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反修例与教会牧养」研究系列

「反修例与教会牧养」焦点小组研究初步报告

为了更适切回应教会和肢体的需要,福音证主协会、伯特利神学院柏祺城市转化中心及领导力培训学院,联合进行了一项关于「反修例与教会牧养」的质性研究调查,期望能初步呈现教会目前所面对的处境、同工的个人状况及教会未来面对的挑战。

本研究透过焦点小组(focus group)的形式进行,了解教牧同工面对时局的实况。讨论範围包括教会处境、同工个人状况及未来挑战等。我们又透过网上问卷调查,去了解信徒对教会的回应,是否符合他们的期望。研究结果也快将公布。 

在二〇一九年九月,我们组成了九个焦点小组,邀请了四十四位来自不同堂会的牧者参与。参与讨论的教牧同工不限身份与职份,所代表的宗派也是随机的。至于堂会的规模,平均聚会人数在二百五十人以下的,占了一半;人数最少的,少于一百人,最多的接近一千八百人。是次受访教牧服侍的教会,有不少对「反修例」有不同程度的讨论和回应,只有一间是几乎没有谈及或回应事件。研究的初步结果如下(斜体句子直接引自受访内容):

教会的状况和回应

在焦点小组访问开始时,不少教牧都提到二〇一四年雨伞运动影响教会在这次「反修例」事件中的回应。因有了二〇一四年的经验,弟兄姊妹大概都知道教牧和肢体的立场。因此在次「反修例」事件中,弟兄姊妹都自然地懂得以关系为基础,较少在聚会中与不同政见的肢体讨论。但在社交媒体(特别是WhatsApp群组)中,较易因不同立场的资讯而争吵,什至有肢体退出群组。

表面不会吵的,家人是很懂得做家人的。当教会弟兄姊妹熟了就很像家人,你知家人是什么颜色。
其实弟兄姊妹已经建立了关系,大家懂得知所进退。知道哪些话不能说。有些分歧也不会为难你。

在堂会回应这层面,挑战比较明显和强烈。不同政见和立场的肢体,都对教会的回应有不同期望。不少较中立或亲建制的肢体,认为教会不应在讲台和公祷中提及政治。但由于不同教会在今次事件中都作出不同程度的回应,所以不少教牧同工都收到持上述立场的会友投诉,什至离开教会。而较关注公义和民主的肢体,会期望教会有更多的回应,但同时他们又明白教会的限制,所以会自发私下相约参与不同的联署和游行。不少教牧也会与年轻肢体同行,参与游行。以下是堂会回应事件时的主要现象:

讲台教导与信徒反应

大部份教牧在讲道上感到两难,所以尽量小心用词,或尽量不提社会事件。每次周六发生事件后,不少教牧在讲道中会回应事件及肢体的情绪。但因不同政见,肢体都十分敏感,认为信息带有立场,有些会感到不太满意,在崇拜中途离开。 

讲道中讲社会事件很困难,一定要很小心,每次讲完一定有弟兄姊妹找你聊聊。

 明明不是那个意思也会被误解。

「讲又死,不讲又死」

开放堂会的考虑和争议 

由于后来各区都有游行,不少教会开放场地作休息站。法律上的考虑和弟兄姊妹的反应都不太容易处理。不少教牧因希望回应需要和服侍社区,所以决定开放教会。有些教会因此被传媒报导和抺黑,深刻经历到服侍和同行的艰难。 

有弟兄姊妹很不明白,为何警方已经发了反对通知书,教会仍然选择开放?其实我们关心的,并不是有没有反对通知书,我们看的是有没有这个需要。

不同政见下的牧养、沟通和了解  

不少教牧表示,同工和执事团队在是次运动中大多立场相似,由于有了信任与关系,达致顺利沟通和回应。教牧都多了与不同政见的肢体亲自沟通和疏理问题。他们也希望让不同年龄、立场的肢体,有更多机会彼此表达和理解,从而去建立肢体的生命。

因为大家都很抗拒去看对方的任何资讯。我倾向是让两边有对话的空间。 

教会借着这件事了解到弟兄姊妹的生命现况,让牧养更加着重生命。

信仰反思、祷告及属灵操练

社会动盪,不少信徒都作出很多信仰反思和提问。教会也更多举行祈祷会,与弟兄姊妹一同认罪及回到上帝同在中。教牧也分享到安静和基督教默观等属灵操练,有助得到上帝牧养和医治。 

我们看不通、看不懂,但是在上帝里面,可以做的一定是祷告。 

弟兄姊妹平安的根基在哪里,究竟是中共政权、还是民间的抗争是我们的平安呢?其实我们需要回到真正平安的基础。

 教牧同工的个人状况与挑战 

大部份受访的教牧都为过去数个月的事件感到伤心和无力。堂主任面对做决定和投诉,令他们感到工作上十分艰难。教牧在应否表达立场、抒发个人真实情感上,都有不同程度的顾虑。不少教牧已在二〇一四年表达了立场,这次也在社交媒体发放资讯、参与游行,让弟兄姊妹理解教牧个人的立场和看法。在教会中,他们则尽力持平,不把个人立场带进讲道和牧养中,以尊重及保护不同立场的肢体。尽管如此,但仍常常收到不少投诉和提醒。

有弟兄跟我说:你都发表左好多嘢㗎喎!你系代表教会定系代表紧咩呢?你系牧师喎,系咪代表个堂讲嘢呢?」我跟他说,Facebook上写的是我的名字,所以我代表我自己!
大家起码知道对方的立。会友笑我:「牧师又变身,一除下西装,就换上黑衫」。我说:「没有,我只是外出行街。」 

教牧们分享曾面对很多情绪上和质疑上帝的问题,但碍于他们担当牧养的角色,以致没有太多表达个人需要的渠道。教牧也要面对这事件对自身生命和家庭带来的冲击。他们都表示,这次焦点小组的分享及教会间的网络,让他们可以在教会层面上互相学习,彼此理解和分担。

这段时间我跟上帝说我真的不懂祈祷。在教会里面自己一个在房间,不敢和同工分享,也怕自己说这些东西后会影响他们。他们是看着你的带领去工作,所以这是困难的。
不少人打算移民,我和太太都有想过这个问题。我自己就会想,其实无论是教会抑或是什么地方都不是完美的。香港是我的家,我在这个地方看到现在这样的现况,觉得天父的工作在这里。

香港教会面对的挑战和机遇

不少教牧都留意到,近年中国教会受到拆十字架等的压迫。而这次「反修例」的冲击、一些教会因开放场地而被抺黑等事件,都令受访牧者想到未来十年宗教空间可能会愈来愈压缩,要及早作好准备。不少教牧认为,香港教会要考虑参考内地家庭教会的模式和发展,更要学习内地信徒经历压迫下仍能坚守信仰和信心。就往后香港教会所面对的挑战和机遇,以下是一些教牧提及的牧养方向: 

受苦心志、福音与盼望

因应香港现时的困局,受访教牧在讲道时也会多讲受苦、逼迫、受试炼,以及基督的盼望和医治。除了建立弟兄姊妹的生命,教牧希望教会能保持开放,宣讲真正的福音与终极盼望。

大家都觉得没有出路,我们仍然要带给他们一个信息:终有一天会过去,我们对神仍是有盼望的。

我和执事同工都认为要预备弟兄姊妹回复初期教会受苦的心志;不是为受苦而受苦,而是看到这幅末后的图画和神的心意。

政教关系的教导与社区服侍

因为有信徒认为政教分离就是教会不应谈及政治,不少受访教牧都希望有更多关于政教分离的讲座和教导,以釐清当中的概念。他们也认为教会应在这时代回应社会的需要,在当中作服侍和带来盼望。 

明明政教分离是讲政府和教会,不是政治和教会分离……那就不用讲社关,因为社关也是政治是不是? 

这个处境让我们知道不能逃避。作为教会,可能有很多选择回应,所谓「政教分离」是否可以做到?

深化的讲道和生命中的实践 

「反修例」事件实在带来很大的震撼,更是考验信仰与实践的时间。教牧认为无论是讲道或是查经都应深化,以应对将来更多的压迫和挑战,并真正实践信仰和信心。

他们需要深化些的讲道,就算对公义两个字,大家都有不同诠释。在当中我们可以如何带领肢体去了解究竟神的心意是怎样,真的集中在圣经的学习,他们直接在当中去领受,是神自己亲自的牧养。 

这几个月其实是给基督徒很多「埋身的操练,过去可能只是教圣经,从来没有实践过,但今次正正因为这些争议,有很多实践的机会,但我们基督徒能否站得住脚。

教会领导牧养和建立年轻一代 

年轻人主导了这次社会运动,而不少年轻信徒也参与其中。他们在追求公义与持守圣经教导时,都面对不少挣扎和挑战。受访教牧都担心这次会再导致青年流失,教会便会失去一整代年轻人。因此教牧都希望教会领导能保持开放,建立年轻一代,特别帮助年轻信徒整合他们的信仰,让信仰更扎实。

我会着重关心、造就年青人,让他们在整件事上有反思,以及和那些初中生谈社会现象。不要以为初中生只懂打机。他们比我们聪明。

教会应该坚守牧养的岗位,去牧养这群有异象留低的年轻一代。他们有专业、有学识、有反思、又愿意牺牲。我们更加需要专注牧养和灵性的帮助。

 这研究观察和整合了很多香港教会和教牧共同面对的经历和挑战。此报告只能记录部分堂会的现象,也只反映了受访教会和教牧的实况。最后以一位受访牧者的分享作结,盼望这次的研究有助教牧及信徒,更了解教会和牧养上的挑战,一同祷告守望、互相支持,在这动盪的城市中作见证。

这种动盪的环境是好土壤去孕育人的心,叫人寻求神要作什么工作,而我们可以如何配合。我见到是上帝在预备人的心,我相信将来逐步会有复兴的现象出现。 

(编按:「反修例」与教会牧养情况研究系列文章之七。「反修例与教会牧养」研究调查由福音证主协会、伯特利神学院柏祺城市转化中心及领导力培训学院进行。研究结果将于「教牧得力讲座——『反修例与教会牧养』研究报告及专题研讨会」公布。研讨会将于二〇一九年十二月十一日〔周三〕举行,详细资料及报名:http://www.ccl.org.hk/shop/course/19talk11


守护自由空间,请支持基督教《时代论坛》 
请选择:💳 网上捐款(信用卡)
⚡️转数快FPS - 51100803(注明奉献,如需收据请附姓名及电话)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防疫3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