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时代讲场最新文章

信徒可以建立共识吗?

最近拜读《时代论坛》一位副校长的文章1,指信徒难以达到政治共识,惟有接受这种「没共识」。文章更指不少基督徒,为了坚持立场说服他人,会引经据典,口诛笔伐,或会发现自己才更像喜欢引经据典攻击人的法利赛人。读后不禁再问:「除了接受『没共识』就是共识外,教会信徒真的没法凝聚点点共识吗?」

当社会失去秩序,暴力程度愈演愈烈,人人都感到原本的生活状态受威胁;事实上,常人都喜欢安稳的生活及状态,我们须理解有信徒对「社会秩序」的重视。另一方面,政权至今不单仍拒从主流民意,回应各项诉求,反而以暴易暴,使暴力不断升级,大家感觉上,犹如进入长长黑暗的隧道般,尽处没有一点光。有信徒要求政府恪守「政治伦理」,民意更希望政府「伸张公义」,要求警方停止使用不合比例的武力。

身为路德宗信徒,相信圣经「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提后三16),于是我尝试从圣经中分析,一来疏理一下自己纷乱的思维,二来希望就如何面对社会的争议,与信徒分享一些初步建议。

参与社会是建立共识的起步点

中秋圆月之夜,我与一位街坊促膝详谈,从近日的社会争议,到圣经有关公义的经文,无所不谈。他慨叹作为教会牧师,有近半信徒都不愿讨论近日的争议,他更怀疑圣经经文是否只对信徒生效。换言之,信徒就算手握圣经真理,也不能强加于社会大众。这确是不少关心社会的信徒的心结。

路德宗奉马丁路德「两国论」为瑰宝,不少教会领袖运用「两国论」于信徒参与社会的思考。事实上,香港路德会协同神学院院长叶泰昌博士曾经仔细分析「两国论」的应用性2,他指出「两国论」不是教义,而是一套神学思考方法。「两国论」不能简单说成「政教分离」,里面内容包括:一、划分教会及政府的权力範围;二、说明我们有双重身份:信徒及公民;三、指出不论政府或教会也应服在神的权威下;四、信徒以公民身份,向政府要求行事公平公义是绝无问题。

除了上述的神学思考方法外,以下一段圣经更可建立信徒关心社会的共识:

「你们是世上的盐。盐若失了味,怎能叫它再咸呢?以后无用,不过丢在外面,被人践踏了。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臺上,就照亮一家的人。」(太五13-15)

成为光与盐是否只限于传福音的事业上?换言之,教会可以只关注灵魂上得到救赎,而无视普罗大众在日常生活中面对的困境吗?记得香港教会团体早于一九二二年三月,联同其他社会人士成立「反对蓄婢会」,会员包括圣公会、循道会、礼贤会、公理会、浸信会等等的会友,他们都积极推动废除「妹仔制度」3。本地教会更长期营办资助学校及社会福利机构,照顾弱小、青少年及老年的服务都一应俱存。以上种种一再说明,本地基督教会关心社会,投入大量资源服务大众,以及倡议政策改变社会制度,一向是不遗馀力的。

除了照顾民生及倡议有益社会的政策外,教会也可按照圣经的公义观念,向社会大众提出意见,倡导内容包括资源分配上的公义、程序自然公义(由于篇幅关系,圣经有关公义内容或会另文处理)。然而,不可不提的是,若社会失去规範与秩序,人身安全保障将会成疑,更何谈追求自由及公义?所以基于爱人如己的精神,社会秩序无疑是十分重要。原本维护社会秩序和追求公义是并行不悖的,但使人感到难过的是,现时暴力不断升级,仇恨不断扩散,教会信徒似乎只可二择其一。但试想深一层,为什么不可要求政府顺应民意,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查证真相,在事实的基础上,追究各方责任,什至有官员为此负上责任,这不是平息干戈的有效办法吗?相反,若不从这途,只是以暴易暴,过百天的情况已证明,这只会招致更大的暴力,对「社会秩序」及「追求公义」没带来半点帮助之馀,更把社会推进一个不见底的深渊!

教会如何勉励信徒?

教会除了可按照圣经建立对关心社会及圣经公义观的共识外,教会可用下列信息勉励会众:

一、他是历史的主,他掌管过去、现在、将来,我们要对上主有信心。
二、他是审判者,主是全知全能,人不必为自己抱怨,神一定会伸张正义。「各位亲爱的,不要自己伸冤,宁可给主的愤怒留地步,因为经上记着:『主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罗十二19,《和合本修订版》)
三、他有奇妙作为,常人难以测度。例如:约瑟成为埃及宰相,及后拯救以色列人;但以理受巴比伦重用,纵使被掳至敌国,也有奇妙使命,彰显神的权威与恩典。
四、神给人使命:神给人以不同的使命,发挥各人的特色,信徒要领受使命及发光发亮,照亮世界。
五、神赐身份:信徒具有独特的身份,这是永远的身份,也是上主对信徒的承诺。「你们是被拣选的一族,是君尊的祭司,是神圣的国度,是属神的子民,要使你们宣扬那召你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前二9,《和合本修订版》)
六、神赐永生:信徒有永生的确据及盼望。「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约十一25)
七、神爱:耶稣爱人爱到底,会为人而哭。「耶稣哭了。」(约十一35)

与神与人同行

五年前的十月,我离开了自己返了廿七年的教会,投入了新的教会。对于撕裂,实在深有感受:虽然同处一室,但孤单感觉令人透不过气般。虽然离开了好一段时间,心里仍带着点点伤感,五年后目睹撕裂重临,实在无法想像有多少人如我当年般伤心地离开,我诚挚希望教会:

一、不分颜色,只高举真理的圣所;
二、以圣经为依归,成为学习圣经的课室,认真研读圣经,并切实履行其教训;
三、不迴避敏感话题,大家可坦率交流,平等分享而不损关系;
四、彼此信任,分享悲喜,成为苦乐同当的家园。

我愿大家可以「快快地听,慢慢地说,慢慢地动怒」的态度,以最大的诚意,行公义,好怜悯,以谦卑的心跟从主的脚踪。我信我们可以建立共识的。

1. 许承恩,〈开学了,基督徒教师如何谈反修例风波?〉,《时代论坛》1670期,2019年9月1日,载于:https://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159371&Pid=103&Version=0&Cid=2017&Charset=big5_hkscs
2. 叶泰昌,〈信义宗如何解读马丁路德的「两国论」〉,《立场新闻》,2017年6月20日,载于:https://thestandnews.com/society/信义宗-如何解读-马丁路德的-两国论/
3. 方景乐,信徒反思:旧妹仔和新奴隶有多大分别?〉,《独立媒体》,2014年11月13日,载于: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28470


守护自由空间,请支持基督教《时代论坛》 
请选择:💳 网上捐款(信用卡)
⚡️转数快FPS - 51100803(注明奉献,如需收据请附姓名及电话)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信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