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代講場最新文章

家長們,請多花心思讓孩子遠離暴力影像

香港已被折騰超過一百天,遍地開花的後果是遍地傷痕,可以肯定的是,絕大部份的香港人是輸家。大是大非的議題是成年人的角力場,雖然兒童的身影不在其中,但他們仍然被捲入漩渦之內,無法倖免。

成年人的世界就是兒童的世界。一九六七年香港暴動期間的普羅大眾,和今日的香港人相比,兩者身處的環境有著天淵之別。六十年代,香港人沒有互聯網、沒有智能手機,就連免費電視也是在一九六七年的後期才出現。當時的市民,除非身處暴亂環境,不然的話,電台廣播、報章和報章上的黑白硬照,就是接收暴動消息的主要媒介。

但今日的香港人,卻能夠輕易地每日全天候接收大量(甚至是氾濫)的資訊,和配有背景音樂、旁白的視頻,數量之多實在令不少接收者承受不了。香港的成年人如是,香港的兒童也如是。家長們可以計算一下,家中的孩子在過去三個月,透過電視或手機看了幾多場圍毆、打鬥、身體和語言的劇烈衝突。種種的暴力影像都是隨手可得,現在要問的是,這些影像對兒童有甚麼影響?

早在一九六五年,心理學理學家班杜拉(Albert Bandura)作了一個經典的Bobo娃娃實驗。實驗揭示了電視影像對兒童學習所帶來的影響。研究人員先安排孩子們觀看一段電視的錄影,片段是一名男子正在擊打和腳踢一個充氣娃娃(Bobo),擊打過程中也包含了一些咄咄迫人的喊叫聲。觀看完畢後,孩子們被帶到另一房間,房間內有許多玩具,當然也包括Bobo娃娃。

孩子在不知道被觀察的情況下,研究人員看見孩子會來到Bobo娃娃身旁,擊打和腳踢它,並且喊叫,行為就像先前的男子一樣。整個娃娃實驗的結果顯示,孩子們是可以透過電視影像學習別人的行為,暴力行為是其中的一種。以上是影像對小孩子的外顯影響,至於內在影響,其實也是顯著的,以下是筆者所見的另一事例。

二○一○年有香港旅行團在馬尼拉被挾持,事件持續了一整天,香港有電視台直播挾持過程。有家長在合家歡時段,透過電視收看事態的發展,但他們忽略了一名六歲的孩子也是在間接收看。雖然小孩子並沒有長時間坐在電視機前觀看事件,但小孩子清楚知道電視播放的是甚麼一回事。在當晚及往後的幾個晚上,孩子睡至半夜便會無緣無故地驚醒和哭泣,需要父母的擁抱和陪伴方能入睡。該孩子很大機會是受驚過度!

現時香港的處境,暴力影像不時進入孩子的眼簾,家長們實在需要多花一點心思,讓兒童不宜的影像,與孩子保持距離!

(標題為編者所擬)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請選擇:💳 網上捐款(信用卡)
⚡️轉數快FPS - 51100803(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信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