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代講場最新文章

「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份……」
一名公院基督徒護士的自白

筆者是一名公立醫院護士。最近,當身邊的親友提起筆者這個身份時,筆者發覺他們的反應可以主要歸納成三類:尊敬、擔憂以及熱切的鼓勵。

第一,尊敬。首先筆者感謝各位親友每一句的關愛和支持的說話。然而,很坦白,筆者不覺得自己「很偉大」,也不想自己的親屬要在「浩園」辦喪事。筆者只不過是一名在較高危地方工作的醫護人員,跟各位一樣,都只是想健康快樂地繼續自己的人生。很可惜,莫說是「尊敬」,就連基本的尊重,如:確實指引員工在隔離病房(dirty zone)工作時及工作後的隔離安排,切實暫停非緊急服務(尤其是十四日內到過內地的病人的門診安排),積極鼓勵各單位同事(包括非隔離病房但仍有機會接觸「隱形病人」的工作崗位)穿足夠的防護裝備等,筆者暫時還未見到這樣的安排。

第二,擔憂,甚至害怕。隨著內地以致世界各地的確診數字不斷攀升,筆者聽到身邊的親友說,這個新型病毒真的非常可怕,有的還懼怕得眼淚也差點掉落。然而筆者認為,真正使人懼怕的,並不是這病毒。為何這病毒會擴散的如此快速且傳染的地方甚多?為何內地會忽然出現這種新型病毒?深思過後,背後可能的原因,更令人心寒。

當然,抽中較前「死籤」位置的筆者也為這病毒的高傳染性而擔心。不只是擔心自己的生命受威脅,更是擔心自己不知不覺成為了帶菌者而傳染給身邊的人。但當回到上帝面前,筆者更覺只有上帝能帶給人真平安,因「耶和華坐著為王」(詩廿九10,詩九7),不論任何情況,祂都是掌管萬有的那一位,一切都有祂的美意和保守。

另外,最近有報道指有醫生即使穿"full gear"(全套保護裝備),在接觸病人後仍有發燒症狀。這讓我想起聖經所描述的"full gear"——以弗所書六章11‭-‬17節的「全副軍裝」。這也不無道理,因為與其說我們正在對抗疾病,其實更需要對抗的,是那因各種原因而沒有及早公開疫情資訊的政權背後的勢力。正如以弗所書六12上說:「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

第三,熱切的鼓勵,甚至是寄予厚望——罷工。關於罷工,筆者想強調,一眾同業並非想「集體射波」,而是希望看見特區政府在工會訂立的死線前(2月1日23時59分)真.封關,以致大家可以繼續上班。而當筆者在為罷工的事祈禱時,腦海中有以下金句,不斷浮現:

「……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份,不是為現今的機會嗎?」(斯四14)

「……駱駝穿過針的眼,比財主進神的國還容易呢!」(太十九24)

「……神若幫助我們,誰能敵擋我們呢?」(羅八31)

當護士,從來並非筆者從小到大的志願或夢想,卻無可否認是神給予的一份呼召。罷工與否,對於每位同事都是不容易的決定,始終每位同事願意承擔的風險程度各有不同。儘管如此,筆者衷心希望正在閱讀本文的您,也可以與筆者一起立志,天天背起自己的十架,跟耶穌前行。

面對罷工與否、該如何罷等問題,筆者與同事們都有一定的掙扎。有同事表示,雖有新興工會的保障,但保障的程度有多少?萬一公司「秋後算帳」,以曠工理由而解僱罷工的同事,工會會幫到甚麼程度?同事們又應如何自處?另外,若自己工作的病房支持罷工的同事不多,單單數個同事參與,會否「賠了夫人又折兵」呢?對此,筆者也有同感。然而,令筆者感動的是,有同事雖有經濟上的顧慮,但仍願意為制度的不公挺身而出。坦白說,筆者也有會否因決意罷工而「自毀前途」的擔憂,但是,筆者之所以有信心,不是因為信工會,而是因為相信,自己所信靠的,是一位恩典夠用的上帝。

「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來十一1)

求主憐憫幫助。

(標題為編者所擬)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請選擇:💳 網上捐款(信用卡)
⚡️轉數快FPS - 51100803(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防疫1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