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教堂是为罪人而开放的!

不久前,收到一封署名为「慎思明辨小组」给予「尊敬的香港各教会牧者、长老、执事、理事、董事」的〈温馨提示〉。后来又有不少人多次传来这「提示」,亦知悉不少教会人士也同样收到。对于小组的「提示」,本应感到「温馨」和爱,但可惜的是,个人觉得有关提示,不单所提出的法理依据,也包括对圣经的了解,均有值得商榷之处。

这「提示」虽有署名,但实是匿名。我不知小组成员是否信徒,但信徒之交通、提醒和劝勉,理应坦诚真实。署名中连一个「张三李四」的名字也没有,对收信者是否真的「尊敬」呢?或许小组成员均反对订立「反蒙面法」,也不同意教育局长所说,蒙面会影响「正常活动」,所以才以匿名的方式将「提示」广传。无论怎样,我仍多谢小组的「提示」。

「提示」中提及几条法例,《刑事诉讼程序修例》第二百廿一章第90及91条,「如某人犯可逮捕的罪行,而任何其他人知悉或相信有人已犯该罪行或另一可逮捕的罪行⋯⋯」;《简易程序治罪条例》第二百廿八章第17条,「管有攻击性武器等,并有所意图⋯⋯」

对于教会开放堂所给予公众人士,进堂者众,有参加祈祷、敬拜、团契、学习、安静,也有人来只是使用洗手间、接受身心灵牧养等,当中谁曾犯有可逮捕的罪行?他们从外进入教堂,在教堂内负责招待的人均无从得悉他们在外间做了什么事,也没任何资格去审判他们是否犯了法。按照普通法,一个人未经法庭作出裁决,任何人也不能指他是犯了法。所以「提示」中指教会「若明知违法示威者涉及违法行为⋯⋯」,接待的负责人怎能「明知」或作出判断呢?

教会非审判者

教堂开放,均清楚指明进入者不得携带攻击性武器。接待负责人亦无从得悉或判断进入教堂者有犯法意图。

假若为防止一个不能确知有「犯了可逮捕的罪行」的人进入教堂,不准其他人士进入,这是恰当的吗?教堂每天都是向外开放,让人进入,怎会因有游行示威等事情发生而将门户关闭?这正如一间医院,或许会有犯了法的人入来求医,医生是否要先审查他,看他有没有犯法,若有犯法,便不医治他;抑或无论他是谁,也会为他医治?医院会否因有游行示威,惧怕有犯法者进入而关上大门?医生的责任是医治,而不是法律上的裁决者。教会的使命是关心人的身心灵,同样也不是执法者或法律上的裁决者。

教堂开放,亦不表示包庇犯法者。除了负责人无从得悉和没资格作出审判外,警方若要拘捕任何人士,均可按照有关法例执行,教堂负责人绝不会拒绝,但会拒绝任何不合法和不合理的执法。个人也认识不少教牧同工,走在示威者中间,除同行关心外,也会在恰当的时机,劝喻示威者,暴力抗争并不是唯一途径。

「小组」提出有关信仰的质疑,我没有信仰的权威去指出谁对谁错。我只是一个寻道者,我不敢判断人,「你们不要评断别人,免得你们被审判。」(太七1,《和合本修订版》,下同)「虽然我不觉得自己有错,却也不能因此判为无罪;审断我的是主。」(林前四4)我亦不想对有关「提示」的各点逐一回应,只是提出个人对信仰的了解和反思。

马太福音廿五章31-46节记载,耶稣论及「万民受审判」时,他说:「你们这蒙我父赐福的,可来承受那创世以来为你们所预备的国,因为我饿了,你们给我吃;渴了,你们给我喝;我流浪在外,你们留我住;我赤身露体,你们给我穿;我病了,你们看顾我;我在监里,你们来看我。」(太廿五34-36)那给人吃喝、给人居所衣服,和探望被囚者的人,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向接受吃喝、居住衣服的人和被囚者传讲福音,使他们灵魂得救,加入教会,但他们在将来审判时,都是蒙父所赐福的人。耶稣又提及,「就算把一杯凉水给这些小子中的一个喝,我实在告诉你们,他一定会得到赏赐。」(太十42下)福音,不只是救人的灵魂,福音对人的关怀是包括身心灵的。教堂开放就是要为人提供身心灵的牧养和关怀。但一个进入来喝了一杯凉水的人,是否要向他传讲福音,为他受洗,才让他离开教堂?

电影《孤星泪》中的主教,接待了一个犯了偷盗罪的人,还吩咐仆人以上宾之礼去接待他。这罪犯不知感恩,还偷了教堂中的圣物。他再被警察拘捕,被带来问主教,他是否偷了教堂内的圣物;主教反而告诉警察,这些物品都是他给罪犯的。这罪犯离开教堂,但在他生命中留下对良知和罪恶的挣扎,最后他为救一位参与革命的青年和一个妓女的女儿,牺牲自己的生命。他找到人生的意义。但在另一面,要坚持执法和维持秩序的警官,却在执法时忽略了良知的重要,最后走上自杀的路。寻找救恩或人生真谛,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途径,更重要的是圣灵在人心中的工作,人无法操控。

各人眼中也有刺或梁木

约翰福音八章1-11节记载,有人将一个犯奸淫时被捉的女人带到耶稣面前,问耶稣应否用石头打死她。耶稣最后没有同意打死她,反而对她说:「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八11)个人都同意,我们都应劝喻犯罪的人悔改,但个人的领受,经文的焦点反而在耶稣向那些将淫妇带到耶稣面前的人所说的话:「你们中间谁没有罪,谁就先拿石头打她!」(八7)

圣经记载不少自以为义的人,看见别人眼中的刺,却看不见自己眼中的梁木。耶稣更指出,假若人不将自己眼中的梁木去掉,对事情就看得不清楚(路六41-42)。人人都是罪人,无论眼中只有刺或梁木,教堂也是为所有罪人而开放的。

此外,阅读这段经文时,更值得反思,为什么文士和法利赛人只将犯奸淫的妇人带到耶稣面前,没有将那男士也带来见耶稣?是否只是女士犯奸淫?

暴力,不只有示威者的暴力,还有立法制度的暴力、政府狂妄的暴力、执法过度的暴力、司法过重的暴力、黑社会的暴力⋯⋯我们最容易谴责的,就是无权无势的抗命暴力。但实际上,上述种种暴力都出现过。

教牧同工都不会认同任何不合理的暴力,也不会包庇犯法的人,但也不会随意论断人。教会一直本于耶稣的教导,给任何人(无论他是罪犯与否)一杯凉水而已。不论是警察或是示威者,都是劳苦担重担的人,教堂是人寻找安息的地方。我曾听闻,不久前,林郑在伊馆举行对话会时,有当值防暴警察也曾使用附近一所教堂的洗手间设施呢!

忽然想起使徒保罗一句对婚嫁的劝勉,特别是在这末世面对种种困难的时候,「这样看来,让自己的女儿结婚固然是好,不让她结婚更好。」(林前七38)我将这句说话应用在教堂开放的事上,「教堂开放固然是好,不开放(或许是)更好。」有人选择「好」,有人选择「更好」。「各人要随心所愿,不要为难,不要勉强⋯⋯」(林后九7)所以毋须彼此论断,大家互相「温馨」的「提示」便好了!

(转载自作者Facebook,分题为编者所加。)


守护自由空间,请支持基督教《时代论坛》 
请选择:💳 网上捐款(信用卡)
⚡️转数快FPS - 51100803(注明奉献,如需收据请附姓名及电话)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