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社評

誰來修直愛與和平之路?

特區政府引用九七後從未使用的殖民地法律《緊急情況規例條例》訂立法規禁止遊行示威者蒙面,觸發新一輪的遊行集會和嚴重警民衝突,連群眾用了數月的示威口號「香港人,加油!」也蛻變成「香港人,反抗!」。其後當局要求學校呈報學生蒙面、缺課以至參與人鏈等活動的統計,觸發不少學生以至學校管理層反彈——有指當局散播白色恐怖;也有指經過長週末一輪嚴重衝突後,開課的首要工作應是確認有沒有學生被捕和安撫學生情緒。不過特首林鄭月娥在開課當天會見記者時明言,當局禁止蒙面是特別針對未成年人,因為她自己非常關心中學生。

即使當局出於「關心中學生」而趕在長週末前的下午公佈禁止示威者蒙面,但明顯效果不彰,甚至反彈強烈。特區政府那靠阻嚇來迫人就範的套路,更正正與香港社會新世代(包括老中青)的民心民情嚴重脫節。今年年初以來,民間社會在反送中運動中所亟亟爭取的,是尋求手握公權者能返回現實,明白到香港社會應如何走下去,早已不是單單在乎政府一己意願;更要顧及民間社會那免於恐懼的自由能否得保,社會發展能否基於真相與真實。由要求撤回引渡惡法到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說的都是同一份社會願景。倘若特區政府不改弦易轍,以獨立調查甚至鞠躬下台來重建社會信任,卻期望靠更多的武力鎮壓和更多的緊急立法來恢復秩序,恐怕事倍功半之餘,更讓人有理由擔心香港會變成第二個貝爾法斯特,嚴重衝突曠日持久。

暴力,無人願見且易放難收。即使警隊有一套制度監管武力使用,濫暴濫捕的例子近日仍然俯拾即是;而對政府信任趨零的抗爭群眾,定點暴力亦有愈來愈多之勢,且私了成風。必須指出,香港社會要能面對未來的重重壓力與挑戰,要能勝過白色恐怖,靠的不會是恐懼和仇恨,而是靠一份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道德勇氣與關愛憐憫,要到一地步連暴力也不能將之遏止,這才能讓香港社會在波譎雲詭的地球村裡站立得穩。要走上這愛與和平之途,中間有很多大大小小的步伐——小如要求各方人員進入醫院、學校和教會等建築前放下武器;大如要求各方保證讓快將舉行的區議會選舉不受暴力(包括制度暴力)的干擾。倘若這些點點滴滴的和平舉措得以聚沙成塔,我們便有多一份理由相信,現時香港的緊張局勢能朝緩和方向發展,社會互信有機會慢慢重新建立。

與此同時,我們盼望更多更多的香港人珍惜每一個發聲的機會,追求公平及和平,維護免於恐懼的自由,奠定未來社會愛與和平的基礎。回溯昔日南非脫離種族隔籬政策之前的關鍵時刻,莫過於大主教杜圖在一九八九年發起的首場非暴力遊行,之後蔓延南非全國,成為白人政府與黑人領袖達成協議時那不可或缺的社會背景與民心氛圍。歷史總不會原原本本的重複,但倘若到了那刻,掌管歷史的創造主再次介入,讓人間再度瞥見公義憐憫時,祂能找到合用的人嗎?在「冇大台」的今日香港,那不會單看一兩位民間領袖的心思,而是要每一位香港人都在造物主面前,撫心自問。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建道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