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代講場最新文章

愛心言真,熱心行善:對最近批評宣道會的言論的回應

二○一九年九月十九日的《文匯報》以〈暴徒陷警方重圍,宣道會疑供庇所〉為大標題,並用差不多一整版的篇幅來作出報道「宣道會旗下的學校場所疑向示威者提供藏身之所」,同頁另文則指「在過去幾次的遊行集會,宣道會亦曾被指疑協助暴徒藏身」。同頁第三篇文章更直斥區聯會「發聲明開綠燈 縱屬堂反修例」。其中一篇報道提及一個與宣道會學校不相干的「家長」,「投訴」學校收容「暴徒」,令她「感到十分憂慮」;另一篇則引許淑芬牧師的評論,以她的話來製造對立。在執筆時,我更發現《環球時報》旗下的《環球網》同時以〈這群神棍對香港的毒害,超出你想像〉為題,認為香港教會是在搞「顏色革命」。從過去國泰航空、港鐵及李嘉誠先生的遭遇看來,這次黨報對宣道會的指控,基本是同出一轍:只要任何組織公開同情或支持示威者,黨國便會動用國家機器攻擊之。

對香港教會示警

《文匯報》今次行動的目標應有三:一、對宣道會正式示警,若不「歸隊」,鬥爭將會一波一波而來,它的學校也將後果堪虞;二、挑起宣道會學校家長的恐懼和擔憂,以他們鬥爭宣道會,要它站回「正確的政治立場」;三、以宣道會為樣板,警示香港其他教會。我們都知道,六月至今,不少三宗教會都有開放給抗爭者休息,三宗也都有在反修例中發聲明或公開希望暫緩修例,但《文匯報》只針對宣道會,而不提其他。效果而言,便是警惕其他人,一方面打擊少數,另一方面爭取大多數歸隊。若宣道會及其他基督教會不「聽話」,他們一定會面對「敢於鬥爭」的嚴刑侍候。

從宏觀而言,這是整個「止暴制亂」策略的一部份:以警察武力及逮捕「止暴」,以鬥爭和各種政治壓力威嚇明顯同情抗爭者的人士及群體,另一方面則營造「有得傾」的形象,拉攏溫和及立場不明顯的人士,務求最後能孤立抗爭者達至「制亂」。以上一切,十分符合黨的統治思維和理路,因為現在的抗爭運動,已被定性為政權爭奪及顏色革命。一切「不聽話」的人,都是站在敵我矛盾的對立面上。

只是,在香港人的一方,關注的並不是「顏色革命」,而是對一國兩制、特區政府及中央政府產生的信任危機。從《明報》委託中文大學進行,在九月十六日公佈的第四輪民調中,顯示對「一國兩制」完全不滿意的人有31.7%,對特區政府及中央政府完全不信任的有41.7%及40.1%。因此,以文攻武嚇來「止暴制亂」,並四處「拔毒」鬥爭,這既不是香港人熟悉的文明、開放、自由社會的做法,更不能解決信任危機。在惡鬥之中,問題只會愈來愈深重。

那麼,教會及基督徒可以如何回應這種政治鬥爭呢?基督徒及教會的最基本社會倫理原則是:「愛神愛人」,而在今次的反修例風波中,我們損失最多的,實在就是愛心。教會的任務和信息,是愛的福音。基督徒絕不應因為政權對他們的鬥爭,而與之「相鬥」。對種種文攻武嚇,我們應理解中央的危機感,並且明白那是它仍未學習完畢的管治功課。面對鬥爭,基督徒不要咒詛,倒要祝福。另外,在打一派拉一派的情況下,信徒之間容易出現分化。分化往往來自人性的弱點:利益、恐懼、仇恨、爭怨、貪婪、虛假盼望。教會若要面對分化,首要轉眼福音,以愛神愛人為原則。若我們能認清、承認自己的軟弱,在靈命上有所復興,才可以較好地處理分化及政治撕裂帶來的傷害。教會不應以辱罵還辱罵,相反應用愛心對待眾人:無論是抗爭者、警察、坊眾或官員。

真正地實踐愛神愛人

進一步言,基督徒應問自己:我們所做的,如何才是真正地實踐愛神愛人?這問題應令我們發現,開放教會接待有需要的人,其實是教會一直應該做的。福音使我們不能將任何有需要的人(哪怕他是多大的罪人),拒之門外。開放教會,並不代表認同那些進來的人的行為。福音的使命要求教會以愛心來服侍罪人,使他們得到福音的好處,並且相信愛的福音能使他們回轉,最後以愛服侍社群。

今次參與抗爭,甚至轉向暴力的,大部份是香港的年輕人。教會要清醒思考:即或教會通通閉門,令他們被「一網打盡」,對他們施以重刑,甚至使他們被社會遺棄,真的會令他們變得「溫和」嗎?社會會因此變得和平嗎?很明顯是不會的:一班已被邊緣化、罪犯化的人,只會傾向更多、更大、更持久的暴力。相反,我們要用勸人和好的福音來作思考準繩:在社會嚴重撕裂及衝突中,愛心服侍才可以令年輕人繼續對未來有盼望,對別人有愛心、互信及耐性,學習以非暴力的方法來解決異見。

不過,我們有沒有可改善的地方呢?若今次的問題是因為在學校內的教會開放而引起爭議,我們的確要注意該堂會其實是以租用的名義來使用學校的地方。無可否認,在這情況下,堂會應顧及《教育條例》的限制,明白自己只是「租客」,並沒有地方使用的支配權。但我仍要強調,教會開放,基本的出發點是愛和服侍。

有關基督教辦學,教會亦要認清,辦學不是我們從政府拿取利益,也不是教會的家當,而是服侍眾人。教會學校多年在香港教育事業建立的聲譽,已說明基督教教育是美好及有益的。今天若有家長感到疑慮,那正是反映香港社會的撕裂狀態。他們即使向校方及教會施壓,基督徒也不應將他們看成是敵人。文明的社會一定會存在不同意見,基督徒更應當以愛心包容不同意見,學校應營造寬厚的學習文化,讓不同意見的人士學習包容和互相接納。筆者相信,教導學生以愛及包容面對現在的社會撕裂,是最合適的教育。

最後,報道指教會的聲明是縱容「反送中」運動。若我們回看文件內容,宣道會在六月八日發出的聲明,乃「呼籲本會信徒,為香港社會和特區政府祈禱」,並「願政府給予市民大眾足夠的諮詢機會及時間,在未能得到社會共識前,暫緩有關修訂。」因此,它其實是理性務實的政策建議,也只鼓勵信徒「祈禱」,而不是任何其他的行動。我們可記得,香港眾多專業及社會團體,都在六月初紛紛發聲呼籲暫緩修例。若從今天的處境反省,宣道會的建議是用愛心說誠實話,希望執政者能體察民情。

總言之,我們需要明白,今次事件顯示中央對香港情況十分擔憂,認為教會是「顏色革命」的工具,因此處處尋敵,並且要「拔毒」。但如前述,香港人則將今次的問題視為信任問題,若再橫加打壓,仍無助產生信任。基督徒可能懼怕種種鬥爭之後帶來的痛苦和困難,不過我們又可倒過來想:興起鬥爭的,豈不顯示他們內心充滿恐懼和憎恨嗎?那麼,基督徒,特別是宣道會的弟兄姊妹,我們豈不應該看到那些人的福音需要,而不是隨著鬥爭起舞嗎?若我們看到福音,我們豈不想起保羅的話嗎?

看哪,現在正是悅納的時候!現在正是拯救的日子;我們凡事都不叫人有妨礙,免得這職分被人毀謗;反倒在各樣的事上表明自己是神的用人,就如在許多的忍耐、患難、窮乏、困苦、鞭打、監禁、擾亂、勤勞、儆醒、不食、廉潔、知識、恆忍、恩慈、聖靈的感化、無偽的愛心、真實的道理、神的大能;仁義的兵器在左在右;榮耀、羞辱,惡名、美名;似乎是誘惑人的,卻是誠實的;似乎不為人所知,卻是人所共知的;似乎要死,卻是活著的;似乎受責罰,卻是不致喪命的;似乎憂愁,卻是常常快樂的;似乎貧窮,卻是叫許多人富足的;似乎一無所有,卻是樣樣都有的。(林後六2下-10)

當基督徒明白這道理,便可在鬥爭喧聲中處之泰然,並繼續為在上者祈禱,求上帝讓他們認清鬥爭思維不能對症下藥,更求福音的平安臨到他們。我們也要祈求上帝,叫信徒能繼續用愛心言真,以熱心行善,傳揚福音,在今次重大社會危機中繼續作見證,讓救恩為人所知。

(作者為宣道會會友。分題及內文粗體為編者所加。)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請選擇:💳 網上捐款(信用卡)
⚡️轉數快FPS - 51100803(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建道神學院
活學教育中心
信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