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代講場最新文章

基督徒可否參與抗爭政府行動

這次香港「反送中」運動,使香港做成嚴重撕裂的局面。其中在基督徒圈子中,無論是教牧人員或是平信徒,都呈現嚴重分裂的情況。有些人以為羅馬書十三章清楚告訴我們:「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因為沒有權柄不是出於神的。凡掌權的都是神所命的,所以抗拒掌權的,就是抗拒神的命,必取刑罰。」所以他們強調:作為一個基督徒,無論林鄭政府怎樣不公平、不公義、不合理,我們都當順服這樣的政府,凡參與抗爭活動的,都是抗拒神的行徑。不過,亦有不少信徒強調:神賜權柄給掌權者,是要他們賞善罰惡、維持秩序,但當這政權沒有遵行這職責,反而賞惡罰善,令社會不安寧,這政權就不值得我們尊敬和順服,起來抗爭便是我們的天職。

究竟誰是誰非?哪一種說法才是聖經的真理,這是本文章要探討的問題。

一、羅十三1-8的真義

首先,我們看到在這段經文中,保羅強調神是一切權柄的源頭,保羅重複此點有三次之多。

「沒有權柄不是出於神的。」(1b)
「凡掌權的都是神所命的。」(1c)
「所以抗拒掌權的,就是抗拒神所命的。」(2)

正如溫偉耀博士所說,保羅這些話是非常大膽和危險的,因為羅馬皇帝以為自己就是神,在他之外並沒有更高的權柄;用現代中國的說話,保羅此話是犯了背叛國家的死罪。如果我們要根據保羅這些話來反對任何公民抗命,這豈不是自相矛盾!因為保羅這樣說已經是一種公民抗命,或鼓勵公民抗命。

所以,我們不要誤解保羅在這裡的意思。我們不能根據這幾節聖經,就肯定所有政權,包括希特拉、毛澤東、史太林等都是神委任的,又是不能抗拒的。保羅這樣說,只是概括的說明,為了維持社會的安寧,神就設立政權來賞善罰惡,執行這個使命。「順從神,不順從人,是應當的。」(徒五29)假若這政權違反神的命令,公民抗命就是理所當然的了。正如斯托德(John Stott)指出,在聖經中,我們找到不少例子,如出埃及記一章17節,那些希伯來收生婆抗拒法老之命;但以理書三章,沙保提、米煞、亞伯尼歌抗拒尼布革尼撒之命不拜金像;但以理書六章,但以理抗拒大利烏王的禁令,仍然一日三次雙膝跪在神面前禱告;使徒行傳四章14節,使徒們抗拒公會之命令,繼續傳揚耶穌基督的福音。斯托德更引用了一個有趣的例子,他以為啟示錄十三章是暗喻當時羅馬多米田(Domitian)的邪惡政權。此際這個政權不再是神的用人,相反的是撒但的工具(這隻紅龍),公民抗命也是理所當然的了。(參看John Stott, The Message of Romans, p.343)

或許,我們可以用神創立婚姻制度作例,婚姻制度乃一男一女,一生一世,神以此穩定家庭。所以離婚不是神原定的計劃,但因著人心的剛硬,摩西就容許離婚(太十九8)。同樣,神創立政府,命定他們賞善罰惡維持社會安定。但因著為政者心裡剛硬,公民抗命便成為一個可考慮的回應了。

二、政教分離的問題 

不少聖經學者引用路加福音二十章20-26節這段聖經來證明政教分離:「屬神的物歸神,屬該撒的物歸給該撒。」然而,這種說法卻大有問題。

首先,我們要了解這經文的背景。那些文士和祭司想窺探耶穌,要在祂的話上得把柄,好將祂交在巡撫的政權之下。於是他們就問耶穌:「我們納稅給該撒,可以不可以?」耶穌就對他們說:「拿一個銀錢來給我看。這像和這號是誰的?」為甚麼耶穌如此問呢?祂不但問銀錢的「像」,更問這銀錢的號。「號」是甚麼?原來在提庇留時代,羅馬銀錢不但有提庇留的像,更有一個很特別的號(title),這號就是:提庇留是神的兒子。羅馬皇帝要求他的國民以神之名來崇拜他,對猶太人來說,這是僭妄的話,猶太人以為使用羅馬銀錢,就簡直是「拜偶像」。正因如此,猶太人自己有「聖殿錢」,所以在聖殿中便有兌換銀錢的生意,但結果給耶穌斥責,控訴他們把神的殿變成賊窩。猶太領袖向耶穌提問這個問題,無論耶穌答「可以」或「不可以」,都會墮入他們的圈套中。若說「可以」則會得罪那些猶太人,若說「不可以」就違背羅馬的法律。

可是,他們想不到耶穌如此有智慧、輕描淡寫的回答:「這樣,該撒的物當歸給該撒,神的物當歸給神。」這不是說世上之物有兩個主宰,一些是屬該撒的,一些是屬神的。世上只有一個主宰,三位一體的真神是宇宙萬物的主宰,世上有哪一物不是屬神呢?然而,耶穌這樣的回答,不但沒墮入猶太人的圈套,而且更巧妙地告了這些猶太人一狀——因為他們的袋裡竟然藏著「偶像」。 

所以,這段聖經並非談及政教問題,而是顯出耶穌的智慧,正如26節說:「他們當著百姓,在這話上得不著把柄,又希奇祂的應對,就閉口無言了。」

雖然這段聖經與政教課題無關,但「政教分離」卻是聖經的真理,從創造的文化使命的角度看,「管理大地」是我們的責任,也是我們的份,而政治是屬「管理」社會及國家範疇,也是人的份。正因如此,羅馬書十三章說,所有政權都是神所賜的。從這方面看,基督徒是應當參與政治,有些更覺得蒙神呼召,投身在政壇中。

不過從救贖角度來看,耶穌建立教會,其使命是把福音傳遍天地,教會的存在目的,不是去改變國家的政制,而是為了福音使命。換言之,從個人方面看,基督徒大可參政;從教會角度看,政教是分離的。 

然而,教會亦擁有「先知」的角色,當政權淪為魔鬼的工具,道德淪落,又離棄上帝給他們「賞善罰惡」的責任,教會就絕不能保持緘默了。所以,施洗約翰斥責希律的不道德行徑,耶穌又稱希律為狐狸,保羅要上訴羅馬,堅持他作為羅馬公民的權利,這些都是例子。

三、動刀的問題

在《戰火浮生》(The Mission)這套電影中,講述殘酷的葡萄牙軍隊進攻在南美的印第安人居住的村落。這村落的土著本來是未開化的,但耶穌會的傳教士冒著生命危險,深入他們居住的村落,服侍他們、教育他們,奇蹟地把這個未開化的土著轉化為有文化、有思想、有信仰的文明一族。但那些殘酷及貪心的葡萄牙軍隊,為了要佔領他們的土地,強拉他們作奴隸,就引起傳教士和土著的抗命。當時有二派不同的看法,一派傾向以暴制暴,用武力來抵抗;另一派則反對暴力,以和平手段進行抗拒。結果,那些勇武派在葡萄牙軍隊強力的掃蕩下,無一倖免。當這些如狼似虎的軍隊進入他們的村莊,為首的一位耶穌會教士帶領著一班信眾,其中大多是婦女與兒童,一面唱著聖詩,一面走向這些軍隊面前,毫無懼色。當指揮官一聲下令"Fire",他們全部倒地,血流如注。但他們的犧牲卻終於帶來日後奇妙的改變。

在香港的抗爭運動中,我們常聽到「勇武派」,有不少基督徒以為抗爭者用暴力抗爭,擲汽油彈,傷害他人是不要得,因而用此理由反對抗爭運動。但同時,我們又看到警察使用過份的暴力,不但襲擊示威者,就是記者、街坊、議員、醫護人員都施襲,擲下的催淚彈超過一萬枚,更有警察用實彈擊傷手無寸鐵的青年學生,卻又得到政府「死撐」,令巿民感到憤怒,以致建制派在區選中大敗。 

耶穌講過一句非常發人深省的話:「凡動刀的,必死於刀下。」(太廿六52下)我們固然反對警察的暴行,我們同時亦反對示威者使用暴力。其實,區選已證明抗爭的方法有多種,暴力並非解決問題的方法,「和理非」是一個可行的抗爭方法。

結論

1. 聖經沒有阻止公民作抗爭行動。當政權淪為魔鬼的工具,道德淪落,又離棄上帝給他們「賞善罰惡」的使命時,作為一個有良知的信徒,就絕不能保持緘默了。

2. 「凡動刀的,必死於刀下。」(太廿六52下)我們固然反對警察的暴行,我們同時亦反對示威者使用暴力,因為暴力不是神所悅納的。區選已證明抗爭的方法有多種,暴力並非解決問題的方法,「和理非」才是一個可行的抗爭方法。

3. 政教應是分開的。信徒可以用個人名義參政;但作為神的教會,她主要的使命是傳福音和訓練門徒。教會的存在目的,不是去改變國家的政制,而是福音使命。換言之,從個人方面看,基督徒大可參政;從教會角度看,政教是分離的。

4. 然而,教會亦擁有「先知」的角色,當政權淪為魔鬼的工具,道德淪落,又離棄上帝給他們「賞善罰惡」的責任,教會就絕不能保持緘默了。所以施洗約翰斥責希律的不道德行徑,耶穌又稱希律為狐狸,保羅要上訴羅馬,堅持他作為羅馬公民的權利,這些都是例子。

5. 從香港現在的境況,我認為作為一個有良心的基督徒,理當起來力爭設立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把真相查得水落石出,對症下藥,社會才得安寧。

(作者為中國基督教播道會窩打老道山福音堂顧問牧師)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請選擇:💳 網上捐款(信用卡)
⚡️轉數快FPS - 51100803(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CedarWeMove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