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代講場最新文章

看,在黑暗世代以生命證道的傳道者
與王怡牧師並肩同行

二○一九年十二月三十日,成都秋雨聖約教會王怡牧師被判刑九年。他於二○一八年十二月九日的「秋雨大抓捕」中被捕,二○一九年十二月廿六日,法院祕密開庭。從被捕、開庭到宣判,雖然歷時達一年多,但結局,其實早就已經寫好。

王怡牧師的罪名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及「非法經營罪」,這是當權者一直以來的技倆,以非宗教方式處理宗教問題。看,一切跟宗教信仰完全無關,是經濟罪行、是政治罪行。於是,這個政權仍可以厚顏地宣稱:國家依法保障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

當權者奪去宗教團體合法身份

不要忘記,當宗教團體的合法身份,已經由當權者壟斷及操控的時候,任何拒絕順從黨國,拒絕接受及進入「愛國教會」體制的宗教群體,從一開始就被奪去「合法」的身份。這種在「法外」的存在,當權者可以視乎實際情況,予以容忍,甚至進一步收編;但只要宗教群體的發展觸碰到某些禁區或紅線時,便立即受到不同形式的打壓,再以不同罪名來處理。重點是,沒有人知道「紅線」的標準;今天可以容許,明天就嚴禁!可以對他寬容,你卻成為針對重點!這處受打,別處又安然無恙!這樣,政權及其代理人,又可理直氣壯地說,國家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完全沒有改變。看,這只是「個別」情況而已。那些僥倖沒被點名及打壓的教會牧者,也會發出感恩:看,哈利路亞,感謝主,我們福杯滿溢!

紅線看似千變萬化,其實又不是無法掌握。在一個威權或步向極權的社會,掌握公權者就是答案:黨就是法,可以公然違法,也可以任意釋法。所謂的國家安全,就是當權者的權力,不能被挑戰,必須「聽黨話,跟黨走」。

王怡牧師及秋雨教會,選擇了一條不容易的路:走出教會的牆,進入公共;關心弱勢及政治受難者家屬;拒絕盲從,高舉基督。秋雨聖約教會,建立了完善的教會組織體制,又以改革宗神學來理解教會及信徒的使命及責任。這預示了其與當權者的必然衝突,問題是以甚麼形式,在甚麼時間……

終於,二○一八年十二月十四日,秋雨聖約教會被當局以「非法社會組織」名義被取締。王怡牧師也在二○一九年十二月三十日,被判刑九年。當權者清楚宣告:王怡路線、秋雨模式,是絕不能被容忍的。

首位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刑的牧師

在今天中國,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是最重的政治罪名。雖然中國刑法在一九九七年廢除了「反革命罪」,但當權者仍然以「危害國家安全罪」、「(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來打壓異見人士。王怡牧師是首位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刑的牧師,他跟一九五五年以「反革命罪」被捕的北京基督徒會堂創辦人王明道,在某程度上走在相同的道路上──為了信仰而不順從,拒絕加入愛國教會。不同的是,王怡成為基督徒前,是一位深受自由主義影響的法學家,曾被《南方周末》評為最有影響力的五十位公共知識份子之一。因此,他對信仰的理解跟王明道不同,自始便帶有公共的向度,致力以改革宗神學為基礎來實踐信仰。基要派的王明道,從沒有想過,只是因為拒絕順從,結果成為「反革命」。但王怡牧師卻知道,在信仰上的抗命,會為他帶來怎樣的後果。

秋雨大抓捕那天是十二月九日,是在世界人權日(十二月十日)前夕。王怡案開庭是十二月廿六日,是聖誕節翌日。王怡案判刑是十二月三十日,是除夕日的前夕。

這些日子,難道是偶然的嗎?

那召我們的,是今在昔在永在的上帝

馬太福音記載了這樣一段經文,關於耶穌基督被釘十架時面對眾人的凌辱與譏諷:「從那裡經過的人譏笑他,搖著頭,說:『你這拆毀殿、三日又建造起來的,救救你自己吧!如果你是上帝的兒子,就從十字架上下來呀!』眾祭司長、文士和長老也同樣嘲笑他,說:『他救了別人,不能救自己。他是以色列的王,現在從十字架上下來,我們就信他。他倚靠上帝,上帝若願意,現在就來救他,因為他曾說「我是上帝的兒子」。』和他同釘的強盜也這樣譏諷他。」(太廿七39-44,《和合本修訂版》)

今天,當權者同樣狂傲地說:中國不需要普世價值的人權,中國的標準就是符合人權。今天,當權者同樣以譏諷的語氣說:王怡說「我是上帝的僕人」,那麼,上帝若願意,現在就來救他吧!今天,當權者以為大抓捕就是問題的終結,將王怡判刑九年就是問題的終結,靠恐懼及打壓的手段就可解決問題。

真的是這樣嗎?

二○一一年,王怡在成都維權人士冉雲飛被拘留後,與妻子蔣蓉有這樣一段對話:

我的妻子說:「我想你會比冉雲飛更早被捕。」從週三開始,我禁食三天,並與妻子討論各種可能性。我在禱告中,確認我是被召的。
不管是否自願,無論我往何處去,都是為了傳福音的緣故。無論如何,我的妻子都是師母。人為的力量可以改變我們事奉的時間、地點及方式,但卻無法改變我們事奉上帝的基本使命。
蔣蓉問我,如果我被捕後,她該作甚麼?我回答:「去監獄就如去非洲一樣。我仍是傳道者,你也是傳道者的妻子。我們昨天的生命是福音,明天亦然。因為那召我們的,是昨天及明天的上主。」

此時此刻,當權者取締了教會,囚禁了牧者,但卻禁不住人們對真理的追求。

王怡牧師以自己的生命,有力的回答了當權者:我是傳道者,為此被召,那召我們的,是今在、昔在、以後永在的上帝。

王怡牧師的生命,已經清楚證明:這不會是結束,而是開始……

中國教會的牧者及信徒,香港的基督徒要用行動說明,這不會是結束,而是開始……

黑暗世代的秋雨之福

最後,我想分享一篇文章來作結,這是我在王怡牧師被判刑那天晚上寫的,題目是〈他的罪名是……〉:

他的罪名是「非法」──
敢問,這「法」合乎公理嗎?
憲法賦予的權利,公民得不到保障,行使權利卻被控罪!
「法」淪為政治工具,排斥異己,打壓異見。
因為,黨就是法,在黨以外就成了「非法」!

他的罪名是「顛覆」──
敢問,他作了甚麼去「顛覆國家政權」?
國家政權以保護「國家安全」之名,行極權統治之實!
無處不在的紅線,編織成黨天下的網羅……
他沒有顛覆政權,他只顛覆了奴性,不順從黨就成了「顛覆」!

他的罪名是「愛主」──
上主的僕人,愛這片土地,要傳福音給萬民。
追隨基督,拒絕聽黨話,跟黨走。
忠於聖經,而非核心價值。
執著真理,不與惡同流。
無懼強權,為了信仰,背起十架。

此時此刻,成了黨國的囚徒,從大監獄移至小囚室……
任何形式的囚禁,都關不住對上主的忠誠。
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

是世界不配有的人……
以生命證道,昔日如是,今日如是,將來也如是……
等待上主國度降臨的日子……
黑暗世代,上主施憐憫,仍記得祂的聖約。
流淚谷要變為泉源之地,是秋雨之福。

求主記念王怡牧師,記念秋雨教會,記念中國所有受打壓並活在恐懼下的牧者與信徒。阿們。


(編按:本文為作者在一月一日由教牧關懷團和香港基督教教牧聯署籌委會合辦、在循道衛理聯合教會香港堂外空地舉行的「與王怡牧師並肩同行」公開祈禱會分享講稿。標題及分題為編者所擬。)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請選擇:💳 網上捐款(信用卡)
⚡️轉數快FPS - 51100803(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payme
防疫1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