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站在最前線的「和平之牧」劉志雄

早前,反送中踏入八十天,有網民解密大起底,指一名教會牧師為「勇武派暴徒」。這位曾出戰區選、在傘運被捕、自首,甚至作好準備在監牢內施聖餐的牧師——基督教城市使命教會主任劉志雄牧師輕輕一笑:「咁抬舉我呀!」

泄密者除了登出劉牧師的生日日期、聯絡地址電話電郵(已fact check為錯誤資料),還羅列「劣績」斑斑:「宣揚暴力」、「多次參與非法集會和暴力活動」。劉牧師在社會關懷及公民參與上一直走得很前,傘運期間曾在政總外設立教牧心靈支援站,先後帶領多個基督徒社關小組,反送中集會遊行多見他的身影,但身無半gear的基督教會牧師站在防線前線,為何被「冠以」暴徒之名?

劉牧師也不明所以:「我不贊成暴力。元朗白衣人無差別襲擊,是暴力。警方執法濫用過份武力,是暴力。我不是白衣人,又不是警察,何來暴力?而我在前線同行的示威者,他們主要是佈防守衛,採取行動是極少數,而他們很明確針對的是不義的政權。」

那為何站在前線?譚文豪和區諾軒八月三十日正因七月七日旺角彌敦道事件被控「阻差辦公」,一上前線其實就有風險。支持和平抗爭的劉牧師希望做到兩個角色:與市民同行的「前線牧養」、在衝突中作調和的「和平之子」。「我不一定會表明牧師身份,但會說:我是為和平而來!最近一次是八月廿五日,在荃灣有市民罵警察,警察按捺不住要拘捕她,我上前調解而最終沒有進行拘捕。」

有時與其他教牧一起站在警民之中,更多時候是個人行動較為靈活。劉牧師直言:「但我都唔係次次上到前線,亦都唔係一定阻到。」前線跟警方相距太遠沒有介入的位置;或雙方極度對峙下調解空間不大。

警察防線以盾為界,裝備逐次升級,由初期的站陣,到現時幾乎一出場就戰鬥格,劉牧師坦言:「警隊出隊前的briefing是培養仇恨,對示威市民深惡痛絕,務要消滅為止。」「七月廿一日上環德輔道西,正上前線時,幾百名警察便衝上來捉人,要走位跑快兩步!」也許正因如此,劉牧師身形比傘運時清減,反而更顯年輕。

由傘運到反送中,香港教會和他自己有何轉變?「第一,傘運因不合法的佔領行動爭議較大,大部份教會都不支持。反送中一事上分歧較小,許多教會和信徒都投身參與,是很大的覺醒。第二,信徒向來希望教會或宗派發聲,但在反送中或較早時內地教堂被強拆十字架等事件上,是由下而上,信徒自發行動表達意見,如『一群xxx信徒聯署』等。」

六月十一日祈禱會是由教牧團體促成,把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唱到六月十二日,而到了八月廿三日的基督徒集會,則全是由平信徒發起。

劉牧師寄語「基督徒,要彼此配搭。」教會繼續堂會的工作,讓信徒自發踐信於行;神學院要為今夏對社會和教會注入神學思考和反省。與此同時,教會要保持高敏感度,在自由不斷收窄的社會,包括受壓的宗教自由,爭取最大的發展空間。

劉牧師認為未來趨勢都會是信徒自發:「與整個運動『無大台』是呼應的。」而劉牧師自己則繼續輕身上前線,作他無gear的「和平之牧」。

(作者為白夜媒體成員,專頁:facebook.com/HKWhiteNight)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請選擇:💳 網上捐款(信用卡)
⚡️轉數快FPS - 51100803(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