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新闻消息

解读三宗会见林郑
陈慎庆:三宗事后简报淡化警方暴行

【时代论坛讯】特首林郑月娥于九月十日与三宗(香港浸信会联会、中国基督教播道会总会、宣道会香港区联会)就近日局势进行了一场闭门会面,三宗在事后联合上载〈三宗代表与特首林郑月娥女士会面简报〉,引发教内不同宗派信徒的热议。香港浸会大学宗教及哲学系教授陈慎庆博士接受本报书面访问时表示,林郑月娥受制于中央政府,无力约束警队,他什至怀疑中央或可直接指挥本港警队在「反送中」运动中的部署,故林郑月娥能做的只是争取同情及支持,而会见三宗正是这方面的体现,为要在社会上寻找仅有的保守力量,来助自己支撑馀下的日子。他又认为,宗派和教会应选择站在公民社会的位置上来监察政府,促使政府保障人权、自由及民主发展。

疑中央与警队自行沟通

陈慎庆说,这次闭门对话,是林郑月娥在九月四日宣布撤回修例和提出四项行动的后续行动,其中第三项行动是「走入社区与市民对话」。但现在的政局是,特区政府已失去政治认受性和无力管治、警队以粗暴手段镇压示威者来维持社会秩序,而官员和警队之间亦出现裂鏠,官员更无法驾驭警队。陈慎庆直言,他什至怀疑中央政府和警队之间已建立自己的沟通系统,中央政府可直接下达指令和作出部署。

陈慎庆补充,林郑月娥的所谓洩露录音,不论是有心或无意,都显示林郑月娥受制于中央政府,无力约束警队。在这个情况下,她已没有太多的空间去改变目前的状况。而林郑月娥提出的四项行动,则可视她在有限的空间去做她认为仍能做的事,特别是争取市民的同情和支持,以及转移问题的重心,把政治问题解说为经济及贫富悬殊等问题,林郑月娥会见三宗便应放在这个脉络上去理解。

对于三宗领袖答应容永祺的邀请,包括给容永祺列席三宗领袖的会议,做法是否明智,或显示三宗的政治取向转变?陈慎庆先从香港基督教新教教会的政治格局说起。首先,香港的宗派或教会可分为不同的政治意识形态的板块,而这些板块在近期社会事件的不同联署中很清楚地显露出来;而一直以来,三宗的立场属于亲建制的板块。其次,教会中有不少人有特殊身份,肩负政治任务,如容永祺作为全国政协委员,便一直扮演着政治中介人的角色;故在林郑月娥推行四项行动期间,容永祺适时地列席三宗的会议,及安排三宗的教会领袖与林郑月娥会面。他续说,由政治中介人引导三宗教会领袖,去支持一个失去政治认受性和无管治能力的政府,他反问三宗的教会领袖是否可有更好的选择,以及是否应与亲建制的政治板块保持距离。

三宗联合简报显示不具批判声音

陈慎庆又不认同三宗领袖的闭门会面是为了「发声」,因「发声」指带有批判的声音;又认为三宗在简报表达的四点心声表达得十分温柔。他说,从是次会面看到两种不同的表达,第一是三宗的联合简报表达四点心声;其次是个别成员用自己的社交媒体,交代自己未能在集体简报上详细阐述的观点。陈慎庆认为,联合简报所选择的是中性的语言和中间立场,以及淡化社会上已有高度共识的诉求。例如,警队用的镇压手段和武力违反国际标准,对示威者造成极大伤害,简报只「劝吁双方克制」,「鼓励警方不要滥用武力」。而社会上的共识认为,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是解决问题的关键,应要把六月以来的警民冲突,特别是六一二事件弄清楚和追究责任;简报却只「要求政府彻查七二一元朗事件及八三一太子站事件」。在强弱悬殊的警民冲突中,选择中性的语言和中间立场,在现实上是偏帮政府,及鼓励自己宗派的信徒支持政府。林郑月娥则可在「走入社区与市民对话」行动后向公众解释说:「嗱!社会上也不是所有人都支持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例如三宗的教会领袖。」

至于个别教会领袖在社交媒体交代自己的想法上,陈慎庆说,例如有教会领袖指希望向特首表达警方使用暴力执法,超越现场所需水平,这或显示亲建制板块的教会领袖中,有些渐渐走向公民社会,选择较批判政府的立场。不过,当联合简报四点信息成为官方文件向社会公布后,他认为这些个人层面的澄清能发挥的作用成疑。

是次会面,林郑月娥罕有地绕过代表六宗教的代表基督教协进会,三宗领袖是否有特别的战略价值?陈慎庆说,政府绕过基督教协进会,可能因基督教协进会和天主教会于六月十九日已发表联合声明,呼吁「特区政府从速成立独立委员会,彻查六一二警民冲突的真相」,因此相对于基督教协进会,三宗更可能成为政府忠诚的支持者。但他认为不用将问题上升至战略价值和意义,因林郑月娥政府现今四面楚歌,众叛亲离。她既无力管治特区,也不能改变中央对港政策;她只是在社会上寻找仅有的保守力量来帮助自己支撑馀下的日子。

会面活现宗教体制化

陈慎庆指,大家可从宗教体制化(institutionalization of religion)的视角,去理解香港的政教关系,这次会面亦只是再一次证明这个理论具有良好的解释力。从宗教体制化的视角看,林郑月娥政府找三宗的教会领袖跟她会面,其实是寻找政府的忠诚支持者,把他们嵌入政治体制的某个部份,要求他们在支持政府政策及施政上扮演某种角色。而三宗在会面后发表的简报,事实上也完成政府的期望。

陈慎庆认为,宗派和教会首先要想的,是他们的社会远象是什麽,以及站在什麽位置去促成该远象。他指二○一二年六月,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发表了「对特区政府的期望」,并提出四大方向:(一)发展民主政制;(二)建构公义社会;(三)建设可持续发展的社会;(四)保障人权、自由、多元,建立共融的社会。但在反修例争议中,大家看到政府的政策和施政却与上述期望愈走愈远。陈认为,宗派和教会应选择站在公民社会的位置监察政府,促使政府保障人权、自由和多元及发展民主政制。

最后,陈慎庆就宗派和教会在反修例争议中发声作出一些建议,包括可撰写支持和平抗争的祷文和礼仪,鼓励信徒在宗教生活中恒常地关注事件;与公民社会团结一致,拒绝为政府背书;用宗教领袖的道德身份为反修例争议提供意义,公开支持和平抗争;监察警队有否使用过份武力,谴责伤害抗争者的行为;利用宗派和教会的海外网络,向全球教会解说在香港发生的事情,寻找国际社会对香港反修例抗争的支持。

罗秉祥:对林郑最佳牧养是呼吁其认罪悔改

浸大宗哲系另一位教授罗秉祥早前亦撰文〈就三宗领袖与特首闭门政治会面之我见〉,指出与会的十二位牧师之所以答应参与这个闭门会议,都是不想放弃任何一个牧养的机会;信徒可以理解及支持这个牧养原则。但这个会谈是为了化解香港目前这个管治危机;罗秉祥认为在这个场合对于林郑这个罪魁祸首的最佳牧养,是呼吁特首公开痛悔认罪,改过自新。


守护自由空间,请支持基督教《时代论坛》
请选择:💳 网上捐款(信用卡)

⚡️转数快FPS - 51100803(注明奉献,如需收据请附姓名及电话)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