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众议园
(本版园地 欢迎来稿 文责自负 不设稿酬)

香港重伤——一个牧者的挣扎与心声

今日站在这里要讲的不是一堂释经讲道,也不是什么神学论述,而是个人挣扎与反思,分享当下社会撕裂、法治受严峻冲击、暴力与仇恨蔓延的情况下,作为一个香港公民、一个牧者,我应该如何回应?作为一个神学工作者,我能否提供一个较宏观的视域去看今天的乱局?今天的分享,共有四点。

乱局中,既神伤亦自豪

第一,纵然在这乱局中,面对幕幕令人伤心、愤怒、焦虑、无奈的暴力场面,我们不必悲观、失望;反过来,我们要celebrate!Celebrate,庆祝?对,我们要庆祝:为这三个多月以来,香港人所展现的良知、勇气和坚持,不亢不卑地捍卫我们认定的道德底线,就是以维护人权为基础的法治,亦即恪守司法、执法公正及立法程序公义的法治,也正是捍卫我们尊严的底线。在这场运动中,香港人所要求的是什么?我们所求的是当局政府——我们的公仆——聆听我们的声音、我们的诉求、我们的关注。这要求极其谦卑,绝对与港独和颜色革命没有任何关联。这三个多月来,一百万、二百万人游行所展现的和平、坚持、秩序,令国际社会佩服,也让香港人自豪,因而高歌〈愿荣光归香港〉也实不为过。当然,往后勇武抗争所衍生的暴力,的确令人神伤,应受谴责,那是后话。

两难间,为公义要发声

第二,在这期间,作为牧者,要表达自己的意见和立场,无论多麽谨慎,也可以招致教会撕裂。就如六月九日崇拜后,我向会众呼吁,作为公民,有责任就《逃犯条例》修订表达自己的意见。这样平淡的呼吁也引起数名会友强烈反应,幸好震盪不大。但有些教会却因教牧的言论而撕裂,政教分离的争论重现,使撕裂加深,令人心痛。作为教牧,鑑于信徒政见的频谱复杂,为了教会合一,很多时都要保持缄默,不轻易表达自己的看法,彷佛没有立场一样,亦正为此缘故,不少会友埋怨教牧「龟缩」,在大是大非前噤若寒蝉,让人认为教会的领袖缺乏正义感。教牧的确两难。然而,教牧固然要持平和谨慎,但绝不能「龟缩」;他可以不表达政治立场,但不代表他不发正义之声。在某些时刻,当事态发展到触及我们认定的道德底线,教牧便不得不放下太多的顾虑,铿然地发声。六月十二日晚上,我发表平生第一次的脸书贴文,反对暴力。暴力触及了我的道德底线,我必须发声。但我将暴力分为两个层次,当时示威者及警队所用的过份武力,已到了暴力的边缘,若不及时约束,可以升级为真正的暴力。然而在这过程中,真正的暴力乃是特首在一百万市民游行、强烈反对《逃犯条例》修订后,立刻宣布强推法例二读,不单漠视程序公义,更严重的是视民意如无物,这才是真暴力。当当权者以受托的权力完全漠视民意,她正在violate托付权力予她的公民的尊严。暴力(violence)最确切的意义是侵犯(violate)人的尊严。我当然也继续谴责示威者愈演愈烈的暴力以及警队执法时失控的暴力,但相比之下,特首的暴力是更为严重。失却了尊重和珍惜,社会将沦为彼此施暴的人群。

任何形式的暴力都不能接受,不容合理化,更不得纵容,即使有多高尚的理想作依据。勇武者的暴力,他们破坏社会秩序的行为,必须予以谴责,「和理非」必须与他们割席。然而,我们不得不指出,警队的暴力当受更严厉的谴责。示威者或抗争或泄愤,破坏了社会秩序,他们要负上刑责,这是毋庸置疑的。但警队作为维护法治的执法者,若以恢复社会秩序之名,不受法纪约束,不惜滥用暴力以求止暴,他们是在破坏社会的法治。不过,话得说回来,在这场抗争运动中,警队同时是受重创的受害者。香港警察一向是世界最优秀的警队之一,深得市民敬爱及信任。这次却因港府的政治失误而声誉尽毁,法治操守受损,代价极重,亦动摇了社会的法治根基,这对警队不公平,对社会整体更不公平。作为信徒、牧者,为了社会法治,为了对警队公平,我们岂能不发声:一方面要求警队克制,另一方面强烈要求政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我认为这诉求在广大市民心中,凌驾另外四大诉求。我宁要独立调查委员会,也不要撤回。成立独立调查,不为惩处,而为复和,重建信任,重建法治的基础。这是道德底线,牧者不能不为此而表明立场。

撕裂深,仇恨如何化解

第三,香港严重撕裂,仇恨不断扩散及深化。七月十四日主日,我教会邀请了两位当警察的会友分享,散会后有一会友在门外问我为何要请「黑警」在教会分享,并要求我请他们出来,让他「打佢哋一镬甘!」。这极其可悲,可悲在他们都是在教会长大的青年人。当暴力语言如「黑警」、「曱甴」蔓延,就知道仇恨有多深!元朗白衣人施暴后,七月廿七日元朗大游行当日早上,教会举行祈祷会,祈求当日游行和平与安全。有人告诉我,有会友造了一个巨大盾牌,全副装备,准备出去「同林郑死过」。于是,我找这会友倾谈,力劝他止息心中怒气,将盾牌和装备交给我保管。费尽唇舌,他愿意交出盾牌,却死也不肯放下装备,仍是那句:「我要出去与林郑死过!」我不断劝谕会友作和平之子,放下仇恨,拒绝暴力。九月一日圣餐主日,我举起饼和杯向会友宣告:「这是基督的身体,为你与我这些不可饶恕的人擘开;这是基督的寳血,为你与我这些罪无可恕的人流出。神原谅了那些不可原谅的人(the unforgivable),你愿意原谅你心中认为不可原谅的人吗?请那些愿意的领受圣餐。」然而,在九月四日,我自己却受到极大的考验。当日听到由路透社漏出特首向商界讲话的录音,在讲话中特首承认自己一手造成这场巨大的动乱,实属罪无可恕,罪无可恕(她说了两次),并请求商界原谅她。听到她这一段话,我真的无名火起;她向商界哀求宽恕,对香港市民就连半句温婉的话都没有,有的只是指摘,由此看到她重视的是有财有势的商家,而轻视广大的市民,这令我非常痛恨。我问自己,我能原谅这unforgivable的特首吗?于此,主日施餐时向会众的呼吁的确对我有很大的帮助。我安静下来,真诚地为她祈祷,求主赐她谦卑的心并勇敢的灵,向市民承认自己的失误,请求他们的谅解。

香港重伤,需要止血,而止血最有效的方法是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我曾跟至少两位高官分享:我有一个梦,梦见林郑委任李国能大法官为独立调查委员会主席,而李国能向全港市民宣告,他接受任命,但要社会平静下来才启动委员会的工作。

看历史,拓视域求异象

第四,在这期间,相信大家心中都明白香港正在急速改变,从一国两制步向一国一制,中央对香港的掌控愈来愈深,所涉及的範畴也愈来愈广。这是我们不能不面对的现实。我们如何面对?无奈?恐惧?放弃,预备后路?No!作为基督徒,我们绝不能被悲观、失望、无奈的情绪掩盖,我们要以更高的属灵眼界看更广阔的历史视域。我们不要一天到晚聚焦在电视所呈现的画面;我们要从近期所发生的事,揣摩上主的旨意与作为,我们要向神求异象,让我们看到他的手如何在香港以及整个中国塑造历史。我们看中国教会的历史,看到什么呢?我们看到在一波又一波的运动中,福音在广传,教会在复兴,历史的危机成了福音转化中国的契机。我们要从使徒行传八至十章学功课。在第八章,我们看到门徒遭受大逼迫而四散,福音因此传至犹大全地。就在这时候,腓力被圣灵感动下到撒玛利亚,多人信主。正当福音在撒玛利亚兴旺不已,腓力忽然被圣灵引到旷野,遇见埃提亚伯的太监,福音第一次传给外邦人。在没有人看得见、想得到的情况下,保罗悔改,被神呼召作外邦的使徒。当一切都预备妥当,外邦人哥尼流被圣灵感动,向福音开放。就在这时候,彼得见异象,这是教会历史的转捩点。当彼得见异象,他不单看到了救恩历史的开展,更看到自己如何在其中的位置。这是我们开放心灵的时候,好让自己能看见神在这大时代中要我们看见的。

(原文为作者于二○一九年九月廿四日中神午会分享之讲稿,转载自CGST Magazine,分题为该杂志编者所加。)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HK Red Cross BTS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