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週論壇

眾議園
(本版園地 歡迎來稿 文責自負 不設稿酬)

教會的復和使命暨牧者支援分享會記錄及體會

「反送中」運動至今經歷多月,不同宗派的教會都罕有地就修例及所引發的事件發出聲明,更有部份堂會願意開放地方作為休息站,支援遊行或示威人士。教牧同工在教會中則要處理不同張力,部份要協調同工、執事和信徒之間的矛盾,部份要走上前線守護孩子,也有部份作為示威者和警方中間的緩衝。

在這個大時代中,教牧同工面對教會的復和使命、自己的身份定位、對公義的追求、對中立的理解,以及如何處理教會內部的張力和情緒、處理自己的情緒等,一切都顯得困難和不容易。透過八月十三日的「教會的復和使命暨牧者支援分享會」,一些教牧同工分享了他們的心聲和憂慮,與莫慶聯(前香港城市大學專上學院社會科學部高級講師,下稱莫sir)對話,以下是一些記錄及體會:

一、教牧也需尋支援,勿讓自己變孤單

「我覺得在這場運動中,對教牧的支援不足。當我看到教會的年輕人走上前線,我作為教牧會上前線『執仔』,亦曾思考是否應該行得更前,但夾在教會立場和自己的立場中間,的確有點尷尬。」一位傳道同工說道。

莫sir回應,現時上前線的社工,都是用自己的工餘時間、以個人身份去行動的,所以不代表機構,不用顧慮機構立場,對象亦不一定是自己工作的服務對象。他們的處理方式,是自己集合一班志同道合的社工,另設群組支援彼此的需要。所以教牧也需要支援,自己應該與上司和同工協調好,同工之間最好能夠彼此扶持。但如果內部協調有困難,應該向外尋找同道,尋求支援,讓自己不會變得孤單,這樣才能持續,否則會有burnout(編按:耗盡)的機會。

另有傳道同工表示,其實教牧同工之間也有不同的通訊群組,不定期會由線上轉為線下,支援前線,例如唱聖詩,或者是在休息支援站提供祈禱服侍和情緒支援。在沒有大台的處境下,各區遍地開花,只要願意的話,其實不難結識到與自己志同道合的傳道同工。現在是結網期,同工可以主動為自己尋求支援和同行者,成為得力的來源之一。

二、撕裂源於不理解,復和使命在教會

與會者提及教會都是一個體制,也會存在僵化的問題。由於部份堂會在二○一四年經歷雨傘運動所帶來的撕裂,信徒出走教會,所以現在一談及政治便會聞風變色,氣氛緊張。部份堂會的同工選擇充耳不聞,彷彿教會與社會無關,讓教會自己"no sound"(編按:無聲)。就算是公禱的內容,很多時也是侃侃而談,內容空洞,令信徒都不敢放膽表達意見。然而,信徒不發聲不代表沒有立場和意見,心底對對方陣營的猜忌和不理解,更可能造成更深層次的撕裂。

莫sir提到,教會是一個履行復和使命的地方。教會內部意見不一是正常的,因為每人對這場運動都可以有不同理解。而這差異不單止在黃藍陣營中,甚至是和理非和勇武之間,也會有互相不理解的地方。所以要做到復和,互相信任和理解是第一步。透過信徒對教牧同工的信任,同工其實可以擔當促進者(facilitator)的角色,讓不同意見的信徒,有能夠互相溝通和理解的平台。

其實,在教會內有互相聆聽的平台十分重要,教會可以透過祈禱會增進了解,並尋求上帝的心意。但教牧同工在促進不同人溝通的過程中,也要有部署和技巧。例如應要在有規則,在互相尊重、限時發言的環境下進行,透過講述自己的故事和經歷,讓聆聽者明白背後的想法,而非爭論。

莫sir亦提及,我們並非要求別人的立場立即作出轉變,而是透過對話,讓不同的人先放低自己,聆聽別人,增進了解。雖然這在教會中很難實踐,但卻是修補撕裂的第一步和重要的一步。

三、教會也要提供情緒出口

有與會者提到,自己的兒子在七月十四日警方進入沙田新城市廣場清場當日,在電視機前表現出高漲的仇警情緒,粗口不絕,與平時返教會乖巧的形象有很大反差,她作為母親也嚇了一跳。

的而且確,隨著事件的升溫,以及警方與示威者之間武力的提升,令原來愛好和平的香港人對暴力的理解得到擴闊,底線在不斷遷移,雙方對行使暴力也漸變得麻木。在不斷的警民衝突中,雙方復仇的氣氛濃厚,仇恨的心態日漸滋長,教會作為基督的身體應如何應對?

主耶穌說:「只是我告訴你們這聽道的人,你們的仇敵,要愛他!恨你們的,要待他好!咒詛你們的,要為他祝福!凌辱你們的,要為他禱告!」(路六27-28)基督徒要愛仇敵,但同時信徒也是社會中人,不得不承認有時也會有仇恨的心態和情緒。然而,教會很多時否定這些情緒,選擇充耳不聞,或者單以一句「愛仇敵」便了事,這反而令會眾的情感得不到宣泄,埋藏在心底的怨恨會充當計時炸彈,令殺傷力更具大。

因此,教會作為和平之子,並非要鼓勵仇恨,但卻要為不同情緒提供出口,求主寬恕。教會需要聆聽人的真實情感,而非祕而不宣,要讓信仰真正落地,才能走進人心。

四、謙卑己身,忠主呼召

有傳道人提到,原來上前線的無力感很重,自己的情緒亦很受影響。在「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的原則下,會時刻思考是否應該站得更前。然而後退的一刻,會產生罪疚感,好像離棄了志同道合的人一樣,自責的感覺難以揮去。

莫sir說,其實他和很多前線的年輕人溝通過,他們也有同樣的感覺和想法,不斷自責自己走得「不夠前」。但作為教牧,反而要謙卑下來,承認自己並非萬能,很多情況也未能處理;應按自己的能力和負擔尋找相應的位置,如力有不逮的,應由其他人頂替。當回到教會面對自己的會眾時,也不需介懷自己的立場,因為所謂的中立,並不是沒有立場,而是面對不同立場時,可以有容納的胸襟,不偏不倚待人。

其實,聖經本身也很有立場,所以基督徒要堅守聖經的立場,我們行事為人也要與基督的福音相稱,為主作見證。而教牧同工奉獻一生為主作用,更應謙卑己身,忠主呼召。因為傳道和牧職是工作,更是生命。

(李燿冲為城市睦福團契事工幹事,文國輝為香港公民發起人之一。
是次分享會由香港公民主辦,城市睦福團契為參與團體之一。)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