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新聞消息

《新時代中國宗教秩序與基督教》發佈會
邢福增盼內地教會反省及實踐公共性

【時代論壇訊】近年來,中國教會一直處於嚴峻處境,遭受打壓。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邢福增早前發表新書《新時代中國宗教秩序與基督教》,在發佈會上,他說明這數年來中國政府如何以各種方法壓制國內基督教教會及信徒,以及勉勵信徒在黑暗中繼續裝備自己,並守望記念內地教會的情況。

二○一九年四月三十日,習近平在紀念五四運動一百週年大會上發表講話:「新時代中國青年要聽黨話、跟黨走……」。邢福增指出,現時也有一些中國教會宣揚「聽黨話,跟黨走,感黨恩」、「愛國愛教,榮神益人」,似乎一步一步把黨的思想蓋過真正的基督。邢福增先指出習近平時代的宗教新秩序包括:針對「宗教熱」,以多、快、濫、亂為由,予以整頓治理,讓宗教「有序」發展;針對基督教熱地區、特定群體;為中國的宗教建立「四化」——宗教中國化、宗教工作法治化、宗教和諧化、宗教外交與形象「自由化」;加強黨的牢牢領導,以非宗教方式解決宗教問題,如針對基層人士、鄉委會、局委會、宗教界人士等。邢福增形容這為習近平領導下的宗教新時代。

邢福增表示,在二○一六年的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中,習近平設立「網格化社區」,「不斷插旗」。政府認為管理宗教工作的職責在縣、市只有一級是不足夠的,真正的宗教需要覆蓋至村內,在村和社區中設立協管員牢牢監管,在鄉鎮和街道中設宗教工作助理員,社區黨組織遍佈滿地,加強黨組織控制。邢福增又舉例,中國政府近年以各種法例,打壓中國基督徒,如從噪音擾民、房屋結構隱患、消防或用電安全、非法宗教活動等條例,施予壓力給房東,阻止他們出租地方給家庭教會,最終目的是給予壓力,令信徒不能再在該處聚會。政府更發動周邊不信教居民,以群眾治群眾,迫活動點停止活動等等。

而且,邢福增指習近平的宗教新秩序又針對打壓基督教熱地區(浙江、河南)、特定群體(黨員、未成年人、大學生)。浙江和河南分別是沿海基督教及農村基督教發展最迅速的地方,而中國政府一定會選擇有代表性的來打壓,不會全部都打壓。邢福增相信十八歲以下不得進入宗教場所的條例,會愈來愈廣泛實施。

然而,邢福增提到習近平不是要消滅宗教,而是過去三十年中國對宗教管教軟弱無力,宗教發展超出了他的容忍範圍。邢福增解釋,習近平上台後,認為基督教出現最快的增長熱潮:一六年有三千八百萬信徒,相比十年前的二千三百零五萬信徒,十年來增加了百份之六十幾,這令習近平十分警惕。

邢福增續指,其後中國政府推出宗教中國化和宗教法治化,為加強以法律控制宗教。在習近平新秩序下,宗教在社會的作用是促進經濟發展、社會和諧、文化繁榮、民族團結、祖國統一服務。習近平亦重視宗教界人士作用,希望「培養更多政治上靠得住、宗教上有造詣、品德上能服眾、關鍵時起作用的宗教界代表人士,確保宗教組織領導權牢牢掌握在愛國愛教人士手中。」邢福增強調當中的「關鍵時起關鍵作用」,是指習近平希望用一些「又紅又專」的人,要夠愛國愛黨,又要在品德上、宗教上有好表現,在政治上靠得住。

沒有一個政權能消滅教會

邢福增表示,悲觀地看,這是極權政體全面強化控制的時代。但回望歷史,即使文革的消滅宗教政策,基督教仍能生存,甚至發展。文革後信徒的增長,說明教會是從來都不能被消滅的。邢福增強調,沒有一個政權能消滅教會,「長遠地,教會是不能被消滅,但眼前信徒所受的壓迫是真實的。」他又引用老子名言:「禍兮福所倚」說,眼前看到的看似是禍,但只要我們懂得面對它,亦能發揮到信仰的能量。中國基督教復興是從文革後開始,雖有很多信徒跌倒軟弱,但從此有很多人持守和分享信仰,令信仰群體增長。

「中國教會的公共性很弱,信仰仍停在很個人的層面。」邢福增建議,面對黨國的「中國化」,信徒要努力作神學反省,思考神學的本色化、處境化與本土(在地)化;當面對黨國的「法治化」(rule by law),「他們很害怕法律」,信徒要培育法律維權意識來捍衛宗教自由;教會也要學習以法律保障自己,裝備好自己。邢福增認為,信徒不是常說「所有事交比律師」就可以了,或是「祈禱交給上帝就可以」,面對黨國對宗教社會角色的辯證理解,他希望教會反省及實踐其公共性、基督徒的社會責任及信仰的「去私人化」。

邢福增建議信徒在實踐上把信仰植根社區。「教會就是在社區。……如果教會在社區做得好,與周邊社區搞好關係,要發動群眾鬥群眾亦是難事。」他提議信徒多在社區服侍、服務,作見證,「不要想著服務的目的就是為了傳福音」,應幫助社區,多動員信徒為社區服務。

「面對黨國對宗教界人士的重視,教會領袖及基督徒要堅持自己的身份。我們為誰服務?我們向誰負責?聽誰話,跟誰走?應該聽主話,跟主走,是信仰內最重要的原則。即使面對威權打壓時代,順從上帝不順從人是應該的。」邢福增又提醒信徒要守住自己的責任,「組織不散,人不流失,牧養不停,活動不斷,信仰不變」,信徒更加需要教會的牧養。任何情況下都仍維持組織,只管扎根、深耕細作,或許能帶來影響。邢福增補充,否則民主轉型真的來到,中國基督教卻無法應對,並不能在後威權時代發揮其應有的角色。「中國教會預備好自己處於一個多元社會裡嗎?中國教會預備好自己進入這個民主社會了嗎?」

對於香港教會在這事上的角色,邢福增認為,香港教會在公共性和反應上仍比較成熟。在公民社會裡,教會仍然扮演積極角色,仍能討論許多敏感問題,信徒應多珍惜仍存討論空間。對中國教會而言這是不容易,尤其敏感。香港應「做好自己」,已能影響中國,如守護六四記憶。「公民社會守護得好,對中國會有影響。」邢福增表示,對於香港信徒關心國內被打壓的基督徒,有不少內地教牧都十分感謝香港的記念。邢福增勉勵香港信徒持續守望。「聯署大聲明的存在,是為了讓被打壓的信徒看見有人支持著他們,讓他們知道自己被記念、守望,中國信徒都從中感到有力量、安慰。」

「聽主話、跟主走——《新時代中國宗教秩序與基督教》新書發佈會」由德慧文化、基督教中國宗教文化研究社、中國基督教史學會、基督教會活石堂(九龍堂)合辦,七月十八日於基督教會活石堂(九龍堂)舉行,約有七十人出席。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請選擇:💳 網上捐款(信用卡)

⚡️轉數快FPS - 51100803(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