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代講場最新文章

踏浪者

引言

「踏浪者」,是警方針對反修訂《逃犯條例》所引發的示威事件而命名的行動。當筆者第一次聽到「踏浪者」,心中頓時顫抖。誰能踏浪呢?不是太危險了吧?羅德里戈(Rodrigo Koxa)去年打破吉尼斯(Garrett McNamara)於十年前創下的世界紀錄,成為衝過三十米高巨浪的高手。但成功者的代價,可能經歷過全身的骨折,或要一生與痛楚為伍,或常處身死亡的邊緣,其代價可想而知!警察成了踏浪者,也意味是一場非常艱辛之路。

筆者聯想起聖經有一個類似例子:當耶穌行過五餅二魚的神蹟後,有太多人因為愛餅而擁著祂,祂惟有趁眾人散開後,找機會獨自上山禱告。那天,耶穌禱告至深夜後尋找門徒。那時門徒在船上正面對巨大風浪,突然看見海面上的「鬼怪」,便慌忙喊叫。耶穌隨即說:「是我。」彼得驚見耶穌能夠踏浪,便說:「主,如果是祢,請叫我從水面上走到祢那裡去。」

耶穌說:「你來吧!」彼得就從船上下去,在水面上走著,卻突然醒覺被風浪圍著,將要沉下時,便驚喊著:「主啊!救我!」耶穌趕緊伸手拉住他,對他說:「你這小信的人哪!為甚麼疑惑呢?」他們上了船,風就住了。(參太十四22-33)從這個風浪中可見,彼得能踏浪,是因為「信耶穌」;獲救,是因為「耶穌的同在」。

警隊以「踏浪者」來作為今次行動的代號,似是「預知」其危險性,並給他們清楚暗示,能勝利,是因為信心。相信甚麼?就是香港所賦予警隊的職責與使命,他們是保護香港的最前也是最後的防線,他們要本著職份,保護香港度過此危機。

筆者在這數月裡,關顧前線或後方的基督徒警察及同事,與他們分享的過程中,出現最多的字眼是「無奈」、「點解要這樣?」、「很難過」。他們因為長時間的工作,精神體力極度透支,加上被誤會、被無故指罵、被謠言中傷,還要防備暴徒致命的攻擊,身心靈都非常疲憊。對警察同事而言,他們很清楚示威群體中,有和平理性的,有情緒較浮躁的,也有激進衝擊的。

前兩者,他們都非常明白並理解,很願意給他們幫助維持治安,讓他們表達訴求。但很多同事們都感受到有一些特別激進的,視警察為仇恨及針對的對象,他們對這些「暴徒」很是不解,也有憤怒,認為自己的角色只是執法者,跟示威者無仇無怨,為何他們如此敵對呢?基督徒警察們只能祈禱仰望神,願神為他們伸冤,靠著主得力量,也盡量給予身邊未信主的同事鼓勵、禱告,願神保護各人都平安!

以下是在此段嚴峻時刻,部份同事們的一些心聲,但願眾人也從在這些年輕警察的分享中,看見他們對香港的熱誠,對使命的堅持,他們如此刻苦、忍辱負重,願神祝福保守他們!

警總

當六月廿六日警察總部被圍那天,除了文職同事較早離開外,其餘的同事都留在總部,他們心裡有百般滋味,是感到受羞辱的、憤怒的、無奈的。

米高說:「當看見『警徽』被羞辱,保護不了時,內心感到好羞辱!這是警隊權力的代表,那些人是故意侮辱,挑戰我們的底線,我們卻忍讓了!」米高因為當晚有事,必須想辦法離開警總,同事幫忙找出口時,他站在警總門口約有十分鐘,他第一次感受到前線同事的屈辱:「那些示威者不斷以粗言穢語罵我們的同事,甚麼『XX老X』、『黑警』、『⋯⋯死全家』,還有更難聽的說話!同事們非常克制,站了整天,就這樣長時間聽著這些辱罵!我自己聽了十分鐘,回家心裡也很不舒服,不能安睡!如今有些水馬,隔開了同事與示威者之間,總算好些!」當找到側門出口,米高經過此門時,他心裡非常難受:「當時聽見同事催促說:『快走!快走!別讓他們發現!』我感到很羞辱,我們是警察,為何要如此鬼祟?」

阿寶同樣是被困於警總,他說:「我覺得好無奈、好憤怒,為何出入得不到自由?為何警察要如此受辱到這地步?其實當時警總內有很多人,若要『打』,其實是可以贏!為何不打?竟被『恰上面』?但因為知道四十二樓的上層全都在,上頭不用武力,我們也得要接受!相信他們的決定總有原因,也因此便默默忍耐。」

西環

「我是七月廿八日後才參與這次行動。」只有三十歲出頭的阿濤回應。「最深刻的是在西環的一幕。當時同事的士氣是高昂的,氣氛就像上戰場去打仗般。但我看見當時的西環街道,滿處都是垃圾,到處被破壞得有如廢墟!」阿濤帶點失落感說:「我當時心裡問上帝,為何會這樣?正常的打仗是對外的,如今面對的卻是『自己人』,心裡很難受!我們拉了二十多人,當示威者除下口罩時,他們明顯跟之前的『暴戾』很不同。看見他們眼神所浮現的,是後悔,有些還哭著。我心裡想,他們真不是壞人!」阿濤說,從那次的現場經歷,與他之前在電視上所見,其感受全然不同。之前對那些激進的示威者,感受是「好嬲,覺得他們好暴力!同事們被欺負,好慘!」如今卻覺得他們「好可憐!他們可能是被人唆擺,或受朋輩影響,跟著大伙兒,有些可能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阿濤很期望這些年輕人能夠醒覺。

宿舍

阿江說:「我工作的地方常被激進者圍者,而我住的宿舍也被圍;保護不了家人,令我心裡很憤怒、很無奈!」

年輕的阿華說:「當時我在西九龍總部,聽見黃大仙宿舍被圍攻,我們所有人都好焦急,想衝過去,保衛他們!但因為我們不知道那些激進者會否一瞬間又過來這邊,便不能輕舉妄動!」

阿廣說:「我剛放工,返回宿舍,聽到暴徒施襲,也顧不了別的,拿著掃帚,與兒子一起往樓下守護家園!甚至拼死也要保護家園啊!」

阿龍說:「之前,我太太與我因為政見也有些衝突。她本來認為警察很不對,但自從那些暴徒暴力衝擊宿舍後,她親身感受到他們的可惡。太太為此曾就衝突向我道歉,我們也沒再為這方面的不同意見而爭吵。」

不同警署被衝擊

同樣年輕的阿曹,剛畢業不久,在後方支援同事:「當日,我們尖沙咀被圍,縱然我不在前線,但那些雷射,不斷從玻璃窗透射過來,實在很滋擾,又聽見那些喧嘩、辱罵聲,令人非常煩躁,很不開心!還有,當我在後方留心聽著『機』,了解外面的情況,突然有同事急忙找冰,說有同事被汽油彈燒傷。我們都很焦急,又憤怒,又無奈!他們為何要這樣待我們呢?」

阿偉當時守深水埗,指揮官非常謹慎、克制,一直不讓我們出去。「記得那次奉命出去了,竟與記者們爭路,難免有些衝突。有些記者態度很好的,但有些記者的態度是非常惡劣,還以粗口謾罵,實在氣憤!」

阿明說:「昔日遊行示威,會很樂意幫助示威者開路,與他們同行,希望幫助他們順利抵達目的地。但如今,很感受到其危險性,也不得不顧及自己及同事的安危,要坐在車上視察情況,不能伴他們前行。」

阿森說:「我們在前線,很感受生命受到威脅,每次守著,那些大大小小的磚頭如雨般落下,根本避無可避;那些雨傘像長刀般『鋒利』。如今他們甚至擲汽油彈,是危及生命安全的;我們最可以做的,就是放催淚煙隔開人群,雙方都得到保護!」

阿恩:「有親友問我721是怎麼一回事?我就耐性地慢慢回應,又反問他們:『大部份防暴警都在西環、中環,開車往元朗,卅五分鐘就到,已經很迅速了!對嗎?』他們又問:『為何警察見到巿民被人圍,卻離開?』我又反問他們:『若你做阿頭,看見同事勢孤力弱,你會叫他們衝前,還是等救援?』原來當我與親友們對話,一件一件慢慢回應,又讓他們反思,他們都能理解當中處境。」

阿秀說:「我不是前線,是Tango的成員,但因為自己還欠缺訓練,對武力裝備還未純熟,內心會擔心成為同事的負累。不是怕配合不到,而是擔心配合得不好。所以,我在休息時,也會舉舉啞鈴,希望FIT些,能幫到同事。」

阿傑:「我不是前線,是在後方。縱然是後方,同樣是非常認真去處理每宗案件。因為由六月十四日開始,已有超過二千位同事的個人資料被起底,而我是其中一位被調派,特別負責處理解決起底問題,進行『反起底』工作。我們都認真的分析來源、去向、重點,務求無一遺漏,不怠慢、不放棄,因為我心裡只有一個目標,就是渴望同事們能放心、安心在前線工作。」

與親友

阿樂:「近日的社會大事,與太太關係倒好轉了,她很支持我,但卻失去很多朋友!」

阿力:「我們有同事被起底,有些是自己親人或朋友做的,很是傷心!」

阿秀:「我有些friend,竟然問我有沒有良知?說我是黑警!無論怎麼說,他們也不會聽,也改變不了他們,很可惜!」

阿濤:「我覺得教會的情況,人與人的關係非常撕裂,我覺得他們只有口中的公義,卻沒有了上帝的公義與愛!他們有很多只在網上,或取了其中的片段便去評論,當上了審判者。」阿濤在與十多年弟兄姊妹中所受的傷害,是無法用言語形容,但他以正面的態度幫助自己走出困境。他說:「他們的言論的確令我感到受傷,但當我想到上帝的愛,祂接納我們每一個人。我們都是不完全的、三尖八角的,都是做得不好的罪人,傷害了別人也不自知。但上帝卻愛並包容我們的不完美。為此,我也學習接納他們的不明白,積極修補與一些關係撕裂了的人復和。」

輔警

阿寶:「我在招募處工作,看見有受訓的,或已入職的同事離職,他們都有不同的原因,但我們卻見有很多不同行業的人,申請加入輔警行列。這都反映近日的社會問題,有很多人都是支持的,都希望參與能幫上忙的。」

阿成:「這段日子,幸得有輔警同事幫助,若沒有他們,警署更是困難,實在感激!」

阿妮是輔警,這段日子有兩件事令她十分感激且感動的。第一件事是某天晚上十時許,往大街處理一宗案件,當下警車時,有一名中年男子望著他們。阿妮心想會否又罵他們是「黑警」?但那人竟然向著他們說:「加油!」阿妮當時心裡很感謝他這兩個字。另一次,他們在黃竹坑道南風道路口燈位時,左邊停了一部白色私家車,司機是一名中年男子:「他望著我,給了我一個大拇指手勢,此刻我真的很感動。轉燈時,大家都揮手告別,這場面多發生在小朋友身上才做。」這兩件事令阿妮想起當輔警的初心:「維護香港、保衛家園、打擊暴徒、警察使命」。

謠言

在百多日的暴亂中,很多人對警察有極端的誤解,且生出仇恨,同事們都感到自己很被動、很無奈。

阿心:「有人說在新屋嶺有同事惡待被捕者?還強姦他們?怎可能呢?他們當我們是甚麼?!」

阿明:「我們警察是要講證據,首先到如今仍沒有在新屋嶺的受害人報警,沒得查!第二,指控我們集體去強姦,簡直匪夷所思!我相信根本沒有此事。」

保羅:「我有個教友問我有關太子站死人事件。我說沒死人喎!然後我拿醫管局的澄清告訴他。他竟說:『我不信醫管局!』我真覺得無奈,其實無論怎樣,他們也不信的!」

阿偉:「有人說我們可否任由示威者霸佔路面,不用緊張地去驅散?但我們是警察,見到違法的難道不理麼?就算我們見到他們踩爛那些花糟,都覺很得不對!我覺得很無奈,為何他們覺得自己是對的呢?!」

阿華:「有人說我們濫捕,捉了某人不就可以,為何還要打?其實他們不知道,當我們要捉著一個人的時候,他們掙扎的無情力,十個大隻佬也未必捉住他!」

阿琪:「某天我返到警署,遇見一位教會弟兄,他說自己剛經過油麻地,就被警察拉了來!我本來感到很不好意思,但他卻安慰說:『沒事的,我們明白,我很支持警察的!』我感到很有鼓勵!」

警嫂心聲

阿丁:「老公有壓力,又未必吓吓講出口,我會寫紙仔畀佢,放喺佢平常出門口前會接觸到的地方。有時咁多年夫婦,未必會吓吓好肉麻咁講出來,但寫出來比較容易表達。」

阿珊:「當見他『無神氣』,就問佢係咪好累好忙;當見他心情『嬲嬲地』,關心吓佢今日係咪有人激親他。平常send一些小朋友的開心相片畀他,或叫小朋友錄音畀爸爸返工加油,或貼紙仔喺門柄替老公打氣(讓他出門時看見)等,或煮些好食的給他吃,還有不少得的與他一同祈禱。這些都是給老公減壓的方法。」

阿瑩:「知道他工作有很大壓力,平時在家少出聲或麻煩他。自己也盡力處理好家裡所有的事務,令他不用為家庭煩惱。放假時,陪他去些較靜的餐廳飲咖啡,吃些好東西。」

阿鳳:「在適當時間,我們會傾訴心事,一起唱詩、祈禱、返教會,覺得他疲累了便幫他按摩,或抽空到深圳水療消遣或吃些特色食品。久不久也要發放電子情書給他,讚賞他,也不可或缺的,是用一些經文提醒或鼓勵他。」

感激與勉勵

阿濤:「我要多謝太太在這段日子的支持。我每天返工要花十六至十七小時,回家後根本沒有精神,也沒有時間照顧兒女。她也不容易,因為她自己的同事、老師,都可能是參與社運,或是走上街衝的一群,而她卻完全支持我,兼顧我的職責。她還笑說我們是『假單親』。我感激她,若沒有她的支持,實在無法有力量面對!」

阿成:「我相信這刻的堅持,持著我們工作當有的使命,以聖經回應我們所要執行的;縱然很多人都不明白,但上帝知道,將來的歷史也自有定論。所以,很盼望我們每一位都繼續緊守崗位,持守上帝給我們的領受,去盡力的、正向的去做,深信上帝必加力給我們!」

阿寶:「神必按公義審判世界,按公正審判萬民。求主祝福警隊,保守每一位同事工作上的安全,並繼續為維持香港的治安一同努力!」

阿傑:「我相信靠著神賜給我們的力量,持守住真理,一定會走向光明。各位同事加油!」

阿揚:「我現在最大的心願是,願神的光光照教會,讓支持暴力的弟兄姊妹醒覺回轉!」

阿和:「在這段日子,我自己也有點迷失,所作的都被人批評,不被認同。但聖經的話給我們力量:『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認定祂,祂必指引祢的路。』(箴三6)我深信惟有靠著神、信靠祂,來走前面的路!」

阿文:「這段日子,最感激警隊同事們的團結,『向心力』很強,每個同事都很合作!最渴望的,是同事們能平安收工,齊齊整整!」

阿妮:「香港警察是有很多香港巿民支持的,只是大部份支持者都是沉默的一群。We are NOT alone!」

結語

筆者與警察同事們同行差不多二十年,我們同度過香港許多沉重的日子,○三年的「沙士」,○五年的「韓農」,一四年的「光明頂」,今日的「踏浪者」,與基督徒的警察同度過許多形形色色的困境,信仰生活的建立、性格盲點的輔談、人際關係的解難、試探誘惑的得勝、婚姻危機的重建……我們一起歡笑、一起流淚、一起禱告、一起傳道;我們彼此激勵、彼此提醒、彼此代求;遇有紛爭,學習接納、不改變別人;遇有信仰危機,盡力挽回、不輕易放棄;遇有難題,積極聆聽、不輕率批評。我們近距離接觸,我們遠距離支持,竭力向著團契的目標:有甜蜜的團契生活,有健康的生命見證,有廣傳福音的異象。

筆者過去多年,也與未信主的同事交往,都是我所尊重、所欣賞、所禱告的對象。我所認識的他們,可能基於在警隊的訓練與制度,大部份都非常有禮,包容得體;他們大都是正直、率直的,他們以雙眼視人,從不閃爍,與他們分享開懷,坦誠相對;他們都是愛香港,全心守護香港的,他們在專業上認真,在大是大非的時候,團結一致,令人感動。

有些人不斷將對政治的不滿發泄在警察身上,警察們因而異常難過。警察是執法者,他們只是緊守使命地執行工作,去阻擋違法的人破壞香港。但願上帝憐憫香港,祝福香港警察,願有一天香港人明白,默默守護香港的,就是他們曾嚴重誤解,曾如此歇斯底里要對抗、要傷害,卻是愛護香港,守護香港人的「香港警察」!但願香港警察們無畏無懼堅守使命,您們繼續保護香港,願上帝以大能保護您們,並保護香港儘快回復平靜,香港人共享和平! 

(編按:作者為香港警察隊基督教以諾團契團牧)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請選擇:💳 網上捐款(信用卡)
⚡️轉數快FPS - 51100803(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