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反修例与教会牧养」研究系列

二〇四七:是教会大限?是大机会?

「二〇四七」被视为香港一国两制的大限。1在「反修例运动」过程中,福音证主协会与伯特利神学院柏祺城市转化中心联合举行了焦点小组,访问多位牧者,以了解他们在牧养上的挑战。在访问过程中牧者谈到二〇四七的问题,并提出一些值得关注的重点。本文尝试将这些重点罗列(下文斜体句子直接引自受访内容)。

醒觉二〇四七的重要性:在现时动盪的局面中,教牧并没有报假平安2,反而诚实地面对教会的「平行时空」(意思是指教会不知道社会外面发生的事)。他们坦言面对反修例事件,肢体都感到不同程度的惧怕,但也令弟兄姊妹的社关意识增强了。受访教牧也醒觉香港的局势已发展到难以回头的地步,并认为未来廿多年可能会有更多事发生,但自己和信徒都未准备好。虽然有这些重要的醒觉,但访谈内容并未有太多提及「一国两制」这重要词汇,反而主要围绕着教会将面临的压迫。

不论年轻人,我也们二〇四七们的教会会是怎样?二〇四七你扮演着什么角色?我们的崇拜会会一开始要先唱国歌?类似情况大家都没有想像过。

醒觉到政教的复:牧者更深地醒觉现时圣经的教导对回应社会议题存着限制。一方面因牧者面对社会议题,不太知道该如何回应、定位;另一方面他们发现曾流行的WWJD3有自圆其说的本质;第三是社会议题涉及多层并复杂的政治、经济、社会与教会之间的关系。受访教牧反思到信仰并不只是决志信耶稣、传福音、做些服务那么简单;对信徒来说,看重的不是单单讲圣经道理,而是与弱者同行。4教牧也观察到今次事件凝聚了肢体去参与大时代的神学反思,包括重整福音、使命、教会等含义,拉阔及强化了不同的信仰观念,以回应社会公义等问题。同时,教牧警觉到「守旧」的教会像站在十字路口,二〇一四年的「占中」事件已令大批年轻人离开教会,若今天教会仍然一成不变,未能持续牧养弟兄姊妹,使他们能有灵力参与和服侍社会的话,可能连成年人都会离开教会。不少受访教牧都提到,香港教会须向中国教会学习,如何面对政治压力、不公义的社会、规管、打压及敌视。

醒觉到範式的转变以改教会的牧养第一,受访牧者深知信徒中有不同的需求,有要参与社关政治的,也有不要参与的,这两者须互相包容。第二,要打破派别观念,受访教牧有按需要,加入不同的社交媒体或群体,并向不同立场的信徒,提供不同的牧养,整体配合像肢体、又像灵里的分工。第三,他们认为要强调使命多于堂会、追求关系多于模式、建立地区网络多于宗派。第四,在一个变化中的社会,教会也要不断更新变化;如面对一九九七,教牧无论选择去或留,仍坚持牧养更新的使命。面对二〇四七,笔者发现教牧们虽有失望,却仍努力寻找牧养教会的新方向,这新方向与大卫博殊(David Bosch)所倡导的普世教会(ecumenical church)及宣教神学範式转变(paradigm shifts)的观念有很多可沟通之处。5

我仍然觉得教会应该坚守牧养岗位,去牧养这群留低有异象基督徒。专业、有学识、有反思、又愿意牺牲。这正正是他们面对自己生命时刻,教会更加需要专注牧养帮助弟兄姊妹灵性成长。

看到撕裂下的祝福:在「很攰」、「很拉紧」、「心力沉重」、「要不停思考」、「好困扰」的压力下,受访教牧看到很多亮光。他们看到信徒对信仰较以前认真、看到一群高质素的香港人舍己为人、见到人性在仇恨和险境中展现,也见到人对属灵事物的醒觉。在众多教会撕裂的消息中,有牧者体验到若在真理中站稳,不同政治立场是可以有效地沟通,加深双方的理解!这些个别牧者的经验,是否可成为教会和而不同的起点,进而服侍社群、祝福社会,6借此蒙福、延福及令万民得福?7

由「占中」到「反修例」,被访牧者醒觉到二〇四七的重要性、政教的复杂性、範式的转变和撕裂下的祝福。他们在压力中仍旧持守道德感召和属灵勇气,并不止于提出问题,更是反省二〇四七,8从中发现要重整、拉阔、强化信仰和神学,坚持使命,培养弟兄姊妹带着灵力服侍世人。在讨论过程中,牧者探索普世教会及範式转变的一些方向,其实是在建造神学。然而,无论我们喜欢与否,这些神学讨论是不能忽略一国两制的处境的。与西方神学不同,香港能有多少真理空间与政治沟通、有多少政治空间给真理发挥,这正是我们在二〇四七年前可合力开创的。9耶稣说:「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太五10)祝福香港教会能以信望爱走下去。

(编按:「反修例」与教会牧养情况研究系列文章之八。「反修例与教会牧养」研究调查由福音证主协会、伯特利神学院柏祺城市转化中心及领导力培训学院进行。)


1. 一国两制是邓小平于一九八二年提出,解决当年香港与领土问题,并承诺五十年不变。然而,「一九九七年主权意义上的领土复归,并未能解决香港在后殖民地时期政治生活中浮现出来的新旧问题。这些有待回答和解决的问题,构成了一九九七年后至今、什至直至二〇四七年之前香港管治所面临和需要处理的主要挑战。」(閰小骏:《香港治与乱:2047的政治想像》〔香港:三联,2015〕,页29。)
2. 参考耶利米书谈及贪婪虚谎的先知和祭司,轻忽地医治上帝百姓的损伤,说平安了!平安了!其实没有平安。(耶六14,八11)
3. WWJD是“What Will Jesus Do”的简称。过去曾成为福音派信徒很流行解决问题的方法。
4. 法兰西斯(St. Francis of Assisi)的话:「常常传道,必要时使用语言。」(Preach the Gospel at all times. When necessary, use words.)圣经中如:太五3-11;路十一28;约十三17,十四21、23、24;徒廿35;约壹二3-6,五2-3;启一3,廿二7;诗一2,一一九60,一二八1;箴廿7等等。无论旧约或新约都充满这简单的要求。
5. David Bosch, Transforming Mission: Paradigm Shifts in Theology of Mission (New York: Orbis Books, 1991), p. 385.
6. 信徒间的撕裂很难为主作见证;相反,若持不同政见仍能和平共处、互相祝福,这见证肯定有影响力。「我赐给你们一条新命令,乃是叫你们彼此相爱;我怎样爱你们,你们也要怎样相爱。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约十三34-35)
7. 叔纪田:《福境重寻:延福万族的圣经基础》(香港:大使命中心),2012。
8. 李志辉:〈预备步入深秋,建立受苦心志〉,《时代论坛》时代讲场,2019年11月15日,载于https://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160265&Pid=104&Version=0&Cid=2243&Charset=big5_hkscs
9. 徐济时:《一国两制圆宗局:福音派之处境神学与政教关系》(香港:尔时代,2018),页231。


守护自由空间,请支持基督教《时代论坛》 
请选择:💳 网上捐款(信用卡)
⚡️转数快FPS - 51100803(注明奉献,如需收据请附姓名及电话)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HK Red Cross BTS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