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踏浪者

引言

「踏浪者」,是警方针对反修订《逃犯条例》所引发的示威事件而命名的行动。当笔者第一次听到「踏浪者」,心中顿时颤抖。谁能踏浪呢?不是太危险了吧?罗德里戈(Rodrigo Koxa)去年打破吉尼斯(Garrett McNamara)于十年前创下的世界纪录,成为冲过三十米高巨浪的高手。但成功者的代价,可能经历过全身的骨折,或要一生与痛楚为伍,或常处身死亡的边缘,其代价可想而知!警察成了踏浪者,也意味是一场非常艰辛之路。

笔者联想起圣经有一个类似例子:当耶稣行过五饼二鱼的神迹后,有太多人因为爱饼而拥着他,他惟有趁众人散开后,找机会独自上山祷告。那天,耶稣祷告至深夜后寻找门徒。那时门徒在船上正面对巨大风浪,突然看见海面上的「鬼怪」,便慌忙喊叫。耶稣随即说:「是我。」彼得惊见耶稣能够踏浪,便说:「主,如果是祢,请叫我从水面上走到祢那里去。」

耶稣说:「你来吧!」彼得就从船上下去,在水面上走着,却突然醒觉被风浪围着,将要沉下时,便惊喊着:「主啊!救我!」耶稣赶紧伸手拉住他,对他说:「你这小信的人哪!为什么疑惑呢?」他们上了船,风就住了。(参太十四22-33)从这个风浪中可见,彼得能踏浪,是因为「信耶稣」;获救,是因为「耶稣的同在」。

警队以「踏浪者」来作为今次行动的代号,似是「预知」其危险性,并给他们清楚暗示,能胜利,是因为信心。相信什么?就是香港所赋予警队的职责与使命,他们是保护香港的最前也是最后的防线,他们要本着职份,保护香港度过此危机。

笔者在这数月里,关顾前线或后方的基督徒警察及同事,与他们分享的过程中,出现最多的字眼是「无奈」、「点解要这样?」、「很难过」。他们因为长时间的工作,精神体力极度透支,加上被误会、被无故指骂、被谣言中伤,还要防备暴徒致命的攻击,身心灵都非常疲惫。对警察同事而言,他们很清楚示威群体中,有和平理性的,有情绪较浮躁的,也有激进冲击的。

前两者,他们都非常明白并理解,很愿意给他们帮助维持治安,让他们表达诉求。但很多同事们都感受到有一些特别激进的,视警察为仇恨及针对的对象,他们对这些「暴徒」很是不解,也有愤怒,认为自己的角色只是执法者,跟示威者无仇无怨,为何他们如此敌对呢?基督徒警察们只能祈祷仰望神,愿神为他们伸冤,靠着主得力量,也尽量给予身边未信主的同事鼓励、祷告,愿神保护各人都平安!

以下是在此段严峻时刻,部份同事们的一些心声,但愿众人也从在这些年轻警察的分享中,看见他们对香港的热诚,对使命的坚持,他们如此刻苦、忍辱负重,愿神祝福保守他们!

警总

当六月廿六日警察总部被围那天,除了文职同事较早离开外,其馀的同事都留在总部,他们心里有百般滋味,是感到受羞辱的、愤怒的、无奈的。

米高说:「当看见『警徽』被羞辱,保护不了时,内心感到好羞辱!这是警队权力的代表,那些人是故意侮辱,挑战我们的底线,我们却忍让了!」米高因为当晚有事,必须想办法离开警总,同事帮忙找出口时,他站在警总门口约有十分钟,他第一次感受到前线同事的屈辱:「那些示威者不断以粗言秽语骂我们的同事,什么『XX老X』、『黑警』、『⋯⋯死全家』,还有更难听的说话!同事们非常克制,站了整天,就这样长时间听着这些辱骂!我自己听了十分钟,回家心里也很不舒服,不能安睡!如今有些水马,隔开了同事与示威者之间,总算好些!」当找到侧门出口,米高经过此门时,他心里非常难受:「当时听见同事催促说:『快走!快走!别让他们发现!』我感到很羞辱,我们是警察,为何要如此鬼祟?」

阿宝同样是被困于警总,他说:「我觉得好无奈、好愤怒,为何出入得不到自由?为何警察要如此受辱到这地步?其实当时警总内有很多人,若要『打』,其实是可以赢!为何不打?竟被『恰上面』?但因为知道四十二楼的上层全都在,上头不用武力,我们也得要接受!相信他们的决定总有原因,也因此便默默忍耐。」

西环

「我是七月廿八日后才参与这次行动。」只有三十岁出头的阿涛回应。「最深刻的是在西环的一幕。当时同事的士气是高昂的,气氛就像上战场去打仗般。但我看见当时的西环街道,满处都是垃圾,到处被破坏得有如废墟!」阿涛带点失落感说:「我当时心里问上帝,为何会这样?正常的打仗是对外的,如今面对的却是『自己人』,心里很难受!我们拉了二十多人,当示威者除下口罩时,他们明显跟之前的『暴戾』很不同。看见他们眼神所浮现的,是后悔,有些还哭着。我心里想,他们真不是坏人!」阿涛说,从那次的现场经历,与他之前在电视上所见,其感受全然不同。之前对那些激进的示威者,感受是「好嬲,觉得他们好暴力!同事们被欺负,好惨!」如今却觉得他们「好可怜!他们可能是被人唆摆,或受朋辈影响,跟着大伙儿,有些可能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阿涛很期望这些年轻人能够醒觉。

宿舍

阿江说:「我工作的地方常被激进者围者,而我住的宿舍也被围;保护不了家人,令我心里很愤怒、很无奈!」

年轻的阿华说:「当时我在西九龙总部,听见黄大仙宿舍被围攻,我们所有人都好焦急,想冲过去,保卫他们!但因为我们不知道那些激进者会否一瞬间又过来这边,便不能轻举妄动!」

阿广说:「我刚放工,返回宿舍,听到暴徒施袭,也顾不了别的,拿着扫帚,与儿子一起往楼下守护家园!什至拼死也要保护家园啊!」

阿龙说:「之前,我太太与我因为政见也有些冲突。她本来认为警察很不对,但自从那些暴徒暴力冲击宿舍后,她亲身感受到他们的可恶。太太为此曾就冲突向我道歉,我们也没再为这方面的不同意见而争吵。」

不同警署被冲击

同样年轻的阿曹,刚毕业不久,在后方支援同事:「当日,我们尖沙咀被围,纵然我不在前线,但那些雷射,不断从玻璃窗透射过来,实在很滋扰,又听见那些喧哗、辱骂声,令人非常烦躁,很不开心!还有,当我在后方留心听着『机』,了解外面的情况,突然有同事急忙找冰,说有同事被汽油弹烧伤。我们都很焦急,又愤怒,又无奈!他们为何要这样待我们呢?」

阿伟当时守深水埗,指挥官非常谨慎、克制,一直不让我们出去。「记得那次奉命出去了,竟与记者们争路,难免有些冲突。有些记者态度很好的,但有些记者的态度是非常恶劣,还以粗口谩骂,实在气愤!」

阿明说:「昔日游行示威,会很乐意帮助示威者开路,与他们同行,希望帮助他们顺利抵达目的地。但如今,很感受到其危险性,也不得不顾及自己及同事的安危,要坐在车上视察情况,不能伴他们前行。」

阿森说:「我们在前线,很感受生命受到威胁,每次守着,那些大大小小的砖头如雨般落下,根本避无可避;那些雨伞像长刀般『锋利』。如今他们什至掷汽油弹,是危及生命安全的;我们最可以做的,就是放催泪烟隔开人群,双方都得到保护!」

阿恩:「有亲友问我721是怎么一回事?我就耐性地慢慢回应,又反问他们:『大部份防暴警都在西环、中环,开车往元朗,卅五分钟就到,已经很迅速了!对吗?』他们又问:『为何警察见到巿民被人围,却离开?』我又反问他们:『若你做阿头,看见同事势孤力弱,你会叫他们冲前,还是等救援?』原来当我与亲友们对话,一件一件慢慢回应,又让他们反思,他们都能理解当中处境。」

阿秀说:「我不是前线,是Tango的成员,但因为自己还欠缺训练,对武力装备还未纯熟,内心会担心成为同事的负累。不是怕配合不到,而是担心配合得不好。所以,我在休息时,也会举举哑铃,希望FIT些,能帮到同事。」

阿杰:「我不是前线,是在后方。纵然是后方,同样是非常认真去处理每宗案件。因为由六月十四日开始,已有超过二千位同事的个人资料被起底,而我是其中一位被调派,特别负责处理解决起底问题,进行『反起底』工作。我们都认真的分析来源、去向、重点,务求无一遗漏,不怠慢、不放弃,因为我心里只有一个目标,就是渴望同事们能放心、安心在前线工作。」

与亲友

阿乐:「近日的社会大事,与太太关系倒好转了,她很支持我,但却失去很多朋友!」

阿力:「我们有同事被起底,有些是自己亲人或朋友做的,很是伤心!」

阿秀:「我有些friend,竟然问我有没有良知?说我是黑警!无论怎么说,他们也不会听,也改变不了他们,很可惜!」

阿涛:「我觉得教会的情况,人与人的关系非常撕裂,我觉得他们只有口中的公义,却没有了上帝的公义与爱!他们有很多只在网上,或取了其中的片段便去评论,当上了审判者。」阿涛在与十多年弟兄姊妹中所受的伤害,是无法用言语形容,但他以正面的态度帮助自己走出困境。他说:「他们的言论的确令我感到受伤,但当我想到上帝的爱,他接纳我们每一个人。我们都是不完全的、三尖八角的,都是做得不好的罪人,伤害了别人也不自知。但上帝却爱并包容我们的不完美。为此,我也学习接纳他们的不明白,积极修补与一些关系撕裂了的人复和。」

辅警

阿宝:「我在招募处工作,看见有受训的,或已入职的同事离职,他们都有不同的原因,但我们却见有很多不同行业的人,申请加入辅警行列。这都反映近日的社会问题,有很多人都是支持的,都希望参与能帮上忙的。」

阿成:「这段日子,幸得有辅警同事帮助,若没有他们,警署更是困难,实在感激!」

阿妮是辅警,这段日子有两件事令她十分感激且感动的。第一件事是某天晚上十时许,往大街处理一宗案件,当下警车时,有一名中年男子望着他们。阿妮心想会否又骂他们是「黑警」?但那人竟然向着他们说:「加油!」阿妮当时心里很感谢他这两个字。另一次,他们在黄竹坑道南风道路口灯位时,左边停了一部白色私家车,司机是一名中年男子:「他望着我,给了我一个大拇指手势,此刻我真的很感动。转灯时,大家都挥手告别,这场面多发生在小朋友身上才做。」这两件事令阿妮想起当辅警的初心:「维护香港、保卫家园、打击暴徒、警察使命」。

谣言

在百多日的暴乱中,很多人对警察有极端的误解,且生出仇恨,同事们都感到自己很被动、很无奈。

阿心:「有人说在新屋岭有同事恶待被捕者?还强奸他们?怎可能呢?他们当我们是什么?!」

阿明:「我们警察是要讲证据,首先到如今仍没有在新屋岭的受害人报警,没得查!第二,指控我们集体去强奸,简直匪夷所思!我相信根本没有此事。」

保罗:「我有个教友问我有关太子站死人事件。我说没死人喎!然后我拿医管局的澄清告诉他。他竟说:『我不信医管局!』我真觉得无奈,其实无论怎样,他们也不信的!」

阿伟:「有人说我们可否任由示威者霸占路面,不用紧张地去驱散?但我们是警察,见到违法的难道不理么?就算我们见到他们踩烂那些花糟,都觉很得不对!我觉得很无奈,为何他们觉得自己是对的呢?!」

阿华:「有人说我们滥捕,捉了某人不就可以,为何还要打?其实他们不知道,当我们要捉着一个人的时候,他们挣扎的无情力,十个大只佬也未必捉住他!」

阿琪:「某天我返到警署,遇见一位教会弟兄,他说自己刚经过油麻地,就被警察拉了来!我本来感到很不好意思,但他却安慰说:『没事的,我们明白,我很支持警察的!』我感到很有鼓励!」

警嫂心声

阿丁:「老公有压力,又未必吓吓讲出口,我会写纸仔畀佢,放喺佢平常出门口前会接触到的地方。有时咁多年夫妇,未必会吓吓好肉麻咁讲出来,但写出来比较容易表达。」

阿珊:「当见他『无神气』,就问佢系咪好累好忙;当见他心情『嬲嬲地』,关心吓佢今日系咪有人激亲他。平常send一些小朋友的开心相片畀他,或叫小朋友录音畀爸爸返工加油,或贴纸仔喺门柄替老公打气(让他出门时看见)等,或煮些好食的给他吃,还有不少得的与他一同祈祷。这些都是给老公减压的方法。」

阿莹:「知道他工作有很大压力,平时在家少出声或麻烦他。自己也尽力处理好家里所有的事务,令他不用为家庭烦恼。放假时,陪他去些较静的餐厅饮咖啡,吃些好东西。」

阿凤:「在适当时间,我们会倾诉心事,一起唱诗、祈祷、返教会,觉得他疲累了便帮他按摩,或抽空到深圳水疗消遣或吃些特色食品。久不久也要发放电子情书给他,赞赏他,也不可或缺的,是用一些经文提醒或鼓励他。」

感激与勉励

阿涛:「我要多谢太太在这段日子的支持。我每天返工要花十六至十七小时,回家后根本没有精神,也没有时间照顾儿女。她也不容易,因为她自己的同事、老师,都可能是参与社运,或是走上街冲的一群,而她却完全支持我,兼顾我的职责。她还笑说我们是『假单亲』。我感激她,若没有她的支持,实在无法有力量面对!」

阿成:「我相信这刻的坚持,持着我们工作当有的使命,以圣经回应我们所要执行的;纵然很多人都不明白,但上帝知道,将来的历史也自有定论。所以,很盼望我们每一位都继续紧守岗位,持守上帝给我们的领受,去尽力的、正向的去做,深信上帝必加力给我们!」

阿宝:「神必按公义审判世界,按公正审判万民。求主祝福警队,保守每一位同事工作上的安全,并继续为维持香港的治安一同努力!」

阿杰:「我相信靠着神赐给我们的力量,持守住真理,一定会走向光明。各位同事加油!」

阿扬:「我现在最大的心愿是,愿神的光光照教会,让支持暴力的弟兄姊妹醒觉回转!」

阿和:「在这段日子,我自己也有点迷失,所作的都被人批评,不被认同。但圣经的话给我们力量:『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认定他,他必指引祢的路。』(箴三6)我深信惟有靠着神、信靠他,来走前面的路!」

阿文:「这段日子,最感激警队同事们的团结,『向心力』很强,每个同事都很合作!最渴望的,是同事们能平安收工,齐齐整整!」

阿妮:「香港警察是有很多香港巿民支持的,只是大部份支持者都是沉默的一群。We are NOT alone!」

结语

笔者与警察同事们同行差不多二十年,我们同度过香港许多沉重的日子,○三年的「沙士」,○五年的「韩农」,一四年的「光明顶」,今日的「踏浪者」,与基督徒的警察同度过许多形形色色的困境,信仰生活的建立、性格盲点的辅谈、人际关系的解难、试探诱惑的得胜、婚姻危机的重建……我们一起欢笑、一起流泪、一起祷告、一起传道;我们彼此激励、彼此提醒、彼此代求;遇有纷争,学习接纳、不改变别人;遇有信仰危机,尽力挽回、不轻易放弃;遇有难题,积极聆听、不轻率批评。我们近距离接触,我们远距离支持,竭力向着团契的目标:有甜蜜的团契生活,有健康的生命见证,有广传福音的异象。

笔者过去多年,也与未信主的同事交往,都是我所尊重、所欣赏、所祷告的对象。我所认识的他们,可能基于在警队的训练与制度,大部份都非常有礼,包容得体;他们大都是正直、率直的,他们以双眼视人,从不闪烁,与他们分享开怀,坦诚相对;他们都是爱香港,全心守护香港的,他们在专业上认真,在大是大非的时候,团结一致,令人感动。

有些人不断将对政治的不满发泄在警察身上,警察们因而异常难过。警察是执法者,他们只是紧守使命地执行工作,去阻挡违法的人破坏香港。但愿上帝怜悯香港,祝福香港警察,愿有一天香港人明白,默默守护香港的,就是他们曾严重误解,曾如此歇斯底里要对抗、要伤害,却是爱护香港,守护香港人的「香港警察」!但愿香港警察们无畏无惧坚守使命,您们继续保护香港,愿上帝以大能保护您们,并保护香港尽快回复平静,香港人共享和平! 

(编按:作者为香港警察队基督教以诺团契团牧)


守护自由空间,请支持基督教《时代论坛》 
请选择:💳 网上捐款(信用卡)
⚡️转数快FPS - 51100803(注明奉献,如需收据请附姓名及电话)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