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新聞消息

千人參與流堂疫症肆虐下網上崇拜
陳韋安勉發揮基督徒見證作鹽作光

【時代論壇訊】因應新型肺炎疫情,過去一週不少堂會均增設網上崇拜,方便弟兄姊妹在家中參與崇拜。其中,暫停實體聚會的Flow Church流堂在上週六(二月一日)晚上的網上崇拜直播有約一千人觀看。身兼Flow Church創辦人、建道神學院副教授的陳韋安博士以講題「瘟疫:聖經、歷史、神學的反思」作分享,勉勵信徒要活在至高全能者的蔭下,因這是最大的保護。他亦鼓勵眾人在疫症中,更加發揮基督徒作鹽作光的見證。

在該網上崇拜中,敬拜隊先帶領頌唱三首詩歌:〈曠野甘霖〉、〈憑信看見〉、〈多安穩於心坎〉,其後有回應詩〈投靠〉。主領在敬拜中提到:「我們的平安不是來自我們擁有多少個口罩,不是來自我們擁有多少包即食麵,而是,我們的平安來自勝過死亡的主耶穌基督。空的墳墓讓我們知道,我們的盼望在哪裡。」

陳韋安(影片截圖)

聖經中瘟疫發生的七大原因

講道中,陳韋安指瘟疫在人類歷史上不陌生,在舊約聖經中有很多相關記載;有瘟疫的解釋主要有七個。第一個原因,是上帝對政權宣示其主權。在出埃及記中,上帝施行災難,第五災是瘟疫。他引用出九15-16:「我若伸手用瘟疫攻擊你和你的百姓,你早就從地上除滅了。其實我叫你存立,是特要向你顯我的大能,並要使我的名傳遍天下。」陳韋安指這第五災不是降禍到人身上,是向牲畜降疫,是為向當權者即埃及政權不聽從耶和華時,宣告上帝才是真正掌權的那位。

第二個發生瘟疫的原因,是上帝對以色列人的管教。陳韋安指據民數記十四章11至12節記載,耶和華為要管教他的以色列子民,降下數次瘟疫,死亡人數甚多,兩次瘟疫分別死了一萬四千七百人和二萬四千人。「耶和華對摩西說,這百姓藐視我要到幾時呢,我在他們中間行了這一切神蹟,他們還不信我要到幾時呢。我要用瘟疫擊殺他們……」

第三個原因,是政治領袖的過失。陳韋安以撒下廿四15,解釋當大衛作為君王犯錯時,受到的責罰所影響不只牽涉政權領袖,甚至是整個國家。當大衛惹怒上帝,上帝讓大衛選擇責罰的方法,最後大衛選了瘟疫,「於是耶和華降瘟疫與以色列人,自早晨到所定的時候,從但直到別是巴,民間死了七萬人。」第四個有瘟疫的原因,是上帝對罪的回應,陳韋安引用申命記、歷代志及列王記上八章37-39節,強調當以色列民犯罪時,耶和華就降災,以色列民就要認罪悔改,謙卑禱告祈求回轉。他指在聖經裡,瘟疫和罪有很大關係。「雖然瘟疫臨到耶和華的會眾,到今日我們還沒有洗淨這罪。」(書廿二17)瘟疫是全地的洗禮,瘟疫、罪、潔淨,三者關係甚為密切。

瘟疫、罪、潔淨有密切關係

第五,有關瘟疫的詩篇,如第廿八、九十一和一百零六篇,都強調上帝是降瘟疫的那位。陳韋安說,從宗教角度而言,人類在面對不可知又可怕的瘟疫時,會訴諸上帝、神明,所以在聖經中,瘟疫與上帝的工作有非常大的關係,特別在耶利米書和以西結書中,卷中多次將刀劍、饑荒和瘟疫這三件事記載在一起。第六,「瘟疫作為人類普遍災難」,是一種天災,是人類認為十分之可怕的災難。陳韋安指,在新約中記載瘟疫的篇幅不多,瘟疫是為終末時的災難之一,路廿一10-11及啟六8呼應記載,前者指多處必有饑荒瘟疫,後者指「用刀劍、饑荒、瘟疫、野獸、殺害地上四份之一的人。」

陳韋安相信,聖經仍然強調,瘟疫是源自同一個源頭,就是上帝自己。人類歷史裡,最嚴重的瘟疫是在十四世紀的黑死病。從一三四七至一三五一年,整個歐洲甚至東亞洲共有二億人死亡。這對當時人民自身信仰有很大影響,有人覺得世界末日快來臨,又有人開始認真追求信仰,更有受苦士認為這次瘟疫是上帝的憤怒,就維持鞭打自己的苦修行,望上帝憤怒平息,更有很多異教徒回轉歸主。陳韋安指當時的教會亦扮演著一個像區議會的角色,包括負責控制地區與地區之間的來往,亦即「封關」,又協助如「執屍」(收拾屍體)。但當時的人很不滿意,因教會在處理衛生事務上不甚理想,黑死病令教會名聲受影響,因而衍生宗教改革。

在患難中愛你的鄰舍

宗教改革中,馬丁路德的前學生曾問他「到底基督徒面對瘟疫時,有甚麼可以可做?」於是馬丁路德在一五二七年寫了一封信回應,該信名為《基督徒是否可以脫離死亡的瘟疫》。當時的歐洲亦面對另一種瘟疫,威丁堡大學要求所有師生離開當地,但路德拒絕。他認為作為一個牧者,必須留在疫區照顧他人。而他的家就像醫院,照顧不同的病人。

陳韋安分析「基督徒應否因為瘟疫而逃城」,有人認為瘟疫是上帝的審判,我們應接受。他強調,人逃離災難,保存性命,在聖經是合法的。只有違背上帝的道或帶著神職人員的身份,才不可逃離死亡。陳韋安結合現代情況指,路德斥責當時的人,「當你面對瘟疫時,你竟不戴口罩、不吃藥、不看醫生,單單因為『憑信心』,其實是一種試探。」他指出,問題不在於你選擇留守或逃離(fight or flight),而是愛鄰舍,「無論你是離開或留下,無論你是有患病或沒有患病,無論你是有口罩或沒有口罩,無論你有返實體崇拜或沒有返實體崇拜,重點只有一個,就是你是否在患難當中去愛鄰舍。」

陳韋安亦引述路德指,政府和教會有各自的責任,如政府有責任維持地方的衛生安全及物流配套,教會亦有責任去實踐愛人如己的命令。

陳韋安直言,無法得知是次武漢肺炎是否上帝的審判,但瘟疫是天災亦是苦難。總括聖經和教會歷史中,瘟疫是上帝的審判和憤怒的行為;在神學角度,罪與病,救恩與醫治,是無法分割的,而耶穌在地上的救贖多以醫病來表達。不少神學曾以瘟疫來隱喻罪,蔓延至不同人,亦因人類自私和有過失的行為,帶來人禍,包括很多政權的詭詐和欺騙。他提醒在瘟疫的日子裡,人更需要反省自己的罪。

全能者蔭庇是最大的保護

陳韋安在最後以詩篇九十一篇,名為保護的詩篇,提醒信徒謹記活在至高全能者蔭下是最大的保護,「當我們發現自己仍然活在至高全能者的shelter(蔭庇)下時,這蔭下便是全世界最大的口罩……口罩只保口鼻,它亦無法保護你整個人,整個肉體和心靈的全人。」他鼓勵信徒懷著這份信心和愛心面對瘟疫,更是憑著愛心活出基督徒的樣式。他又提醒要好好保守自己的心,因沒有口罩能保護到一群害怕、不信任、變得自私的人;面對瘟疫時,要問自己能否保持一顆冷靜、清潔、愛人如己,施予愛人的心。

一位十四世紀曾經歷兩次八成人死亡的瘟疫的女性神秘主義者諾里奇的朱利安(Julian of Norwich),在其神祕主義靈修著作《The Revelation of Love》寫出面對死亡和病患中的一些靈修默想,因基督耶穌的受難,正正連結在病患當中。她視病患為經歷上帝的重要時機。陳韋安講述,「雖然我們的肉體是受著病患,但最重要是我們的靈是否得到潔淨,是否有well-being(全人健康)在當中。」「在這與上帝榮耀對抗的政權下,上帝的審判來臨,口罩或能遮擋病毒,口罩卻不能遮擋人的恐懼與罪。讓我們能以愛心成為別人的幫助,讓我們在疫症中更加發揮基督徒作鹽作光的見證。」

在頌唱回應詩後,流堂呼籲弟兄姊妹為以下事項禱告:

1. 為疫情禱告:
求主賜執政者有良知及悟性,制定紓民解困的對策;
求主感動醫療物資供應者及分銷單位,不單為利益而為,也要盡社會責任與良心。

2. 求主保護前線醫護團隊平安,有智慧分流及制定治療方案;
求主賜各口岸執行單位智慧,辨識有可疑人士入境,保障市民;
求主加力給物流從業員體力,額外工時應付各類市場需求。

3. 求主保護低收入家庭及獨居人士,缺乏資源下免受疫症感染;
求主保護眾清潔工人、拾荒者、露宿者,籌集抗疫物資能達他們手中。


在一起代禱的環節後,流堂亦特意表揚不同宗派教會、基督徒網絡平台在這段時間愛鄰舍的行動,例如收集物資(如潔手液、口罩)派發予有需要的弟兄姊妹,特別是低收入的基層肢體。

為了讓在家崇拜的信徒投入及更易理解講道內容,流堂在進行網上崇拜時亦加入一些輔助元素,如唱詩、講道及祈禱時,都會將歌詞、講道重點及相關經文及禱文列出,以便信徒能一起唱誦及祈禱。當講員提及某些重點時,則會以點列式(point form)概括,並配以相應的新聞片段、圖片,甚至是社交媒體截圖來加以說明;提及數字及特別的人名時,亦會重點標示。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請選擇:💳 網上捐款(信用卡)
⚡️轉數快FPS - 51100803(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防疫3
活學教育中心
建道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