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代講場最新文章

港殤中互相守望

由灣仔步行至天后、由火炭走回在大圍的家,昨晚我沿途看到的是這城市滿目瘡痍。香港颳過最強的颱風,也未曾帶給我們這種破壞程度。昨天沒有甚麼值得慶祝;昨天是香港人忍了很久、烈怒爆發的日子。

眼見的一切令人傷心,少年人被警察近距離開槍射中左胸,消息叫人髮指和心痛。恐怖使人崩潰。我們還有甚麼作支撐繼續走下去?

在深惡痛絕的晚上,我還是記錄了一件昨日發生的美好事情。

昨天黃昏,我路過一間茶餐廳,在外見職員全都看著電視直播,留意各區情況。昨日在灣仔開舖的店舖本已不多,我想這茶餐廳的老闆和員工是非常勇敢,於是進去「幫襯」吃下午茶。坐下後見老闆、員工、食客一邊看直播一邊「問候」警察全家。食客間互不相識,卻聊天起來。之後,幾位示威者走進茶餐廳,老闆跟他們說:「來,在我們後門那邊走。有無帶衫?可以換咗衫先。」再過幾分鐘,催淚煙、防暴警慢慢向茶餐廳移近。老闆立刻到門外按掣,鐵閘徐徐落下,他走回店中,然後向食客表示慢慢吃,外面暫時不安全,不要出去。侍應和老闆不時看閉路電視,留意外面情況。

我繼續吃,我們繼續望著電視螢幕,繼續表達對警察和政權的不滿。在鐵閘內我們感到安全,與外面的危險隔絕。我們留意直播,我們暢所欲言。

我吃完,坐一會後,問老闆從後門離開是否安全。他自己先走出去望望後門外的情況,然後揮手叫我出去。當時催淚煙和示威者已散,防暴警察尚在,不過已可沿行人路離開。老闆和一名員工問我要往哪裏去,並建議我向甚麼方向走,以及乘甚麼交通工具。臨走時,不知為什麼,我和老闆竟有種默契,互相伸出彼此的手,握住對方。我向他說:「很多謝你!」

回家途中,一直有種感覺縈繞我內心。這感覺未曾出現,但認知上似曾相識……我正思考時,碰到街上有一私家車司機向幾個徬徨不知如何回家的路人說:「去馬鞍山的,還有兩個位。」

這感覺究竟像甚麼?是像二戰時一些猶太人被有心人保護,以逃避納粹黨追捕的感覺。

過往幾年我去了波蘭、德國、美國,參觀過集中營和幾個猶太紀念館。我觀察到並令我感受很深的是,面對二戰期間被排拒和大屠殺的極度黑暗日子,支撐當時大部份猶太人繼續活下去的,不是抽象的信仰或信念,而是身邊同為被迫害者的關懷和守望。互相幫助不單止是嘗試紓解我們眼前、即時的生命威脅,也是在驅走我們內心的恐懼,叫我們有力向前走下去。這是我讀維瑟爾(Elie Wiesel)的《夜:納粹集中營回憶錄》後一個很深刻的感受。互相守望像是甚麼?就像我們一起編織的一個網,把自己和其他被迫害的脆弱生命托住,免得一起下墮至被仇恨折磨、時常猜忌、灰心絕望的深淵裏。

我們如何繼續前行?記著,社會上總有一班人在守望我們,而我們每一個,亦有能力守望其他人——在我們力所能及或擅長之處,守望與幫助那些與我們齊被暴政迫害的同路人。

請禱告記念那中槍的少年人,以及其他受傷的示威者。黑暗中仍見光芒,絕望中仍存希望,因為,我們仍互相守望。

(轉載自作者FB)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請選擇:💳 網上捐款(信用卡)
⚡️轉數快FPS - 51100803(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建道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