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时代讲场最新文章

爱心言真,热心行善:对最近批评宣道会的言论的回应

二○一九年九月十九日的《文汇报》以〈暴徒陷警方重围,宣道会疑供庇所〉为大标题,并用差不多一整版的篇幅来作出报道「宣道会旗下的学校场所疑向示威者提供藏身之所」,同页另文则指「在过去几次的游行集会,宣道会亦曾被指疑协助暴徒藏身」。同页第三篇文章更直斥区联会「发声明开绿灯 纵属堂反修例」。其中一篇报道提及一个与宣道会学校不相干的「家长」,「投诉」学校收容「暴徒」,令她「感到十分忧虑」;另一篇则引许淑芬牧师的评论,以她的话来制造对立。在执笔时,我更发现《环球时报》旗下的《环球网》同时以〈这群神棍对香港的毒害,超出你想像〉为题,认为香港教会是在搞「颜色革命」。从过去国泰航空、港铁及李嘉诚先生的遭遇看来,这次党报对宣道会的指控,基本是同出一辙:只要任何组织公开同情或支持示威者,党国便会动用国家机器攻击之。

对香港教会示警

《文汇报》今次行动的目标应有三:一、对宣道会正式示警,若不「归队」,斗争将会一波一波而来,它的学校也将后果堪虞;二、挑起宣道会学校家长的恐惧和担忧,以他们斗争宣道会,要它站回「正确的政治立场」;三、以宣道会为样板,警示香港其他教会。我们都知道,六月至今,不少三宗教会都有开放给抗争者休息,三宗也都有在反修例中发声明或公开希望暂缓修例,但《文汇报》只针对宣道会,而不提其他。效果而言,便是警惕其他人,一方面打击少数,另一方面争取大多数归队。若宣道会及其他基督教会不「听话」,他们一定会面对「敢于斗争」的严刑侍候。

从宏观而言,这是整个「止暴制乱」策略的一部份:以警察武力及逮捕「止暴」,以斗争和各种政治压力威吓明显同情抗争者的人士及群体,另一方面则营造「有得倾」的形象,拉拢温和及立场不明显的人士,务求最后能孤立抗争者达至「制乱」。以上一切,十分符合党的统治思维和理路,因为现在的抗争运动,已被定性为政权争夺及颜色革命。一切「不听话」的人,都是站在敌我矛盾的对立面上。

只是,在香港人的一方,关注的并不是「颜色革命」,而是对一国两制、特区政府及中央政府产生的信任危机。从《明报》委托中文大学进行,在九月十六日公布的第四轮民调中,显示对「一国两制」完全不满意的人有31.7%,对特区政府及中央政府完全不信任的有41.7%及40.1%。因此,以文攻武吓来「止暴制乱」,并四处「拔毒」斗争,这既不是香港人熟悉的文明、开放、自由社会的做法,更不能解决信任危机。在恶斗之中,问题只会愈来愈深重。

那么,教会及基督徒可以如何回应这种政治斗争呢?基督徒及教会的最基本社会伦理原则是:「爱神爱人」,而在今次的反修例风波中,我们损失最多的,实在就是爱心。教会的任务和信息,是爱的福音。基督徒绝不应因为政权对他们的斗争,而与之「相斗」。对种种文攻武吓,我们应理解中央的危机感,并且明白那是它仍未学习完毕的管治功课。面对斗争,基督徒不要咒诅,倒要祝福。另外,在打一派拉一派的情况下,信徒之间容易出现分化。分化往往来自人性的弱点:利益、恐惧、仇恨、争怨、贪婪、虚假盼望。教会若要面对分化,首要转眼福音,以爱神爱人为原则。若我们能认清、承认自己的软弱,在灵命上有所复兴,才可以较好地处理分化及政治撕裂带来的伤害。教会不应以辱骂还辱骂,相反应用爱心对待众人:无论是抗争者、警察、坊众或官员。

真正地实践爱神爱人

进一步言,基督徒应问自己:我们所做的,如何才是真正地实践爱神爱人?这问题应令我们发现,开放教会接待有需要的人,其实是教会一直应该做的。福音使我们不能将任何有需要的人(哪怕他是多大的罪人),拒之门外。开放教会,并不代表认同那些进来的人的行为。福音的使命要求教会以爱心来服侍罪人,使他们得到福音的好处,并且相信爱的福音能使他们回转,最后以爱服侍社群。

今次参与抗争,什至转向暴力的,大部份是香港的年轻人。教会要清醒思考:即或教会通通闭门,令他们被「一网打尽」,对他们施以重刑,什至使他们被社会遗弃,真的会令他们变得「温和」吗?社会会因此变得和平吗?很明显是不会的:一班已被边缘化、罪犯化的人,只会倾向更多、更大、更持久的暴力。相反,我们要用劝人和好的福音来作思考准绳:在社会严重撕裂及冲突中,爱心服侍才可以令年轻人继续对未来有盼望,对别人有爱心、互信及耐性,学习以非暴力的方法来解决异见。

不过,我们有没有可改善的地方呢?若今次的问题是因为在学校内的教会开放而引起争议,我们的确要注意该堂会其实是以租用的名义来使用学校的地方。无可否认,在这情况下,堂会应顾及《教育条例》的限制,明白自己只是「租客」,并没有地方使用的支配权。但我仍要强调,教会开放,基本的出发点是爱和服侍。

有关基督教办学,教会亦要认清,办学不是我们从政府拿取利益,也不是教会的家当,而是服侍众人。教会学校多年在香港教育事业建立的声誉,已说明基督教教育是美好及有益的。今天若有家长感到疑虑,那正是反映香港社会的撕裂状态。他们即使向校方及教会施压,基督徒也不应将他们看成是敌人。文明的社会一定会存在不同意见,基督徒更应当以爱心包容不同意见,学校应营造宽厚的学习文化,让不同意见的人士学习包容和互相接纳。笔者相信,教导学生以爱及包容面对现在的社会撕裂,是最合适的教育。

最后,报道指教会的声明是纵容「反送中」运动。若我们回看文件内容,宣道会在六月八日发出的声明,乃「呼吁本会信徒,为香港社会和特区政府祈祷」,并「愿政府给予市民大众足够的谘询机会及时间,在未能得到社会共识前,暂缓有关修订。」因此,它其实是理性务实的政策建议,也只鼓励信徒「祈祷」,而不是任何其他的行动。我们可记得,香港众多专业及社会团体,都在六月初纷纷发声呼吁暂缓修例。若从今天的处境反省,宣道会的建议是用爱心说诚实话,希望执政者能体察民情。

总言之,我们需要明白,今次事件显示中央对香港情况十分担忧,认为教会是「颜色革命」的工具,因此处处寻敌,并且要「拔毒」。但如前述,香港人则将今次的问题视为信任问题,若再横加打压,仍无助产生信任。基督徒可能惧怕种种斗争之后带来的痛苦和困难,不过我们又可倒过来想:兴起斗争的,岂不显示他们内心充满恐惧和憎恨吗?那么,基督徒,特别是宣道会的弟兄姊妹,我们岂不应该看到那些人的福音需要,而不是随着斗争起舞吗?若我们看到福音,我们岂不想起保罗的话吗?

看哪,现在正是悦纳的时候!现在正是拯救的日子;我们凡事都不叫人有妨碍,免得这职分被人毁谤;反倒在各样的事上表明自己是神的用人,就如在许多的忍耐、患难、穷乏、困苦、鞭打、监禁、扰乱、勤劳、儆醒、不食、廉洁、知识、恒忍、恩慈、圣灵的感化、无伪的爱心、真实的道理、神的大能;仁义的兵器在左在右;荣耀、羞辱,恶名、美名;似乎是诱惑人的,却是诚实的;似乎不为人所知,却是人所共知的;似乎要死,却是活着的;似乎受责罚,却是不致丧命的;似乎忧愁,却是常常快乐的;似乎贫穷,却是叫许多人富足的;似乎一无所有,却是样样都有的。(林后六2下-10)

当基督徒明白这道理,便可在斗争喧声中处之泰然,并继续为在上者祈祷,求上帝让他们认清斗争思维不能对症下药,更求福音的平安临到他们。我们也要祈求上帝,叫信徒能继续用爱心言真,以热心行善,传扬福音,在今次重大社会危机中继续作见证,让救恩为人所知。

(作者为宣道会会友。分题及内文粗体为编者所加。)


守护自由空间,请支持基督教《时代论坛》 
请选择:💳 网上捐款(信用卡)
⚡️转数快FPS - 51100803(注明奉献,如需收据请附姓名及电话)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老友記留在家
捐血救人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