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社评

黄色经济圈——
乱中寻新序的民间动力

在庚子鼠年前夕,特区政府主办的年宵市场,干货部份悉数取消,指是因应「社会状况」影响下的安全考量。然而多年来,年宵干货摊位亦经常得见针砭时弊、表达政见的货品在流通,撤销干货摊位实际上等同削弱了市民自发表达异见的公共空间。倒是民间的「和你宵」在全港各区遍地开花,人流众多;遇上当局留难,就立即变阵应对。持续半年的民间诉求,反而变相以更为落区的形式深耕细作,亦成为黄色经济圈这个近期热话另一次民间实践机会。

黄色经济圈并不等同近半年逆权运动不时出现破坏「蓝店」的「装修」行为——纵然民意调查多次指「不割席」是主流,暴力仍非乐见之事。黄色经济圈比较接近消费者运动,后者借推动消费者针对某类货品或服务的选择性消费(或不消费),来改变供应炼里个别环节的一些不公义状态(例如血汗工厂),对香港人来说其实不算陌生。然而,以消费来划分政见、互相支持、巩固百万计运动参与者维持足够经济自主活力的黄色经济圈,自催生于逆权运动之后就不断发扬光大,相关的分类网站和手机应用程式也有数个之多,其论述亦不断得见自我反省和修正的尝试;所体现的是当掌权者一手促成的乱局未息之时,香港社会那份「齐上齐落」的信念坚持和顽强生命力。

几十年来,香港社会惯于(表面)太平盛世的中产社会模式,事事讲求依从掌权者的游戏规则。逾半年光景的这场逆权运动,经常爆发的严重警民冲突,检控数字远低于拘捕数字,突显了现时警方纪律以至武力使用方面自制能力成疑,监管无力。至于特区政府的种种举措,由撤销年宵干货市场,到政府民政专员退席区议会,到特区政府招聘退休警察调查学校,再到坚拒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和实施真普选,所突显的是掌权者视法律和制度为统治工具,而非保障市民权利的制衡安排,偏离「赏善罚恶」的道路愈来愈远,公民社会的空间势将加剧收窄。面对今天局势,要当权者重拾法治精神,要《基本法》承诺的双普选得以真正落实,不能或缺的是在乱世里生活的香港市民,继续以不同方式(包括消费行为)来深化信念,表达诉求,拒绝谎言,绝不退缩,不因白色恐怖自我消音,直到掌权者悔改,讲求制衡人性罪恶的民主制度得以确立,公义得到伸张,方能替香港我城乱中寻新序。

惯于中产文化的香港教会群体,要乱中寻新序,恐怕要花的力气更大。但为了上主的托付,总要记得:要走入社群,实践大使命和大诫命,最根本的力量来源并不是靠车靠马,更不是靠凯撒,而是耶和华我们神的名——他是公义,他是怜悯,愿意为世人摆上独生子耶稣的神。我们的自由建基于他,无人能夺去。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防疫3
活學教育中心
建道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