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代講場最新文章

香港進入在歷史留名的時刻

我聽了多次〈願榮光歸香港〉的不同版本,很期待可以一起詠唱。我知道,有教牧同工批評「榮光」二字不應用於香港,在此可以理解眾教牧的憂心,但溫司卡教授已經回應(〈榮光歸香港」是否褻瀆上帝?〉)在此不必重複。

在《和合本修訂版》(二〇一〇年)四十六次對「榮光」的翻譯中,大部份用於上帝或耶穌,但其中有多次是用於人、受造物或事奉的成果(伯十九19;結廿八7、17;林前十五40;林後三7-18;彼前一8)。尤其在哥林多後書三章中,保羅有十一次以「榮光」一語,指到人在事奉上帝中享有的光輝。那是代表人行在真道中,可以反映上帝的榮美,實在沒有任何輕慢不敬的意味。

我可以理解教牧同工的憂慮,他們也應對任何違背真理的行徑作出回應。不過,在「榮光」一語上,我認為不必在意。(若是真的注意,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國際歌〉豈不是真正的反基督教嗎?我認為,基督徒是不應唱〈國際歌〉的。)

〈願榮光歸香港〉的迅速廣傳,甚至成為香港人身份的代表,是有另一更為重要的意義。

香港被視為經濟城市,由來已久。可是,我每次聽到別人讚揚香港的經濟成就時,總像是說你家財萬千,卻是除了錢,甚麼也沒有一樣。我聽到這樣的「讚揚」,是會面紅耳赤的。歷史上,任何城市的留名,必定與它們的政治和文化有關,而不是錢。況且香港繁榮富裕,都只不過是數十年間的事。在歷史的長河中,這樣繁榮數十年過後衰微的城市,盈千累百。近年中國政府壓抑香港的生存空間,降低它的地位,更是朝向沒落的步伐。我在十年前已感到,如無意外,香港的顯著角色,將在我這一代消失。然後在廿一世紀中葉,香港會變回中國一個普通城市,再也不會有任何可以在史籍中記下來的位置。

當然,我是錯了,因為我既不是先知,也沒有預測能力。

那是因為今天。

香港人現今所做的一切,在於處身重重困境和壓力,甚至生命安危之下,仍然持守一份「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態度,那已可以在歷史中留名。在眾多扭曲的價值觀面前,香港人仍然「是其是,非其非」,那已可以在歷史中留名。在武力恐嚇之中,香港人一直是以「雖千萬人吾往矣」的信念前行,那已可以在歷史中留名。

我深深盼望,香港人繼續努力。香港已經不可能回到從前,而是在歷史巨浪中前進。我再說,我既不是先知,也沒有預測能力,但我推測,未來的道路只有更困難,更危險。尤其是香港已經成為國際角力的場地,形勢更為複雜。

然而,我一直認為,作為小市民,我們是不用理會那些複雜的問題。我們要的是,持守在心中的信仰,並且努力活出信念。那是已經足夠了。

願榮光歸香港。

(原載於作者Facebook)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請選擇:💳 網上捐款(信用卡)
⚡️轉數快FPS - 51100803(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建道神學院
活學教育中心
信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