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代講場最新文章

基督徒抗爭者自白——守護孩子的警嫂

作為警察的另一半,信主多年的Jane選擇站在示威者與警察中間「守護孩子」。

「老公知我去遊行集會,但不知我會走那麼前。」Jane多次參加反送中遊行集會,更曾在前線掩護年輕人,除了「黑警死全家」之外,幾乎所有口號包括「黑警,還眼!」她都全力叫喊。

眼見警察暴力對待市民,對於元朗721、太子831深感憤怒,921更有「守護孩子」成員在元朗被拘捕和疑遭私刑。Jane非常感歎:「年輕人絕對不是暴徒!他們並非一開始就激進,而他們的行動都是事出有因。我相信,沒有無緣無故的仇恨。」

一向熱心教會事奉的Jane與丈夫非常恩愛,育有一女。丈夫雖未信主,但不時參與聚會,不少教友說:「Jane的丈夫好好人,可能比不少基督徒的人品更好。」丈夫不在前線執勤,但極度「深藍」,源於根深蒂固的警隊文化。他們認為「警察都是好的,就是不好也是情有可原。」他們所接收的訊息單一片面、激化對立:「示威者擾亂秩序,警察就有權維持秩序。不理(示威者)動機,(總之)鎮壓有理!」

Jane坦言:「很難受,很無奈,改變唔到佢架!即使警察自知被政府擺上枱,但事情發展至今絕不可能有退讓。」守在前線的警察都很年輕、欠缺經驗,警權泛濫、情緒失控,連政府或者警隊本身都駕馭不了。

對於警察來說,以暴易暴是常規,打犯虐犯絕不只在新屋嶺,與黑道明交暗結,豈止元朗、北角、荃灣,又豈是今天才有?不同的是,今次不再裝作「專業、關懷、公正無私」,由以往針對一撮壞份子,現今擴大目標轉為針對年輕人、黑衣人,「追到邊個拉邊個」;用盾牌遮兇、喬裝「私了」,是要那些看不慣的香港人「拭目以待」阿sir「做嘢」。

Jane一直希望丈夫信主,但經此夏天似乎更難如願:「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對警察來說,沒有一絲感動,完全是一種挑釁!」所屬教會在講壇上避重就輕,但教友在臉書指罵「黑警」的言論,令她的丈夫深感不滿:「基督徒都咁刻薄?我而家就出去打『曱甴』!」警察對香港市民深惡痛絕,在街上又不得民心,難怪要上微博尋求支持取暖。

作為基督徒警嫂,Jane如何看待自己的崗位?「在我能力範圍內繼續守護孩子,他們有些得不到家人諒解,我好希望跟他們吃一頓飯⋯⋯我亦會繼續守護丈夫,當他們四周只有深藍,就要在藍中留點白,黑夜中再微小的光,也許能喚醒一點良知。」

後記:人真渺小,主必掌管

時勢真惡,有哪一段聖經給她力量?

正如以賽亞先知所言:「看哪,萬民都像水桶的一滴,又算如天平上的微塵;他舉起眾海島,好像極微之物。」(賽四十15)

Jane依然盼望:「人真的好渺小,我相信神掌管一切。」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請選擇:💳 網上捐款(信用卡)
⚡️轉數快FPS - 51100803(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