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反修例与教会牧养」研究系列

面对未来逆境的资源

暂时仍没有人可以预计「反修例」运动还会持续多久,但它对整个香港的影响肯定非常深远,若在未来回看,它在教会史上必定占重要的一课。而现在就是时候,反思教会领袖如何继续在逆境中作领导,及如何更新牧养概念与方法的最佳起点。

透过「反修例」与教会牧养影响的研究,清楚反映出教会领袖面对几方面的问题。

一是对时局不同理解导致严重的撕裂,二是过去的装备及事奉经验并不足以应对当前的处境。教会领袖如何继续带领,确是一大难题。然而,面对不可知的未来,我们其实拥有很多资源。作为属灵领袖,我们拥有的最基本资源就是永活全能的神、按他形象被造的你及造就人快速成长的逆境。

近年有不少领导学理论都有触及在剧变世代中如何有效地领导,如调适性领导(Adaptive Leadership)及复合型调适性领导(Complex Adaptive Leadership)等。相关的理论认为世局是多变的,但领袖可以从剧变的世代中不断学习与适应,每个经验,不论是成功或失败、快乐与痛苦,都是人成长的机会;吸收了经验,便能面对新的挑战1

若我们相信神无处不在,包括在我们经历成功与失败的岁月中与我们同行,并不断向我们启示,我们便有充份理由相信神在帮助我们适应新环境,什至透过此刻的遭遇向我们说话。如此,我们不断适应环境改变而调整策略与方法时,便不是漫无目的,而是朝向更合神心意的方向发展。过程中,必有舍弃、学习、更新及建构新的传统。

从今次「反修例」乱局中,教会吸收了二○一四年雨伞运动的经验,学习改变便可知一、二。按焦点小组访谈的结论反映,在「反修例」争议下,没有遇到太大冲击的教会,都曾在二○一四年经过或大或小的风波,例如教牧长执间曾因对「占中」的意见分歧而争吵,及后有部份成员离开教会。而在今次,不同教会的同工选取了不同回应的方法,如:不在教会内讨论政治立场,或订下不在群组讨论时事的共识等等。除了避开敏感、具争议的话题外,有教会亦鼓励会友更多关心社会,在资源许可下,在教导上增加社会时事的讲座或课程。在这过程中也间接形成了教会的主流观点,这不一定是政治立场,但至少是对时局某些主流意见。

此外,在过去几年里多鼓励会友进入社区、服侍社区的教会,在面对「应否开放教会」的讨论时,也能从较务实的角度去讨论,如教会所在地区、楼宇类型是否适合,开放教会的目的是什么等等。这都是从经验中学习,从而成为今次「反修例」风波下,教会没有受到太大冲击的原因。

今次调查研究也发现,教牧与会友间的良好属灵关系是有效的防震网。走在前线的年轻人会体谅同工的难处,不期望他们表达立场。不认同教牧于讲道时所表达信息的资深会友,也会正面地回应,什至笑着说「不认同但不割席」。

若我们继续向前看,过去以事工主导的教会,是时候改变为以关系主导。推动小组、深化牧养关系、减少纯交谊的活动,着重推动活动的过程成为建立人的媒介,或许可以深化彼此的关系,成为可以和而不同的团契。若已因政见而心存芥蒂的,除了「分色牧养」作为权宜之法,避免更深割裂外,更可以找出双方共同关心的话题或事工,多着重「相同」,少处理「相异」之处;先修补,再谈接纳与饶恕。

面对未来,有想推动关心中国教会福音需要的同工发现此刻谈中国很困难,也有不少牧者惧怕「一国一制」提早来临。这些惧怕是真实的,亦无人能准确预计未来会怎样。但若接受神在环境中教导及装备我们面对未来,我们如今首要做的就是反思今日所学,积极学习及改变。谁知道今日所经验的,不正是明日面对更大逆境的能力?

其实,不少国家及地区的教会都有面对动盪社会处境的经验,什至深刻反思,如中东与中国内地的教会,他们如何走过崎岖成长路,非常值得香港教会借镜。所以我们聚焦当前经验外,也可向其他教会学习。没有人可以预计未来会怎样,但如何面对未来则需要在今日开始作出改变。

(编按:「反修例」与教会牧养情况研究系列文章之十。作者为福音证主协会副总干事〔培训〕、伯特利神学院城市事工讲师。「反修例与教会牧养」研究调查由福音证主协会、伯特利神学院柏祺城市转化中心及领导力培训学院进行。)


1. 想进一步了解,可参Nick Obolensky, Complex Adaptive Leadership: Embracing Paradox and Uncertainty (London: Taylor & Francis Ltd., 2014)。中译:《未来领导力》(北京:人民邮电出版社,2017)。


守护自由空间,请支持基督教《时代论坛》 
请选择:💳 网上捐款(信用卡)
⚡️转数快FPS - 51100803(注明奉献,如需收据请附姓名及电话)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時代觀景5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