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社评

捍卫香港免于恐惧的自由

继七二一元朗站的白衣人袭击之后,八三一太子站的防暴警袭击,再次在香港社会掀动一股形同恐袭的氛围,国际瞩目。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是,今次施袭者,是拥有合法公权力的警务人员。一般人都会明白,警方在执法时会有行使武力的需要。然而当晚镜头所见,到港铁月台处理异见乘客纠纷的速龙小队,对已经跪地求饶的市民继续施放胡椒喷雾,这到底是否需要?部份被警棍打到头破血流的伤者,有老有少,却未见被拘捕;这些流血事件,到底是否需要?一些拘捕期间受伤的市民,因为救护人员遭警方拦阻而被延迟救治,这到底是否需要?类似的暴力场面,还在往后的日子,于街头巷尾以至学校门外时有出现,连记者也有受伤送院的。这一切,到底是否需要?

权力愈大,责任愈大,自我克制的需要也愈大。警务人员手握公权力,若失去克制,削弱的不单止是警队的认受性,更是整个政府的认受性。所谓暴政,是当权者行使权力时粗暴野蛮,任意打压,无理可言,更无顾惜民众之心。今天的特区政府,距离暴政还有多远?八三一后,大量医护人员在医院筑起人链抗议警方滥暴,社交网络不断有声音向海外呼吁关注香港那迫在眉睫的人道危机,岂是无因?

在特区主要问责官员民望低处未算低的今天,政府认受性对他们还有什么意义,我们不知道。然而对每一位香港市民而言,能否捍卫那免于恐惧的自由,实在至关重要。今年夏天,以百万计的市民争取撤回《逃犯条例》修订等民间五大诉求的种种努力,原本就是为了免于被遣送至法治不彰之地的恐惧,好使香港社会向来所重视的自由、民主等普世价值不被蚕食,维持这地所珍重的生活方式。近月由教会到社会对于警方滥捕滥暴的不满,所争取的一样是市民免于恐惧的自由。我们明白,在特区首长连引咎辞职也辩说没有自主空间的今天,警察其实是被推到那当权者与市民之间的磨心位置。但正因如此,当施压与反抗已陷入恶性循环,经常难分先后,我们对于装备精良的警队,实在抱持更高的期望——让每位警务人员的人心战场上,光明得以战胜仇恨;让昔日「不对他人怀恶意、不敌视他人」的学堂誓词,得以贯彻始终。

要香港社会那免于恐惧的自由得以捍卫,除了期望权力一方的克制,最终还得靠香港人锲而不舍地继续努力。原本保障港人生活方式的一国两制制度,受到经年累月的侵蚀,连最基本的参选权都被北京「全面管治权」下的人大释法所DQ。到了今天,特首透露中央看待当前香港处境所最关心的,还是权力能否牢牢紧握。面对此情此境,香港社会更要活出原本支撑一国两制的社会活力与自发自主,要活出一股连暴力也不能遏止的道德勇气与关爱怜悯。只有当普世价值体现于日常生活里,让更多人的良知无所畏惧,也不徇一己之私,香港社会才有能力重新出发,使新的尊重框架有机会在健康的制衡互动之上得以立定。

人得享安息,不是因为那安息日的制度秩序,而是源于那安息日的主——他是活水之源,他的平安建基于公义与慈爱。但愿更多的香港市民,不论在什么岗位,都能从一己的人心战场出发,靠主刚强,共同捍卫香港那免于恐惧的自由。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信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