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在夾縫時代要保守的四個靈性

在今天讀尼采的名言:「當你遠遠凝視深淵時,深淵也在凝視你!」是何等的真實。活在一個黑處未算黑,深處未算深的夾縫時代,昨天以為721警察的不作為是十分黑暗,今天會發現831警察親自動手才是真正的黑暗;黑處未算黑,《蒙面法》是更黑的第一步。政府的無能致使很多香港人十分氣憤,再看見她與黑勢力的「合作」更使很多香港人徹夜難眠。活在這個一天黑過一天的香港,很容易不自覺地為了尋找「解決方法」而忘記了靈性的重要。這一類「盡快尋找方法回復原狀」的思維是危險的,因為我們忽略了可能已沒有原狀,只能使狀況不致太壞。同時,當我們過份著意尋找出路或救生圈時,我們會只求「就手」,忘記了尋找「對而公義」的出路。

最近看了一套很感動的舞台劇《潘霍華的情書》。我們很多時候提及潘霍華都是提及他作了甚麼,如何在二戰中不單沒有順服政權,更是在行動上反抗希特拉至死。他的一生無疑是我們的榜樣,但當劇中再一次把熟悉的潘霍華一生立體地呈現出來時,帶來最大感動的是他對靈命的著緊。他的一生無疑是一個「既激進又有愛」的生命,但他更是著重人內在的生命,他每個激進的行動,內在的動機都是來自愛。再讀他的講道集,更深的感受到他對信徒靈性要求的重視。沒有愛的激進是可怕的,沒有激進的愛是沒有溫度的。在這夾縫的日子,我們都不愁沒有激情,但不可以忘記同時操練愛的靈性,否則,我們的激情可能帶來與黑暗勢力同樣可怕的後果。

辨別的靈性

夾縫的時代其中一個最大的挑戰不是黑暗,而是灰暗。黑暗可容易地被分辨出來,灰暗卻容易使人有辨別的怠惰。但在現實的世界中,黑暗的政權或是壓迫制度中的既得利益者會盡力把黑白模糊化,以巧言令色把黑的化為灰色,把應負的責任用各種語言偽術來推卻。另一個使我們失去辨別的靈性的原因,是來自害怕付代價。在警權被濫用的日子,有時我們會有一個誘因去不分黑白,因為一旦我們分了黑白,我們的良知便會驅使我們去回應,使我們要離開自我平安的安舒區。有時我們不單害怕去辨別,更不想我們所愛的人去辨別,一方面別人的追求,會為正在享受安舒的人帶來壓力,另一方面也生怕他們一懂辨別便一去不返。久而久之,不單這些人自己,身邊受他影響的人都開始黑白不分。

是的,辨別黑白是要付代價的,愛又何嘗不是?所以保羅在羅馬書十二章9節清楚地說:愛要真誠,善要親近,惡要厭惡。為何愛會與「真」拉上關係呢?因為沒有真相與真理,那些不是愛,也不是包容,而是包庇,是坐褻慢人的座位。愛不能沒有善惡黑白的觀念,因為神最大的愛就是要拯救我們離開黑暗。如此,愛又如何可以與黑暗同坐呢?當然,保羅在同一段落,十二章18節同樣提醒我們,愛亦驅使我們:若是可能,總要與人和睦。所以,在大家都怒火中燒的時候,我們也要懂得辨別,哪種對抗極權與黑暗的表達手法才是合適的。

尋找真平安的靈性

近日到不同教會講道,都不約而同地聽到主席語重心長地祝福會眾平安,因為很多個星期六的晚上,大家都感受到那份不平安。追求平安不是錯,但必須尋索正確的平安。主耶穌清楚地說,留下平安給我們,只是,留下的平安不是世人所賜的。留下甚麼平安給我們呢?又為何要留下平安給我們呢?留下平安給我們,不是要我們獨善其身,繼續享受並依靠世界而建立的安舒區所帶來的平安,而是要讓我們能在不安的世界中活出召命。

黑暗政權不斷以各種方式來威脅我們,但他們可以用的威脅都是世界的「平安」。他們恐嚇我們,若說出真相或指出他們的黑暗,他們就會取去我們在地的平安。若我們以地上的事為念的話,我們或許會被嚇倒,選擇順服這地上的政權。可是,保羅再一次提醒我們,那些以地上的事為念的人,他們的結局就是滅亡。我們卻是天上的國民,我們要選擇的,是主所賜的平安,而不是捉緊地上的平安。

愛鄰的靈性

這是最自私的時代,這是最愛鄰的時代。在太平盛世教導人愛鄰如己感覺並不容易,因為世界的價值是把人訓練成為一個自私的人。但在極權臨近之時,我們看見很多無私的人:年輕人、醫護、社工、教牧、律師、銀髮族及很多平日不上街的「街坊」。當他們看見在街上的年輕人無故被打或拘捕時,他們都有那份勇氣挺身而出,不畏懼就在面前的槍與棍。這種無私的愛鄰是過去香港很少見到的,就是聖經好撒瑪利亞人教導的:看見、動慈心及行動的榜樣。

可惜,同時香港亦有一些如建制派的政權寄生族,他們不單沒有盡作議員的職份,更在尋找每一個機會破壞香港原有的自由。同時,又有一群永遠站在當權者角度思考與教導的牧者,他們會為同性戀議題上街,但不會為警察性侵或性羞辱示威者而發一句聲。他們會教你們要順服掌權者,但不會向你提及今天的基督教就是來自抗命抗地上政權的命,抗羅馬教廷的命。他們為了維護個人的平安,選擇放棄愛鄰的教導。很多批評示威者是暴徒的牧者,從來沒有嘗試理解示威者的心、付出、思想與需要。這些牧者,在這條路看見受傷者,便在那條路走了。

不失盼望的靈性

盼望就是穿透現實困局的力量。面對夾縫的時代,我們很容易因為現實的荒謬及惡人當道而失去盼望;但事實是,在現實充滿了困難與荒謬的今天,我們更需要尋找盼望。保羅在腓立比書三章20節提醒我們:「我們卻是天上的國民,並且等候救主,就是主耶穌基督從天上降臨。」縱然我們是活在地上的國度——這國度當然會使人失望及氣餒,但我們不要忘記我們天上國民的身份,這身份給予我們夾縫中的盼望,因為我們不再受限於面前的困局,而是多了一份在夾縫中的使命。

盼望不是解決困難的方法;盼望就是價值與意義,失去盼望就是失去價值與意義。但保羅提醒,我們卻是天國國民的身份,就是提醒我們尋找在夾縫世代中我們的使命。有夾縫就有使命,這就是保羅對腓立比信徒,其中一個最大的提醒。不要把眼目單單放在現時的困局,更要在困局中尋找來自天國國民身份的使命。

最後,在這個夾縫的時代,我們有最美好的榜樣,也有最壞的。有最激昂的榮歸香港,也有最難聽的道。也許我們沒法尋到解決方法,但我們必須保守我們的心,我們必須在黑、灰、白中作出分辨與選擇,在世界與主的平安中作出取捨,也要在愛鄰與愛己中作出選擇。最後,在十分困難的現實中,我們要捉緊天國的盼望與召命。因為有了盼望與使命,現實才有機會改變,而不是有機會改變才有盼望。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請選擇:💳 網上捐款(信用卡)
⚡️轉數快FPS - 51100803(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