的侵蝕,連最基本的參選權都被北京「全面管治權」下的人大釋法所DQ。到了今天,特首透露中央看待當前香港處境所最關心的,還是權力能否牢牢緊握。面對此情此境,香港社會更要活出原本支撐一國兩制的社會活力與自發自主,要活出一股連暴力也不能遏止的道德勇氣與關愛憐憫。只有當普世價值體現於日常生活裡,讓更多人的良知無所畏懼,也不徇一己之私,香港社會才有能力重新出發,使新的尊重框架有機會在健康的制衡互動之上得以立定。

人得享安息,不是因為那安息日的制度秩序,而是源於那安息日的主——祂是活水之源,祂的平安建基於公義與慈愛。但願更多的香港市民,不論在甚麼崗位,都能從一己的人心戰場出發,靠主剛強,共同捍衛香港那免於恐懼的自由。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