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代講場最新文章

「榮光歸香港」是否褻瀆上帝?

根據「漢語網」,「榮光」可解:

1. 五色云氣。古時迷信以為吉祥之兆 (cloud):《初學記》卷六引《尚書中候》:「榮光出河,休氣四塞。」《南齊書陸澄傳》:「永明中,天忽黃色照地,眾莫能解。摛(王摛)云是榮光。世祖大悅,用為永陽郡。」清錢謙益〈送劉編修鴻訓頒詔朝鮮〉詩之三:「金函玉節日邊行,遼海榮光接漢京。」
2. 指花木的光澤(luster):宋蘇軾〈哨遍春詞〉詞:「正溶溶養花天氣。一霎暖風迴芳草,榮光浮動,掩皺銀塘水。」
3. 敬稱尊者容顏(resplendence)。中國近代史資料叢刊《太平天國頒行詔書》:「生逢其日,得見皇上帝榮光,爾世人何其大幸?」
4. 光榮,榮耀(glory):唐李白〈大獵賦〉:「方將延榮光於后昆,軼玄風於邃古。」王琦注:「榮,榮名也。光,光華也。」魯迅《熱風隨感錄三十八》:「他們的國粹,既然這樣有榮光,他們自然也有榮光了!」

古今用法,「榮光」絕非形容神明的專用詞。

舊約聖經中,kābôd (「榮耀、榮光」)可以用於上帝或人。用於上帝的話,因上帝肉眼見不到、手觸摸不到,kǝbôd YHWH (「上帝的榮耀」)只能是指上帝的顯示,而非上帝本身。因此,死物或自然現象都可以顯示上帝:Gerhard von Rad 就覺得雷電可顯示 kǝbôd YHWH(詩九十七1-6;第6節「kābôd」),徘徊在西乃山上的火與雲同樣顯示 kǝbôd YHWH(出廿四15-17)。

就是因為 kābôd 與 YHWH 屬於兩個完全不同的範疇,新約聖經可以講到信徒能如鏡子反映呈現出主的榮光(doxa kyriou),以致個人能續步漸進「榮上加榮」(apo doxēs eis doxan;林後三18)。摩西臉上同樣反映出主的榮光,只是與信徒相反,這榮光「漸漸退去」(林後三11)。

現在爭論的議題可能是出自誤解了《和合本》的翻譯習慣。譯者往往把舊約裡頭的動詞 nātan kābôd(書七19等)和新約的 doxazein (太五16等)或 didonai doxan(約九24等)翻為「榮耀歸於(上帝)」。但是,《和合本》同樣把詩篇七篇5節(MT 7.6)kǝbôdî le‘āpār yašǝkkēn(放我的榮耀在灰塵)翻成「使我的榮耀歸於灰塵」。最重要是《和合本》啟示錄廿一章24節的翻譯:「列國要在城的光裡行走,地上的君王必將自己的榮耀歸與那城。」「將自己的榮耀歸」其實是翻譯原文的 pherousin tēn doxan autōn,直譯應作「攜帶自己的榮耀」。可見「榮耀歸」一詞,在《和合本》中並非用在上帝身上的專用詞。

啟示錄廿一章對我們的問題有關鍵性的闡釋。保羅口中的 doxa 是個末世概念,意即將來的完美已經預期性地(proleptically)實現在當前。現今局部榮光乃是將來完美榮光的頭款,榮光完完全全實現,還要等待將來。所以,將詞語應用在〈願榮光歸香港〉內,其實十分貼切。這歌明顯用了猶太與基督教天啟文獻多個詞彙:「號角聲」、「黎明來到」、「祈求」等等,都是期待將來神國來臨的慣用語。約翰看到末世異象,上帝創造新天新地之際,新的聖城耶路撒冷從天而降,而不是上帝要把他提走(啟廿一12)。新城裡頭不需要燈火,因為有上帝的榮光照耀;列邦列國不單單在城的光裡度日,地上的君主也會把他們自己的榮光帶到這個新城裡頭(啟廿一23-24)。

最後結論:「榮光歸香港」絕對不是以香港代替了上帝,而是盼望上帝國度如新的聖城來臨,實現萬世不朽的民主與自由,以致萬邦萬國都能目睹和領會到上帝的榮光。

(作者為美國德州南衛理大學柏堅思神學院新約教授。
原載於作者網誌,此版本經作者略作修改。)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請選擇:💳 網上捐款(信用卡)
⚡️轉數快FPS - 51100803(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建道神學院
活學教育中心
信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