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代講場最新文章

逃?不了。離不開……口罩

口罩對我們是集體回憶。十七年前的沙士,醫護人員戴上口罩代表「勇氣」,市民配戴口罩代表「公德心」。近數年香港發生大規模示威,口罩代表「防衞」和「掩藏」。有人說:「口罩見證我們最團結的時候,同時見證社會最撕裂的一刻。」1今年面對武漢肺炎,你認為口罩又代表甚麼?從詩篇九十一篇思考三方面:

一、口罩代表恐懼

九十一篇針對一個瘟疫的處境,詩人形容這個疫情是「毀滅人的瘟疫」(3節)、「黑夜的驚駭,或是白日飛的箭」(5節)、「黑夜流行的瘟疫,或是午間滅人的災害」(6節)。經文特地以晝夜來表示疫情的嚴峻,任何時段會遭到病毒感染。古代人未有口罩,因此感到防不勝防。要留意經文中的病毒感染,並非必然發生的事,詩人重複兩次說:「不怕」(5-6節),看來只屬一種恐懼。在此要我們注意的是,恐懼本身。

近日內地不斷瘋傳樽裝水面罩和生果口罩的相片。因內地有傳病毒接觸到眼睛都可能使人受感染肺炎,不少人研究如何防護整塊面。據二○二○年出版《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防護讀本》:「可以肯定新型冠狀病毒存在飛沫傳播,……但尚不能確定是否存在空氣傳播。」(頁21)袁國勇教授也說:「我們每個人、賴醫生和我上病房,都是戴第一級別外科口罩,我們認為已經是非常足夠……」。2可見,目前配戴口罩已經是非常足夠。

有專家澄清也好,我們總會有點恐懼,看來口罩只能保護我們可免受感染,但未能安撫內心的恐懼。我們的恐懼是,治療新病毒的疫苗正在研發中,萬一感染病毒,可能會死。然而,過度恐懼可能影響身體內分泌導致免疫力下降。

我們要管理好恐懼,是因為在疫情中,還要防範的是,「捕鳥者的羅網」(3節),即有人故意設下害人的陷阱。近日有不少黑心口罩流入市面,我們要小心購買。如此的商家,神必審判,奉勸閣下收手。另外,網上也有傳可用蒸炒煮炸幫口罩消毒重用。這些資訊已經被衛生署和香港紅十字會嚴正指出:「口罩只能用一次,切勿重用!」3

今日太多假消息和謠言,這會引發恐慌,當然有些消息是不容易求證,有口訊說:「有人見到有個人向銀行櫃員機吐口水。」有多少人收過類似的轉發口訊?我們無法求證,因沒有來源,沒有日期和地點。我們要判斷,信與不信。

詩人重申「不怕」(5-6節),因恐懼有時不在乎事實有沒有發生。當我們把恐懼放大,就會加插成起承轉合的故事。上週四我都有去排隊買口罩,因為媽媽手上只有一個——當然買不到。我開始過度恐懼,腦中構思媽媽沒有口罩,有機會受感染,就要入院。這樣的話,她會很辛苦,然後繼續想了一連串的事。此時,我開始責怪自己為何不半夜三點去排,繼續埋怨。於是我以一個配合呼吸的耶穌禱文作禱告:「主耶穌基督,上帝之子,憐憫我,這個罪人」,就叫恐懼停一停。我冷靜下來後想,媽媽沒有出過街,又未發病,怕甚麼?我計算一下家中剩多少口罩,發覺分配得好,可多兩個給媽媽。她自己有一個,合計都有三個。

弟兄姊妹,過度恐懼使我們創作一個有起承轉合的連續劇,但實情是我們想過多了很多。這麼有甚麼可以叫我們正如詩人說:「你必不怕,也不怕」?

二、至高者的居所

詩人開口祈禱:「我的避難所、我的山寨、我的神,你是我所倚靠的。」(2節)這宣告神是詩人的終極保護,詩人這樣說,因為他深知自己在哪兒,請大家誦讀:「住在至高者隱密處的,必住在全能者的蔭下。」(1節)他形容自己的心靈處於一位「至高者、全能者」的裡面。留意這宣告,不是形容神是好朋友或救贖主。宣稱神是「至高者、全能者」,反映詩人承認自己的渺小。原來接受自己的無知才是不恐懼的出路。

沈祖堯醫生在《不一樣的天空》中說:「回想二○○三年的三月十七日,剛好是沙士爆發後的一個星期,當時沒有一個病人的情況出現好轉。在無助和絕望之際,我跟梁醫生說:『今天,讓我們召集所有基督徒醫生於上午十一時在我的辦公室內祈禱吧!』

禱告時,我們都不知從何說起。等了很久,我終於開口說:『上帝啊,求祢不要因我們對此疾病的無知,而喪失了我們的同事和病人的寶貴性命。』說到這裡,整個房間內的人都哭了,禱告時連話也說不出來;但奇怪的是,這樣不成氣候的祈禱會,竟使我的心情輕鬆起來,心裡的重擔也輕省了,對於面對這種不知名的惡疾似乎有了新的希望、新的力量。』」4

沈祖堯未有分享為何有此領受?我們可以從經文理解他的體會。詩人的祈禱不流於個人獨白,神是有回應他的。請大家誦讀:「因為他專心愛我,我要搭救他;因為他認識我的名,我要把他安置在高處。他若求告我,我就應允他;他在急難中,我與他同在;我要搭救他,使他尊貴。我要使他享足長壽,將我的救恩顯明給他。」(14-16節)

這裡,神的回應雖未如詩人在9-10節的期望:「因為耶和華是我的避難所,你以至高者為居所,禍患必不臨到你,災害也不挨近你的帳棚」,保護他免受病毒感染的保證,但祂卻應許他,必賜下醫治。

當年沙士,醫生也是難以逃離感染的。有一位醫生分享:「……我看出沈祖堯醫生是帶著使命及愛心的一位基督徒,我身處病房中,他這種使命感的確滲進這裡,我確實感受著。沈教授那一隊的醫護人員真的很有愛心,整間病房內的每一個都很捨己;有一位護士走來問我:『你吃不下早餐嗎?不如我餵你吧。』我心想,我要除下口罩和你那麼近距離地接觸,難道你不怕嗎?你不怕我倒怕,傳染你就不好了。另外,清潔這病房的女工主動替我洗臉、漱口、抹身,這一切都非她的份內事,她的服侍令我心裡萬二分的舒服。妻子告訴我,有一大群很關心我、曾到過我診所看病的人發動了過百、甚至近千的人為我祈禱。……我才恍悟:『原來以前來我診所看病,那些與我閒聊生活瑣事的病人,原來是基督徒,現在他們竟每朝每日每夜為我祈禱!是嗎?大埔有那麼多基督徒嗎?我竟然不知道。』這些祝福令我十分感動。……這次我被放在病人的位置,讓我有機會從另一個角度去了解這世界的運作;見到很多基督徒的行為,都充滿愛和生命力,我覺得是祂給我機會,藉著接觸我的人流露的愛,去感受一下祂對我的愛。我記起妻子的一句話:安躺在上帝的手裡!」5

我相信每一個人都享有恐懼的權利,恐懼本是幫助人逃離危險的心理機制。或許,未必人人恐懼死亡,最怕倒是被迫與人隔離、自我懷疑和疼痛。神必賜下醫治,祂的醫治不僅除去身體病患,還能以嶄新角度發現身邊的關係和世界。當我們安躺在上帝的手裡,就經歷到詩篇九十一篇4節的經文:「他會張開翎毛遮蔽你;讓你在他翅膀下棲身。」6

三、疫情中作燭光

為何會恐慌?有人說,管治班子的防疫措施未能對應實際情況,也未顧及醫護人員的前線壓力。又有人說,今日香港為了一個口罩竟然弄至如此田地,每天的祈禱變作「我們日用的抗疫用品,求主今日賜給我們」。也有人說,無法接受有些人自私自利。這些話有多少是大家的心聲?

「與其咒詛黑暗,不如點燃燭光」是一九○七年威廉威爾金森(William Walkinson)在講道中的一句話,常在我心裡。咒詛黑暗不能帶來光明,我不奢望可改變甚麼,但求為社會帶來一份溫情和一點燭光。今日已是「自發年代」,每一個人都有機會做短時間的意見領袖。本著良心自發行善事,就會有機會感動人心,複製善行。

上週四某連鎖店全數售出二十盒口罩,最後一名購得的青年人,將部份口罩分發予第廿一位排隊市民。他解釋因前面有人插隊,故後面的人無法成功取得籌號,他表示「覺得佢好慘」。7這位青年人成了疫情中的暖男。

人間有情不時重複發生,隨即感動了有傳道和信徒,自發呼籲大家捐出全新口罩給那些負擔不起無良商戶漲價的朋友。有人說:「唔夠飽、唔夠暖……比個口罩畀佢哋,有何用咩!」然而,食飽、溫暖和口罩之間本不是三選一的東西,重點在於,施予在人心惶惶的日子中是溫情和燭光。

最後,我們不陷入恐慌,乃源於神醫治的應許,「與其咒詛黑暗,不如點燃燭光」,讓燭光傳開去吧!

(本文為二月二日沙田浸信會講道錄影講章)

(李靜蕙攝)


1. 啡白:〈口罩的意義〉

2.《NOW新聞》,〈醫管局:保護裝備有三個月存量〉,2020年1月29日
3. 香港紅十字會——急救與健康Facebook,2020年1月30日帖文
4. 沈祖堯:《不一樣的天空》,頁數不詳
5.《號角月報香港版》六月版,文章不詳,2003年5月10日

6. 參馮象:《智慧書》,頁260
7.《香港01》,〈【武漢肺炎】旺角屈臣氏口罩售罄 最後「幸運兒」與他人分享所得〉,2020年1月30日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請選擇:💳 網上捐款 (信用卡)
⚡️轉數快FPS - 51100803 (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防疫3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