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社评

在漆黑里,别忘上主还在做新事

由反送中、要求独立调查,到要求制裁高官重组警队,香港这场逆权运动已经历时接近五个月。即使本地教会一如过往,对这场运动意见极度纷纭,但无可否认,因着不少教牧信徒的热心关注与血泪同行,基督教在整场运动的能见度的确不低。事实上,这场无大台运动「兄弟爬山各自努力」,所反映的其实是无奈之中的尽力一试——当六月民间社会倾巢而出清晰表态,仍然得不到官方丝毫有意义回应,结果人人用尽自己的方法争取,经网上平台整合和传递,有些手段不是人人认同,难料目标能否达到仍只得一搏,最后造就了一幕又一幕举世惊奇。而当前路尽是不可知仍勉力前行,沿途出现的信心问号和信仰追寻,就变得顺理成章,不可或缺;即使时至今日短诗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已见淡出运动,这些问号和追寻仍然真实,亟待信仰群体的回应。今期头版专题报道的金钟添马祈祷会,是教牧信徒的最新努力。

这段日子,大家的经历都史无前例——世上找不到第二处,催泪弹可以大量发放于闹市大街、民居街市,以至室内空间;也找不到第二处,接连多次群众十万计以至百万计的自发游行,主体是和平理性非暴力,当局纵然再无动于衷、再气急败坏,也难以抹煞。观乎特区政府高层的强硬态度以及民众的决心,这样的对峙张力恐怕还要维持一段日子。我们渴望和平,但数月以来所翻出的种种社会沉痾,特别是制度的不公、警力的鲁莽粗暴和情绪失控,再加上民间合理诉求得不着回应而武力不断升级,大家所体会到的是:当没有足以服众的真相为基础,和平亦难以持久。至于有没有方法使社会避免泥足深陷于暴力螺旋?能否体现那武力也无法遏止的道德情操与关爱怜悯?观乎数月以来和理非游行的人数,这相信是更多人愿意继续寻找的出路。这条路,需要更多的祷告与同行。

昔日耶稣在世,与人同哀哭,也在人间行神迹。即使在今天,我们的哀恸,他仍得闻;我们的历史,他仍在其中做新事。在困难里,我们还可以数算到值得感恩的新事情;就例如上周当游行召集人岑子杰被南亚裔凶徒袭击,市民担心少数族裔被无辜针对而守护重庆大厦,到后来清真寺被水炮车染蓝又触发市民自发清洁,最终使本地不同族裔社群更团结齐心。数月的动盪,又会否让香港社会更能体会世界各地的种种张力与伤痛,为日后对外的守望代祷以至人道支援,埋下祝福他人的种子?

警方水炮车的染色水柱射向清真寺和教堂,遍地靛蓝,成为上周示威焦点。按过去数月的经验,警方对宗教团体实在算不上很尊重,即使这些宗教可能有上千年的历史。不过,信徒教牧倘若追随基督的身影,所在意的就不会是教会所得道歉是快是慢,而是教会在此时此刻的见证,能否让更多人能站在生命的高度看待人间世情,以至为他人摆上自己;又能否让掌权者以这样的生命高度,看待自己一手促成的乱局,亲自拨乱反正——而这教会的见证,你我都有份。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payme
老友記留在家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