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特写

台湾大选对台港教会的挑战与启迪
专访陈晓炜牧师

(笔按:去年在台湾媒体看到有关陈晓炜牧师的报道,于是我找上牧师的脸书,开始了交流,今次是我们初次见面。)

台湾大选翌日,下午。结果已尘埃落定,不过在成熟的民主社会中,市面不见大肆庆祝,亦无人呼天抢地。身置这份香港人久违的宁静,我从四、五十公里外的新北市乘坐机捷来到桃园市,与独立教会基督教南崁多加教会的陈晓炜牧师见面。当反修例运动在上年六月爆发之际,台湾发生了哄动一时的长荣航空公司大罢工,陈晓炜因多次与罢工的空中服务员同行而屡见于当地媒体。一个愿意在争议的社会事件中挺身而出的牧者,又会如何看待台港两地政局的变化,以及对教会的挑战?确令我好奇。

香港经验震撼的不只年轻人,还有中年人

会面地点是一家优美的小咖啡店,令人顿然忘记了:卅二年前,这块土地的国民才第一次呼吸到自由的空气。戒严时期俱往矣,但台湾社会不乏受苦的灵魂。几年前,陈晓炜已开始关注同区的长荣空服员超时工作、疲劳航班等问题,并开始无偿提供堂会场地予空服员工会使用,可见他素来心系基督信仰的社会责任。这让我更有兴趣了解陈牧师的教会成长背景。

陈晓炜毕业于隶属台湾基督教长老会(下称「长老会」)的台南神学院。其风骨除了与禀性有关,看来也不能否定神学院对他的影响。建校的马雅各(James Maxwell, 1836-1921)是英国长老会的传教士,与同期来自加拿大长老会的马偕牧师(George MacKay, 1844-1901)等人在台湾开始传教事业。一九五一年,两会合并,英加教会文化自然是台湾长老会的基础,也意味他们与从中国大陆退守到台湾、较为主张顺服政府的国语教会有所不同。前者在一九七七年发表〈人权宣言〉,以及一九九○年向二二八事件受难者及家属道歉,就是两个显赫的例子。

而这两大台湾教会体系的背景既迥然不同,也自然令两者对香港反修例运动的回应不一。然而,相对国语教会较多以迴避或蜻蜓点水的方式回应香港政局,希冀转移年轻人的视线,陈晓炜认为长老会各堂会也有不同的做法。固然有部份牧者会高调回应,在讲坛、祈祷会提及香港局势,但也有低调者。假若教会刚好在「深蓝」地区,更可能选择束之高阁。不过就他的观察,就算有个别信徒暗暗因为对港立场不同而转堂会,整体而言并不影响台湾教会的稳定。我不禁追问:香港形势实际上如何影响台湾的格局?会否只是港人自作多情?

陈晓炜就指,香港议题显然泛起了台湾尤其中年及年轻一辈对「芒果干」(亡国感)的担忧。大选后,很多人都聚焦在年轻人的投票行为(约三百一十一万票),但按中央选举委员会的数据,四十至四十九岁才是最多人投票的一群(约三百七十四万票),比传统投票意欲较高的老年人更踊跃。属于这一年龄组别、育有一子的陈晓炜以为,中国如此粗暴地对待香港,对中年人冲击很大。「香港发生的事和中国所说的不一样。说好五十年的『马照跑、舞照跳』,短短二十几年,一切就不同了。」他们除了与年轻人一样,深怕香港经验会在不久的将来在台湾重演,还会顾念自己正在成长与求学的孩子。「有一天,他们和香港的年轻人一样,都必须捍卫自己的未来。」可以看出牧师为人父亲打从心底而发的忧心。

确实,父母当下能做的,就是运用手上的一票,尽力为下一代留下最大的保障。他续说,除了蔡英文之外,其他总统候选人(韩国瑜、宋楚瑜)有关对中立场都说得不够清晰。可见「小英」能打破中华民国总统选举史的得票纪录当选,着实不能只「归功」于年轻一代的「天然独」意识,诚然亦是不少国民对帝国威胁的反射。

台湾两大教会体系同遭年轻一代鄙薄

而这种反射除了「反中」一面,也有「撑港」一面。教会作为社会的一部份,当然也见其痕迹。陈晓炜留意到,长老会里有不少年轻信徒关注香港议题,或办研讨会,或做连侬墙,什至发起支持反修例的活动。事出必有因。古东亚史专家鲁宾斯坦(Murray Rubinstein,1942-)说过,长老会是宗教团体持续本土化的範例。这个宗派本土意识既较重,内有这些「反中」、「撑港」的举动,亦在情理之中。

但是,台湾社会很难忽略投给韩国瑜的五百多万人。更何况在立法委员(多简称「立委」)选举中,国民党得到的政党票与民进党旗鼓相当,也反映出台湾政局不是一句「亲美的民进党大捷,亲中的国民党不振」就能定音。同理,即使香港人未必认同国语教会的意识形态,我们也不能将之排除在外。令我讶异的是,陈晓炜指国语教会曾吸纳不少年轻信徒,什至有从长老会转到国语教会的情况。部份原因可能是长老会的礼仪比较传统,而国语教会早在一九八○年代起就开始引进灵恩运动,不过他认为成功神学对后者的影响更不容忽视。

可是,正当年轻人对国语教会愈发感兴趣的时候,一个重要的政治因素却把他们不分体系的从台湾教会「赶走」。这个因素,就是家庭伦理的议题。台湾关于同志权益的讨论始于一九九○年代,但近年社会对同志议题愈发开放,触动了台湾教会界的神经。二○一六年,台湾有基督徒组成「信心希望联盟」,参与立委选举小试牛刀,得票约二十万。两年后的九合一地方选举,基督教势力再接再厉,推动「爱家公投」,「反同」成为了国语、长老(主要是台湾南部)体系合作的「契机」。结果顺利通过公投门槛,同志议题的立场更被认为是民进党选举大败主因之一,教会一时声势浩大。

然而,所谓「福兮祸之所伏」,教会意识不到自己的「反同」言行(即使他们坚称自己没有「反同」)受到年轻一代的唾弃。网络充斥着挖苦基督教的资讯,年轻信徒也深感教会所言的爱心不过是水中月、镜中花,便相继离开。陈晓炜对此表示惋惜。就他的理解,这几年离开国语教会的年轻信徒亦不见得会回流到长老会,结果整体台湾教会不断流失年轻一代。适逢「芒果干」成为了今次大选主轴,基督教政党「安定力量」得到的政党票竟然只有惨淡的九万多。台湾基督教的疲态,可见一斑。虽然成因不一,台港教会的传承问题,似乎在动盪的东亚格局下都面对严峻的挑战。


访后感:台港教会急需改革,但不愿改、不懂改

访问途中,陈牧师与我分享两段「安定力量」竞选的短片。一段是孙中山显灵倡议「传统家庭价值」的重要,另一段是电影《复仇者联盟》的二次制作,把对白全部改为「投4号」(政党票的号码)。如此荒诞的宣传方法,令我想起记者龚隽帏谈及台湾网红政治现象时的提醒:「很多也只学到了皮毛,表面看上去似乎像回事,里头全是另一回事......自讨没趣还不打紧,更沉重的打击是想当网红不成反成网『轰』。」国父显灵一段,据说就被网民以「孙中山情史丰富」为由取笑。虽然两地面对的政经问题各有不同,但我发现最为人诟病之处,就是台港教会在政治环境骤变的大局下仍未弄清时代的风向与语言。用牧师的讲法,教会假若困在自己的象牙塔,就会活在平行时空之中。难怪近年两地基督教界不时出现「画虎不成反类犬」的闹剧——使命不成,反有辱主名。

话虽如此,无论台港教会是不愿改革,或不懂改革,时代的变迁还是不会等人的。即使两地处境有异,台湾教会未必会因反修例运动而分裂,不代表他们没有政治议题带来的分歧与挑战。美中两个大国的角力,处在新冷战前线的台港很难幸免。蓝绿相争下的台湾教会也好,蓝黄交恶下的香港教会也好,若食古不化,坚持以昔日的神学知识、管理教会的经验去应对大时代,只会与上帝所爱的世界愈走愈远。

黃民牧師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payme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