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代講場最新文章

就三宗領袖與特首閉門政治會面之我見

如何政治解讀這個政治會面 

三宗領袖於九月十日下午在政府總部與特首林鄭月娥的會面是一個政治會面,目的是化解目前香港的管治危機,而這個預先保密的閉門會議是一個工具。

特首的具體政治目的,是收買人心,毋須作政治讓步而減少民怨。達到這個政治目的之具體工具之一,是透過各種「民間溝通平台」,讓社會感到她已謙虛聆聽民意。她要製造一個假象:政府與社會各方展開真誠對話,她自己也謙卑聆聽各方不同意見;她日後要推出的措施,都是有民意基礎的。

那麼三宗教會領袖同意進行這個預先保密的閉門會議,其具體政治目的及手段是甚麼呢?由於三宗領袖對香港這個管治危機的看法不一,所以解讀也不止一個。首先,值得注意的是播道會的角色:一、參與九月十日會面的人數最多(六人),似乎他們對這個會面最熱衷;二、《三宗代表與特首林鄭月娥女士會面簡報》,亦是播道會偷步在翌日早上獨家公佈(而不是協議的中午十二時三宗同步公佈);三、參與閉門會議的三宗十五個代表,有一人有全國政協委員身份,就是在播道會六個代表之內,與穿針引線也是全國政協委員的容永祺(非三宗人) 內外呼應;四、播道會六個代表,到目前竟然沒有一個願意公開解釋在閉門會議中向特首講過甚麼話,據聞只反覆回答說除了《簡報》外沒有補充,似乎有些難言之隱。五、反修例風暴於六月初剛開始時,香港浸信會聯會及宣道會香港區聯會都有公開信,呼籲特首暫緩修例,惟獨播道會總會沒有。

所以筆者認為三宗代表內有兩個截然不同的政治立場:一、「簡報代表派」:以《簡報》為權威文本而沒有個人補充或各自表述;以播道會為主,但浸信會及宣道會內也有這立場的個別人士;二、「簡報不代表我派」:《簡報》只是十五個分歧頗大意見的最大公約數,因此對《簡報》的過簡內容,於約廿四小時內迅速加以補充,包括浸信會的羅慶才牧師及林海盛牧師,宣道會的蔡少琪牧師和王礽福社長。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宣道會四個代表有一個三點的共同呼籲文本,於特首面前讀出,其中包括「要求政府成立具有公信力的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七二一』元朗恐襲及『八三一』太子站襲擊事件」。然而,這個呼籲卻在三宗《簡報》中被「河蟹」掉。

因此,我們可以有兩種政治解讀。一、「簡報代表派」:因為《簡報》內說「我們感謝特首在百忙中抽空與我們有真誠的交流」,所以他們是和應中央政府的主旋律,且有三宗領袖十五人粉墨登場配合,為林鄭上演一場成功的公關騷。他們日後應該會為政府護航,因為他們會說與政府閉門對話的大門永遠是打開的,教會毋須用公開信的方式表達政治訴求。在兩個全國政協委員內外呼應中,他們這次熱衷參與這個閉門對話,當然是配合中央政府的期望,按照定出來的劇本參與演出,為的是繼續培養與中央政府的密切伙伴關係。這是否明智?視乎大家的政見。二、「簡報不代表我派」:他們似乎被動配合參加,明知這個預先保密的閉門會議,會陷自己於不義,而且《簡報》內容過簡,所以趕快公開交代自己對特首的閉門講話,藉此各人澄清與《簡報》保持距離,同時就與中央政府保持距離。

十二位牧師對特首的牧養

從《三宗代表與特首林鄭月娥女士會面簡報》看到,三宗代表與特首會面的目的似乎是牧養為主。「在會面結束時,我們特別為特首和眾官員禱告,求神施恩給他們,能以愛民、愛香港、愛年輕人的心,帶領香港渡過這場風浪。」《簡報》故意不提民間五大訴求,而改為提出四點心聲: 一、非暴力原則;二、勸籲雙方克制;三、追求真相;四、愛護年輕人。最後總結是「求神施恩給官員、執法者和各階層的市民,讓眾人都能多走一步,積極同心作和平之子,讓紛爭能化解,讓香港有光明的明天。」給讀者的印象,這次會面是一個宗教聚會。

筆者由衷相信與會的十二位牧師,之所以答應參與這個閉門會議,都是不想放棄任何一個牧養的機會; 信徒可以理解及支持這個牧養原則。但可惜,這個政治約會是為了化解香港目前這個管治危機;筆者認為在這場合對於林鄭這個罪魁禍首的最佳牧養,是呼籲特首公開痛悔認罪,改過自新。但是,由於沒有一個牧者表示過在這聚會中對特首有這樣度身訂造的牧養,再加上《簡報》內容空洞乏味,因此三宗教會內對這閉門會面有非常不滿的聲音。香港現在這個管治危機,是特首一手製造出來,這已是常識;而這危機不斷惡化(如警民衝突持續及激烈增加、愛字頭人士恐襲市民、「八三一」、警隊血洗太子站),都是因為特首長時間在政治上無所作為,沒有履行她的責任。既然三宗十二位牧師採用牧養關顧方式來處理這個政治聚會,就應該貫徹始終,大家有默契地反覆呼召特首公開悔改認罪,改過自新,而且對所有在這場運動中受傷人士(抗爭者及警察)作出賠償,還要大刀闊斧做政治改革,將功贖罪,以求得市民的原諒。大家都知道,牧師的專業專長是呼召罪人悔改更新,而不是與政府議政。因此,這十二位牧師沒有充份利用這個閉門場合,沒有為林鄭提供她最需要的牧養,反而只是以市民身份建議特區政府如何改善施政,難怪教會內不少人認為是搔不著癢處。這十二位牧師對一個特首的聯合牧養,是「到喉唔到肺」。

當然,筆者不知道參與這個閉門會議是否有某些潛規則,例如:讓特首尷尬的話不能講。若是如此,就不應參加。若沒有的話,牧師應該忠於自己的身份與呼召,在香港這個空前的危機中,在一個閉門會面內,對危機的始作俑者及仍然身在其位的特首,用百般溫柔與智慧,勸她痛悔認罪、改過自新。

當然有人會說:「以往三個月,特首一直都是鐵石心腸,關心死物而不關心年輕人生死。在這個時候對特首作認罪呼籲、勸說、大家圍著她祈禱,能感動她嗎?」但我知道這十五位教會領袖,特別當中的十二位牧師,對任何一隻迷羊都不會放棄。

政治對話

然而,這畢竟是一個政治會面;政治問題,必須政治解決(不只是牧養解決)。筆者若也在受邀名單當中,也會爭取參加。但不能被動參與(對話形式完全由政府安排),而必須主動參與;赴會前一定與一些談得來的赴會者先協調好大家的發言策略,商議特首必須具體正面回應哪些問題。否則,那只是一個有禮貌的各自陳述,對香港毫無益處。

參與這閉門會議本身不牽涉明智與否;但採用哪一個對話形式,則需要一個明智的決定。真正的對話是一個互動過程,而不是一個單向的講話。對話能夠「對」得起來,需要有以下要素:兩方意見不同的人,透過一個持續討論,各自陳說自己立場、各自分析為何不同意對方原來的觀點,各自找出對方觀點有哪些可取之處,及指出對方有沒有迴避尖銳問題。這樣透過多次來回的回應,希望縮窄彼此的分歧。對話不是圍爐取暖,而是就雙方的差異作深入的懇談;清楚交代堅持差異的理據,雖未能說服對方,但至少讓對方理解為何堅持這個差異。所以,雙方發言時間要充份,每一個參與者都應該有多次發言的機會,雙方發言時間應該大致相同。但按照「簡報不代表我派」的公開透露,當天會面大部份時間是十五個三宗領袖不斷單向式發言,特首只是在聽完大家發言後才做一個簡單含糊的回應(如「向前看」),並沒有任何承諾。這根本是掛羊頭(對話),賣狗肉(公關騷)。

「意見接受,政策依舊」?

看林鄭為官與市民所謂對話的往績,她的策略是「意見接受,政策依舊」。一、二〇〇七年,林鄭以發展局局長身份,與反對遷拆皇后碼頭的抗爭者對話。對話後,碼頭照拆可也,重置問題拖延至今時今日(十二年了)都沒有下文,整個保育計劃「走數」。二、同樣是二〇〇七年,利東街業權強制收回,計劃重新發展,項目亦引起民生及保育人士的關注。林鄭月娥自十月底開始,多次和該區居民及商戶組成的「H15關注組」,以及協助街坊的專業人士會面對話。但對話後沒多久,市建局於十二月就動手繼續清拆利東街唐樓,把平民社區變成高級購物區,失去社區原本的特色。三、二〇一四年,林鄭以政務司司長身份,就政改問題與學生代表公開對話。對話結束後,政府的政改工作沒有任何改變。

因此,按照林鄭及香港政府這個「意見接受,政策依舊」的對話往績,被動參與一個「掛羊頭,賣狗肉」的「對話」,希望能解決當下香港的管治危機,在政治上似乎是不明智。但三宗內外有兩個全國政協委員裡應外合,疑似在「操盤」;有些三宗代表對這個會面特別熱衷,而其他代表則只是被動配合。事實上,究竟這個「對話」是真是假?是否有用?最好還是由這十五位代表親自評估及向教會公開交代。

(筆按:本文是無心插柳之作。事源《時代論壇》主動聯絡,想訪問筆者對這個會面的意見,給我發來五個問題。我坐下嘗試以文字整理一些思緒,結果寫出了三千字來。筆者是三宗人,發表一些感想是責無旁貸。筆者一九六九年受浸加入禮頓道浸信會,即現在的愛群道浸信會,及後離港求學十多年,回港後於一九九一年轉會到旺角浸信會。筆者第一本在香港出版與宣道出版社合作的書為《黑白分明》〔現在已是第十二版印刷〕。筆者也曾獲邀與三宗的神學院合作過。三宗內的牧師都有筆者的朋友。二〇一一年,筆者還獲邀為三宗「六三三聚會」的講員〔每年六月第三個星期三〕,就「聖經與現今社會公義」作主題演講。所以,就以獨立文章,來表達一個「三宗人」對一件三宗事的想法。)
 
(編按:作者為香港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教授。內文粗體為編者所標示。)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請選擇:💳 網上捐款(信用卡)
⚡️轉數快FPS - 51100803(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信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