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代講場最新文章

教堂是為罪人而開放的!

不久前,收到一封署名為「慎思明辨小組」給予「尊敬的香港各教會牧者、長老、執事、理事、董事」的〈溫馨提示〉。後來又有不少人多次傳來這「提示」,亦知悉不少教會人士也同樣收到。對於小組的「提示」,本應感到「溫馨」和愛,但可惜的是,個人覺得有關提示,不單所提出的法理依據,也包括對聖經的了解,均有值得商榷之處。

這「提示」雖有署名,但實是匿名。我不知小組成員是否信徒,但信徒之交通、提醒和勸勉,理應坦誠真實。署名中連一個「張三李四」的名字也沒有,對收信者是否真的「尊敬」呢?或許小組成員均反對訂立「反蒙面法」,也不同意教育局長所說,蒙面會影響「正常活動」,所以才以匿名的方式將「提示」廣傳。無論怎樣,我仍多謝小組的「提示」。

「提示」中提及幾條法例,《刑事訴訟程序修例》第二百廿一章第90及91條,「如某人犯可逮捕的罪行,而任何其他人知悉或相信有人已犯該罪行或另一可逮捕的罪行⋯⋯」;《簡易程序治罪條例》第二百廿八章第17條,「管有攻擊性武器等,並有所意圖⋯⋯」

對於教會開放堂所給予公眾人士,進堂者眾,有參加祈禱、敬拜、團契、學習、安靜,也有人來只是使用洗手間、接受身心靈牧養等,當中誰曾犯有可逮捕的罪行?他們從外進入教堂,在教堂內負責招待的人均無從得悉他們在外間做了甚麼事,也沒任何資格去審判他們是否犯了法。按照普通法,一個人未經法庭作出裁決,任何人也不能指他是犯了法。所以「提示」中指教會「若明知違法示威者涉及違法行為⋯⋯」,接待的負責人怎能「明知」或作出判斷呢?

教會非審判者

教堂開放,均清楚指明進入者不得攜帶攻擊性武器。接待負責人亦無從得悉或判斷進入教堂者有犯法意圖。

假若為防止一個不能確知有「犯了可逮捕的罪行」的人進入教堂,不准其他人士進入,這是恰當的嗎?教堂每天都是向外開放,讓人進入,怎會因有遊行示威等事情發生而將門戶關閉?這正如一間醫院,或許會有犯了法的人入來求醫,醫生是否要先審查他,看他有沒有犯法,若有犯法,便不醫治他;抑或無論他是誰,也會為他醫治?醫院會否因有遊行示威,懼怕有犯法者進入而關上大門?醫生的責任是醫治,而不是法律上的裁決者。教會的使命是關心人的身心靈,同樣也不是執法者或法律上的裁決者。

教堂開放,亦不表示包庇犯法者。除了負責人無從得悉和沒資格作出審判外,警方若要拘捕任何人士,均可按照有關法例執行,教堂負責人絕不會拒絕,但會拒絕任何不合法和不合理的執法。個人也認識不少教牧同工,走在示威者中間,除同行關心外,也會在恰當的時機,勸喻示威者,暴力抗爭並不是唯一途徑。

「小組」提出有關信仰的質疑,我沒有信仰的權威去指出誰對誰錯。我只是一個尋道者,我不敢判斷人,「你們不要評斷別人,免得你們被審判。」(太七1,《和合本修訂版》,下同)「雖然我不覺得自己有錯,卻也不能因此判為無罪;審斷我的是主。」(林前四4)我亦不想對有關「提示」的各點逐一回應,只是提出個人對信仰的了解和反思。

馬太福音廿五章31-46節記載,耶穌論及「萬民受審判」時,他說:「你們這蒙我父賜福的,可來承受那創世以來為你們所預備的國,因為我餓了,你們給我吃;渴了,你們給我喝;我流浪在外,你們留我住;我赤身露體,你們給我穿;我病了,你們看顧我;我在監裡,你們來看我。」(太廿五34-36)那給人吃喝、給人居所衣服,和探望被囚者的人,我不知道他們有沒有向接受吃喝、居住衣服的人和被囚者傳講福音,使他們靈魂得救,加入教會,但他們在將來審判時,都是蒙父所賜福的人。耶穌又提及,「就算把一杯涼水給這些小子中的一個喝,我實在告訴你們,他一定會得到賞賜。」(太十42下)福音,不只是救人的靈魂,福音對人的關懷是包括身心靈的。教堂開放就是要為人提供身心靈的牧養和關懷。但一個進入來喝了一杯涼水的人,是否要向他傳講福音,為他受洗,才讓他離開教堂?

電影《孤星淚》中的主教,接待了一個犯了偷盜罪的人,還吩咐僕人以上賓之禮去接待他。這罪犯不知感恩,還偷了教堂中的聖物。他再被警察拘捕,被帶來問主教,他是否偷了教堂內的聖物;主教反而告訴警察,這些物品都是他給罪犯的。這罪犯離開教堂,但在他生命中留下對良知和罪惡的掙扎,最後他為救一位參與革命的青年和一個妓女的女兒,犧牲自己的生命。他找到人生的意義。但在另一面,要堅持執法和維持秩序的警官,卻在執法時忽略了良知的重要,最後走上自殺的路。尋找救恩或人生真諦,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途徑,更重要的是聖靈在人心中的工作,人無法操控。

各人眼中也有刺或樑木

約翰福音八章1-11節記載,有人將一個犯姦淫時被捉的女人帶到耶穌面前,問耶穌應否用石頭打死她。耶穌最後沒有同意打死她,反而對她說:「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從今以後不要再犯罪了。」(八11)個人都同意,我們都應勸喻犯罪的人悔改,但個人的領受,經文的焦點反而在耶穌向那些將淫婦帶到耶穌面前的人所說的話:「你們中間誰沒有罪,誰就先拿石頭打她!」(八7)

聖經記載不少自以為義的人,看見別人眼中的刺,卻看不見自己眼中的樑木。耶穌更指出,假若人不將自己眼中的樑木去掉,對事情就看得不清楚(路六41-42)。人人都是罪人,無論眼中只有刺或樑木,教堂也是為所有罪人而開放的。

此外,閱讀這段經文時,更值得反思,為甚麼文士和法利賽人只將犯姦淫的婦人帶到耶穌面前,沒有將那男士也帶來見耶穌?是否只是女士犯姦淫?

暴力,不只有示威者的暴力,還有立法制度的暴力、政府狂妄的暴力、執法過度的暴力、司法過重的暴力、黑社會的暴力⋯⋯我們最容易譴責的,就是無權無勢的抗命暴力。但實際上,上述種種暴力都出現過。

教牧同工都不會認同任何不合理的暴力,也不會包庇犯法的人,但也不會隨意論斷人。教會一直本於耶穌的教導,給任何人(無論他是罪犯與否)一杯涼水而已。不論是警察或是示威者,都是勞苦擔重擔的人,教堂是人尋找安息的地方。我曾聽聞,不久前,林鄭在伊館舉行對話會時,有當值防暴警察也曾使用附近一所教堂的洗手間設施呢!

忽然想起使徒保羅一句對婚嫁的勸勉,特別是在這末世面對種種困難的時候,「這樣看來,讓自己的女兒結婚固然是好,不讓她結婚更好。」(林前七38)我將這句說話應用在教堂開放的事上,「教堂開放固然是好,不開放(或許是)更好。」有人選擇「好」,有人選擇「更好」。「各人要隨心所願,不要為難,不要勉強⋯⋯」(林後九7)所以毋須彼此論斷,大家互相「溫馨」的「提示」便好了!

(轉載自作者Facebook,分題為編者所加。)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請選擇:💳 網上捐款(信用卡)
⚡️轉數快FPS - 51100803(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建道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